经济学雷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ewniu

博文

现代社会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痛苦的时代

已有 3524 次阅读 2015-4-7 02:38 |个人分类:一日三省|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现代社会的特征是:高档豪华。几百、几千、几万、几十万一顿饭,那不是吃饭,而是寻找一种“吃”的感觉。当“食欲”随时都能满足时,人迷茫了,“吃”的感觉没有了。于是人们要寻找“感觉”,就开始吃稀奇古怪之物,吃一些常常见不到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贵,花钱到“肉痛”,不能经常吃。因欲望无法立刻实现,让人产生渴望,有了馋的感觉。人们终于找到了“吃”的感觉——

   现在人们五湖四海闲逛,旅游。他们想旅游吗?想!为什么想?周围太无聊了,春夏秋冬一个样,整个城市一个样,今年明年一个样。人麻木了,想出去走一下,寻找新鲜感,寻找激动的感觉。

   现代社会是丰裕的社会,也是失去自我的社会。当人变成社会网络的一部分,变成社会流程中的一个环节,人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快乐。

   在叔本华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里提出了“世界是我的表象”、“世界是我的意志”。“我的”是有重要的含义,这说明了每一个人有自己的世界,不存在普遍公认的世界。“意志”表示为“表象”的更深层次内容。比如“吃饭”为表象,“生存”是“意志”。不过,叔本华认为生命意志的本质是痛苦,因为一切欲求源于缺乏、源于对现状的不满,而且每一次满足都是暂时的(比如吃饭)。叔本华有正确的一面,但是他对“痛苦”看的太重。比如狮子为了吃饭去打猎,是很痛苦。但是在捕获猎物、享用猎物的过程中,它还得到了快乐。因此,人生有两个变量:痛苦和快乐。人们在追求的过程中,是痛苦的,但是在达到目标后,又是快乐的。

   随着时代发展,衣食住行容易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已不再带给痛苦。不过,人们在失去痛苦的同时,也失去了快乐。以空气为例子,因为呼吸空气很容易,所以我们在呼吸的过程中,从来不会有快乐。因为早期的人类获取食物不容易,所以人在吃饭过程中,人的脑袋会发出奖赏,会有满足的感觉,会有味觉的奖赏。现在,人类很容易获取食物,奖赏程序就失去作用。当人口渴了,打开冰箱拿水喝,十分的容易。当人饿了,有各种零食随时享用。因为太容易,脑袋无法启动奖赏程序。

     另外,人类的付出与收获出现了错位。在打猎或采集时代,人们付出后立刻就有收获,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求,付出与欲望满足时连续的,人类脑袋很容易发出奖赏。现在,人们工作挣钱,然后才满足自己的欲望。工作是“痛苦的”,“消费”是“享受的”。人在理性上可以建立联系,但是脑袋毕竟是自然进化出来的,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脑袋只能按固定流程处理。结果是:人在工作中无法快乐,只能被动工作;而在享受成果的过程中,时间如此之短,根本无法启动快乐激励。因此,人们只剩下感觉激励——比如味觉的激励。因此,人们的吃饭过程也是充满了艺术性。人们于是加入各种调料,强烈刺激人的味蕾,就是为了提升吃饭过程中的快乐。

    社会的发展就进入一种荒谬的状态:随着技术发展,人类的劳动也不是那么痛苦;人在消费过程中也无法激起快乐,只剩下人的感觉刺激。人们喜欢吃稀奇的东西,喜欢穿奇装异服,喜欢标新立异。

      当然了,人不仅仅是自然人,还是社会人。因为在基本需求方面,人无法找到快乐,只能把眼光投入到社会中。这个没有想好,以后再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346-880400.html

上一篇:到日本买马桶盖——从钻石昂贵说起(二)
下一篇:“墙”文化与“道”文化

2 张丰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2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