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同学少年 书生意气(高一作文)

已有 731 次阅读 2019-11-2 07:0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同学少年 书生意气(高一作文)

武夷山

 

    在孩子们的节日----六月一号上午,紫金山北坡的山间小路上,有十个“大孩子”正在进行一番别致的工作:把衬衫、长裤脱下塞在书包里,把书包像背背包一样从头上往后一甩,有人捡了一根棍子撑着,有人抱着排球,有人握着羽毛球拍,一色背心短裤,就像一个道地的登山队一样。“爬吧。”不知谁提议道。于是十人雄赳赳气昂昂地迈出了坚实的步子。他们互相看着各自的装束,不由得好笑起来。这就是鲁迅中学高一(18)班的体育战士,十名朝气蓬勃的红卫兵!

 

话从哪儿说起呢?

    一九七四年的冬爷爷精神正旺的时候,18班就有了这么两支队伍啦。不过那时两支队伍总共才五个人,他们每天早上迎着晨曦,从察哈尔路跑向鼓楼。“把身体练结实,将来为革命多做贡献”这样一种想法支配着他们,他们在坚持上下功夫,送走了三九的严寒,迎来了春风送暖。他们是18班体育运动队的元老:XXXXXXXXXXXXXX

    到今年的红五月,跑步的路线已是学校循环无止境的跑道而不是以鼓楼为终点了。这时,有一个在大跃进年代出生的共青团员武夷山,眼看着一天天壮大的锻炼队伍,在一旁动心思了。他想,我们班一共四个男生团员,已有三人参加了长跑,如果我再参加进去,那多好哇!那时候的长跑就不仅仅是锻炼身体的一个项目,更是共青团员组织同学、团结同学的渠道了。主意打定了。一天早晨,18班长跑运动员后面又跟了一个老相知、新战友,给“腾腾”的脚步声平添了一分音响。

 

跑步----登山

    运动队的中坚XX,一个热情洋溢的共青团员,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可谁能想到:他曾毫无顾忌地赤着膊跑接力赛,还经常顶着毒辣的日头踢球呢?过去的XX完全是书生样,体育锻炼使他换了一副面貌。同学们看到XX的变化,既替他高兴,也觉得锻炼的功效,倒也真正神奇。

    每天绕着操场转圈圈,终久比较无味。像钾元素一样活泼的XX,又在开动脑筋,搞一个什么有意思的活动呢?

    爬山?爬山好!毛主席在青年时代就经常和同学一起爬山,锻炼体魄,开阔胸襟,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次我们要自己组织,搞得像像样样!

    XX开始在长跑队里倡议,又在同学里串联,最后决定:六月一号登山。这时,红色电波飞报来中国登山队再次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信息,同学们欣喜若狂,登山的劲头顿受强烈鼓舞。XX在黑板报上写道:“我们将要攀登的紫金山,与我国登山队攀登的珠峰,从自然高度说是不可比拟的,但中国学生的这么一股子劲,这么一股革命热情,与国家登山队员比,是不相高下的。”暴风雨更增添战斗豪情,攀钟山磨砺斗志气冲霄汉!

 

关于“方向”、“路线”的话

    登山的队伍出发了!由自觉锻炼的人组成的队伍,他们的纪律也是自觉的。十个人自然排成两路纵队,精神饱满,气概昂扬。

    先准备从太平门走,可刚走到三牌楼,就发生了路线争执,XXX说太平门那路看起地图来是近,走起来一大截,还是从林学院走的好,另一派主张不改变路线。但,XXX是带队的,大家又都学过《论权威》,于是,队伍折入和会街,经模范马路,向北走东柏果园,准备绕回福建路。走着,走着,不通了。有人埋怨起来,这时一人说:“只要方向对,不得错!”大多数也都是这样想的,听了这话,感到所见略同,心中坦然。七弯八拐,继续前行。眼前又一条往紫金山方向的小巷,队伍钻了进去,到得头来一看,却原来是长江机器制造厂的一个分部。又白走了!同学们嗔怪地捅了带路的XXX几拳,“方向”、“路线”的话题扯了起来。

    “不是只要方向对,就总能走到么?”XXX半开玩笑地说。

    “那可不一定!”武夷山一本正经地回答。

    大家都很关心方向、路线,一边走,一边议论。爱想问题的武夷山听着同学的意见,陷入了沉思。他想:方向对,不一定有路。新开路线也未尝不可,但花的时间要多些,牺牲要大些。为了达到目的地,有时要暂时地后退,有时还要从另外的方向迂回----如我们脚下正走着的路线,这就是革命的辩证法。到紫金山是这样,革命何尝不是如此!主席说路线决定一切,一点不错!正想着,XXX----有威信的老班长----开口了,他集中了多数人的意见,说:“以后噢,没出来之前,一定要把路线先定好,不能像今天这样子乱闯瞎碰的了!”“对对对......”同学们附和着。他们走了一条“(今注:此处画了个路线图)”形的路线,经过了曲折,然而光明也正在前头向他们招手。

 

让我们继续登山吧!

    XXX把装着足球的网袋扣在书包上,书包当背包背着,球在他背上一跳一跳,一副滑稽的样子;XX把毛巾缠在头上,好像一个日本人,据说这样能保护头不被荆棘刺着;乐天派XXX忽然故作玄虚地用着一种令人捧腹的腔调喊道:“一条蛇!”;校田径队的XXX更加英勇,他一只手抱着排球爬山,遇到艰难的地方,也只能腾出一只手攀援,同学也曾劝他用衣服把球包住,免得担惊受怕----那小滑头弄不好就会滚下山去,可他顽强地要锻炼自己,存心给自己制造障碍;大个子XXX,平时就好出汗,这时候,头上的汗吧嗒吧嗒地甩在山石上,背后的汗流成一条条小溪,他一步一个脚印地攀登着。轻松自如的XXX走在最前头,不时回过头来喊一两声:“快要到了!”“最多还有两百米咯!”同学们被希望鼓舞着,汗越流越厉害了,可劲越来越大了。

    到主峰了!“无限风光在险峰”,委实不错!山顶上,已有一些大学生和青年工人。不知哪个大学的一位女同志赞叹说:“不怪电影里的、画报上的田园、村庄好看,我们从高处望下去,也就差不离儿!”同学们望着迷人的景色,开怀畅胸。最惬意的,是山顶凉风阵阵,吹拂着他们炽热的胸膛。

    XX又出点子了!他说;“哪个带笔带纸了?”“干什么?”带笔带纸的问。“我们把每人名字写下来,藏在一个地方,下次爬山时再翻出来看。”“好!”大家欣然允诺,各书大名于纸,按照XX的意见,武夷山又在一旁写上两行大字----“勇于革命实践,敢于攀登高峰”。以机巧闻名的XXXXXX攀悬崖、走绝壁,寻着一道石凹,内有一条深深的石缝,XXX伸进整个脖子,放妥了纸头,好像完成了一项伟大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同学们,18班的同学干得多么好啊!看到他们,就想起了毛主席的光辉词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一九七五年六月八日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04464.html

上一篇:这个世界会如何终结
下一篇:推荐一则对作家叶兆言的采访记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5 01: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