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如何做一名为年轻人铺路的教授 精选

已有 8124 次阅读 2017-8-28 14:1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如今的年轻学者比以往面临更大、更艰巨的挑战。功成名就的教授应该如何将接力棒交到下一代手中,确保科学的持续发展?美国生物学家阿利斯给出了他的思考。

编译作者:闵超 / 南京大学            原文作者:C. DavidAllis

素材来源:PNAS                       图文编辑:李江 / 浙江大学


注:图片来源于参考文献中的论文

查尔斯·戴维·阿利斯(CharlesDavid Allis)是一名美国生物学家,现任洛克菲勒大学教授。作为一位获得过多项荣誉与奖项的资深学者,他提供了一些帮助青年学者与学生成长的建议。

鼓励

阿利斯认为,如今的科学家比从前的科学家面临更繁重的科研工作与成果发表的压力。以生物学领域为例,当阿利斯还是一位年轻科学家时,一篇论文通常包含五至七幅插图,尚无补充数据一说。如今,要发表一篇生物学论文则可能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需要对基本原理有深刻的洞见,需要在细胞或者动物样本中实施实验,最好还能够对治疗人类疾病有所启示——这些都需要主要数据与补充数据的支持。不仅如此,来自同行的残酷的竞争压力也成为年轻科学家面临的常态。

因此,不论是对研究生,博士后,还是青年学者,为他们提供积极的支持与鼓励就显得至关重要。实验可能不顺,最重要的样本偏偏是那些丢失了或者损毁的,苦乐参半的结果往往成为墨菲定律的现实证明。实验做好后找到足以发表的最佳图片可能并非易事,论文(或者基金申请)提交后的评议过程也令人气馁。这时,来自资深前辈的一句鼓励,也许就能挽留住那些具备潜力的明日之星。

传授

研究生与博士后需要学习设计科学实验。然而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学习很多。学习如何撰写科学论文与基金申请是必须的。写作训练重在平时,而不只是完成最终的学位论文或者博士后报告。研究生与博士后通过撰写插图说明或者实验室会议总结,也能得到写作训练。

学会写作学术论文与基金申请将会成为青年学者寻求独立研究的重要一步。写作不过关,再好的实验结果也无人问津,基金申请也将困难重重。阿利斯认为,导师不仅要成为青年学者在科学研究上的导师,也要成为他们的英语导师。而这一点,对于那些英语非母语的青年学者尤为重要。对他们来说,即使牺牲一些采集数据的时间来参加英语写作与口语课程也是值得的。

在青年学者一路披荆斩棘时,良好的公开演讲能力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从提纲挈领的幻灯片到游刃有余得讲故事,绝大多数人都需要持续的练习与指导。了解你的观众。阿利斯常常被这样教导。既不要让观众感到无聊,也不要让他们信息超负荷。阿利斯从研究组内部的演讲练习中收获良多,而其他聆听者也能从中获益。

交流

科学研究是一项人力参与的职业,科学家与他人交换的越多,得到的也越多。除了实验室的活动,还应该鼓励年轻的组员参与当地的一些活动——研讨会,工作坊,座谈会等等。并且,在合适的时候可以把范围扩展到地区性的,全国性的乃至国际性的活动。导师需要告知他们的学生与博士后真正地参与到会议中去,而不是出席会议。展示海报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简短的演讲则更加有效。

与观众中的同辈交流是很好的机会。不要担心犯错误,问了一个天真的问题,或者被一个问题难住了,优秀的科学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在阿利斯的印象中,那些积极发言、活跃于这些场景的实验室成员往往成为了优秀的团队领导者。

在阿利斯的职业生涯中,与人合作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成功因素。他常常鼓励学生和博士后积极参与到实验室内部的合作中,偶尔也将他们送去合作者的实验室学习新实验,或者让他们招待和指导前来访问的合作者。这些额外的交流有时会为本组成员带来其他意想不到的研究机会。例如,有人因此获得了在工作坊和学术会议中演讲的机会,而这些最后促成了新的基金合作机会。

推荐

在学生与博士后寻求教职时,他们需要的不仅是一封不错的推荐信。对于那些确实出众的学生,阿利斯会为他们专门打电话和发送电子邮件给关键的联系人。

阿利斯非常享受能够看到原来的学生成长为独立的研究者,他认为,即便学生离开后,导师还可以做得更多,为他们扫除职业中的障碍。其中一项便是与博士后讨论哪些项目适合他们从实验室带走。他不希望与原来的成员竞争,并且会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在少数情况下,阿利斯不仅完全退出了某个研究领域,而且将基金资助转到了原先的实验室成员名下。当然,更多的情况是,双方选择了一个都有兴趣的研究问题继续合作,从而产生更多合作论文成果。

在合作发表论文之外,资深学者还可以在其他方面为年轻学者提供帮助。例如,阿利斯级别的学者已经是很多会议的召集人或者共同召集人,也经常收到演讲邀请。阿利斯则希望看到更多年轻学者在重要的会议上发言,他认为资深学者应该为处于职业上升期的年轻学者让出更多发言机会。资深学者已经有很多演讲机会,而年轻学者会对此非常重视,也有不俗的表现。


Allis,C. D. (2017). Opinion: On being an advisor totoday’s junior scientis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114(21), 5321-532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073088.html

上一篇:学术会议不仅仅是聚会
下一篇:别用期刊影响因子决定科学家的未来
收藏 分享 举报

20 武夷山 赵克勤 刘安金 李建国 黄永义 曾太平 高建国 王恪铭 迟延崑 杨田 徐耀 彭真明 王云泉 强涛 张鹏举 王安良 郑永军 xlsd lianghongze zhongmiaozhime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0 05: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