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bing18771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bing187717

博文

种了一棵安全与情报学科新苗:安全情报学 精选

已有 1949 次阅读 2019-9-13 16:42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种了一棵安全与情报学科新苗:安全情报学


王秉|文

1.中南大学资源与安全工程学院,长沙:4100832.中南大学安全理论创新与促进研究中心,长沙:410083

 

安全信息缺失(或称为安全信息不完备)现象广泛存在于安全管理工作之中,是导致安全管理失败的根本原因。在安全信息学研究过程中,我提出“安全信息是通往安全的必经之路(The road to safety & security must pass through safety & security-related information)”安全管理的最有意义、最好方法是利用最佳安全信息来开展安全管理工作。

20186月,我的思想和认识开始发生变化。我意识到,就管理而言,“情报是所有影响管理的信息(或称为内容)”。根据此认识,从情报角度看,影响安全管理的“安全信息”实则都是指“安全情报”,这是因为:根据情报转化理论,安全信息本来是“客观的”、“无穷的”和“无用的”,而安全情报才是面向安全管理服务的,才是会直接影响安全管理的。由此观之,就安全管理而言,真正缺失的是“安全情报”而并非是“安全信息”。基于此认识,我对我之前的论断做一重要补充:“安全信息是通往安全的必经之路,而安全情报是实现安全的必用之宝。

同时,我意识到,随着物联网、云计算与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在安全领域的广泛应用,安全信息量呈井喷式增长,安全领域的大数据时代也随之而来。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安全情报的作用与意义并未削减,反倒愈发凸显“无用的安全信息泛滥,有价值的安全情报缺失”的问题,严重影响安全管理的预测力、决策力和执行力。由此,我认为,安全管理亟需从安全信息认识过渡至安全情报认识。此外,由信息链理论(事实(Facts)→数据(Data)→信息(Information)→知识(Knowledge)→情报(Intelligence)→智慧(Wisdom))可知,情报化”是实现“智能(智慧)化”的基础与前提,符合当今智能化时代的大趋势。当然,还有一个大背景:20171029日,“情报学与情报工作发展论坛(2017)”在南京大学召开,会议形成了《情报学与情报工作发展定位南京共识》:新时代中国的情报科学与情报工作是以服务于国家、社会和其他组织的安全与发展为宗旨,即为国家、社会和其他组织的安全管理(治理)提供有效的安全情报支持和服务

正是基于上述认识变化,我从20186月开始着手在之前的安全信息学研究基础上,开展安全情报学这一新方向的研究探索。我的计划策略是先在国内积淀蓄力和取得一定认可(记得2018年暑假我就一口气写了4-5篇安全情报学系列中文论文),然后慢慢迈向国际,方式主要是撰写发表论文。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至今,已发表(录用)12篇安全情报学相关文章,并成为了《图书情报工作》《情报理论与实践》《信息资源管理学报》《情报资料工作》等情报学科类主流权威期刊的审稿专家,算是有了一定收获。同时,安全情报学研究也逐渐成了相关研究热点,也成为了部分学术会议的会议主题之一。接下来的梦想是再撰写一些论文,然后撰写一本《安全情报学》专著。今天,将已取得安全情报学研究做个简单总结和分享,供各位同仁参阅和批评指正!

1)提出了完整的安全情报概念。

王秉,吴超.安全情报概念的由来、演进趋势及涵义——来自安全科学学理角度的思辨[J].图书情报工作,2019,63(3):45-53.

[目的/意义]安全问题是当前国家、政府、企业、社会、大众及学界广泛关注的一个重要现实问题,而安全情报是保障安全的必用之宝,故安全情报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方法/过程]运用文献分析法和思辨法,从安全科学学理角度出发,论证基于安全科学视角解读与界定安全情报概念的必要性、重要性与紧迫性,探讨安全情报概念的由来与演进趋势,并分析安全情报的涵义。[结果/结论]从安全科学学理角度看,从安全信息到安全情报的安全管理新认识是提出安全情报概念的根本动力,安全情报概念的总体演进趋势是从分散到统一。同时,从系统安全学角度看,安全情报是指所有影响系统安全行为的安全信息。

2)明确了安全情报学学科建设问题。

王秉,吴超.安全情报学建设的背景与基础分析[J].情报杂志,2018,37(10):28-36.

[目的/意义]近年来,安全情报研究已成为情报学科与安全学科领域新的学科生长点和延伸点,安全情报学建设已是大势所趋。因此,探讨安全情报学建设的背景与基础,对于安全情报学建设和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与深远的现实意义。[方法/过程]运用理论思辨方法,依次从背景(具体包括学科背景与实践背景)与基础(具体包括哲学基础、实践基础与理论基础)两方面出发,深入论证安全情报学建设的背景和基础条件。[结果/结论]研究发现,安全情报学建设具有必然的背景条件和深刻的基础条件,安全情报学是一门势在必建的情报学科与安全学科的新的学科分支。总之,安全情报学建设正当时。

王秉,吴超.大安全观指导下的安全情报学若干基本问题思辨[J].情报杂志,2019,38(03):7-14.

[目的/意义]安全情报学是一门情报学科与安全学科交叉领域势在必建的新学科。目前,探讨安全情报学的学科建设问题,特别是它的学科基本问题正当时,这对促进安全情报学建设和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深远的现实意义。[方法/过程]运用理论思辨方法,从大安全角度出发,依次深入剖析安全情报学的6个学科基本问题,即学科定义与内涵、学科性质、学科研究对象、学科研究内容、学科基础和学科分支。[结果/结论]研究发现,安全情报学具备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条件,其学科基本问题研究可为安全情报学学科建设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和提供一幅蓝图,有助于促进安全情报学的健康、科学和可持续发展。

王秉,吴超.安全情报学学科建设的问题与思考[J].图书情报工作(已录用).

3)提出了一种安全情报的获取与分析方法。

王秉,吴超.一种安全情报的获取与分析方法:R-M方法[J].情报杂志,2019,38(01):61-66.

[目的/意义]安全情报是安全管理的支撑、关键点和必备要件。因此,安全情报获取与分析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方法/过程]首先,基于安全管理角度,论述安全情报的获取与分析进路。其次,根据安全管理视角下的安全情报的获取与分析进路,提出安全情报获取与分析的"风险管理(R-M)"方法。在此基础上,分析R-M方法的具体实施。最后,讨论R-M方法的定量化。[结果/结论]研究发现,R-M方法强调安全情报的获取与分析应立足于安全管理本身开展,其从"风险模块""管理模块"两方面出发获取与分析安全情报,既可实现安全情报的全面获取与分析,亦可为安全战略选择和制定提供有效的服务与支撑。

4)明确了安全情报在安全管理中的作用机理,提出了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方法。

王秉,吴超.安全情报在安全管理中的作用机理及价值分析[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9,42(02):38-43.

[目的/意义]安全问题已成为当今社会备受关注的重大现实问题之一,而安全情报是安全管理的支撑、关键点和必备要件,故安全情报在安全管理中的作用机理及价值探讨和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方法/过程]首先,从对安全管理的"情报"反思切入,探讨安全管理视域下的安全情报含义,以及情报视角下的安全管理本质。其次,为明晰安全情报在安全管理中的作用机理,构建与解析"安全情报安全管理行为"(SI-SMB)模型。在此基础上,运用效用函数与相关数理知识等,建立安全情报在安全管理中的价值分析模型。[结果/结论]研究发现,从情报视角看,安全管理的本质是安全管理者运用安全情报实施安全管理行为。此外,从安全管理学学理与情报学学理角度出发,面向整个安全管理领域和过程,所开展的安全情报在安全管理中的作用机理及价值研究,可为情报视域下的安全管理研究实践提供具有普适性的理论依据与参考。

王秉,吴超.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ILSM):依据、涵义及模型[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9,42(06):56-61.

[目的/意义]安全管理是备受当今社会关注的重大现实问题之一,而安全情报旨在支持和服务安全管理,对安全管理具有统领与引导作用。因此,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方法/过程]运用理论演绎方法和思辨研究方法,结合情报科学与安全科学(特别是安全管理学)理论与知识,分别从理论基础与实践基础两个层面出发,探讨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的建立依据。在此基础上,分析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的涵义,并构建和解析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两个基本模型(即概念模型和实施模型)[结果/结论]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方法的建立具备坚实的基础依据,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是指运用安全情报统领和引导安全管理全局全过程,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的概念模型和实施模型可为其研究与实践工作提供总体理论和方法指导。

5)提出了安全情报系统的理论框架。

王秉,吴超.安全情报系统的理论框架研究[J].现代情报,2019,39(01):13-19.

[目的/意义]安全情报工作对安全管理至关重要,而安全情报系统是开展安全情报工作的组织保障和实体基础。因此,开展安全情报系统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方法/过程]首先,根据情报系统的一般特点与功能及安全管理的自身特点,分析安全情报系统的内涵,并提出安全情报系统的定义。其次,根据安全情报的定义与内涵,构建与解析理论层面的安全情报系统的总体模型。最后,构建与解析理论层面的安全情报流程实施系统的子系统模型。[结果/结论]研究发现,安全情报系统是安全管理系统与情报系统进行整体配合与有机协调的一种新型的安全管理系统与情报系统,其基本框架可归纳为"一个组织、一个情报源、两个机构、两大系统及三大网络"

6)提出了安全情报素养概念。

章雅蕾,吴超,王秉.安全情报素养:总体国家安全观背景下安全人员的必备素养[J].情报杂志,2019,38(03):33-38+113.

[目的/意义]安全情报素养这一新概念的提出及其相关研究,对开辟图情科学与安全科学交叉领域的新研究领域(即安全情报素养研究领域),以及对安全素养促进和安全问题的解决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方法/过程]阐述总体国家安全观背景下安全情报素养的必要性,基于安全信息素养与情报素养的定义对安全情报素养这一概念进行定义,并明晰其与安全信息素养的区别;之后阐述其基本构成要素,并基于此构建安全情报素养体系理论模型并阐述其内涵。[结果/结论]研究发现,安全情报素养作为安全行为干预及安全素养促进的关键点,应是新时代总体国家安全观背景下,图情科学与安全科学交叉领域的一个重要概念。安全情报素养概念的提出及其相关问题研究可为未来安全情报素养研究与实践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

7)通过综述加升华的方式,将理论层面的安全情报基本问题讲清楚了,在《SAFETY SCIENCE》期刊发表SCI论文。

Bing Wang, Chao Wu. Demystifying safety-related intelligence in safety management: Some key questions answered from a theoretical perspective[J]. Safety Science, 2019, 120: 932–940.

In this “intelligence” age, the phrase “intelligence” is a buzzword in many domains. This article focuses on Safety-Related Intelligence (SRI), which differs from safety-related information because it is considered as the actionable safety recommendations deriving from safety-related information. SRI can directly affect safety management (SM). Meanwhile, the ultimate aim behind safety-related information research and practice is producing and applying SRI to drive and guide SM. Therefore, in this information era, SRI is one of the key factors for SM or, in other words, good quality SRI is the life blood of the modern SM. Apparently, SRI has the potential to be the most important SM innovation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Unfortunately, since SRI is an emerging concept in the SM field that was formally proposed in 2018, some basic issues regarding SRI still remain to be discussed and explained. The key objective of this paper is to systematically answer four basic questions about SRI from a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which are: “What is it?” “What are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it and other concepts (namely, safety-related information and safety analysis)?” “What it does” and “How does the organization use it?” Obviously, this study can not only help researchers and practitioners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SRI properly, but also lay a theoretical foundation for the future study and practice of SRI.

8)情报主导的安全管理方法的应用研究。

王秉,吴超,黄浪,彭忠益.大数据环境下情报主导的国家矿产资源安全管理:范式与平台[J/OL].情报杂志:1-8[2019-09-13].http://kns.cnki.net/kcms/detail/61.1167.G3.20190710.0939.006.html.

 [目的/意义]在信息时代,尤其是Intelligence时代与大数据时代,运用情报和大数据变革和创新国家矿产资源安全管理工作是大势所趋。因此,开展大数据环境下情报主导的国家矿产资源安全管理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方法/过程]从理论层面出发,首先,界定矿产资源安全、矿产资源安全大数据与矿产资源安全情报三个基本概念。其次,建立大数据环境下情报主导的矿产资源安全管理范式。最后,构建国家矿产安全资源大数据云平台的理论框架。[结果/结论]大数据环境下情报主导的国家矿产资源安全管理主要包括数据驱动与“情报主导”两部分(前者是基础,后者是手段和工具),它的关键基础是矿产资源安全大数据云平台。

情报主导的智慧城市安全管理模型与体系研究[J].情报杂志(已录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953670-1197833.html

上一篇:最新英文论文:Demystifying safety-related intelligence
下一篇:计算安全科学:开启安全科学新时代、新范式、新方向

2 黄永义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9 05: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