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拜望吴燕如先生 精选

已有 7521 次阅读 2022-1-15 09:35 |个人分类:前辈学者|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2021年12月6日是吴燕如研究员的90岁生日。2012年12月6日,研究组和吴先生一起欢聚,庆贺她80岁生日。同时,研究组也整理了一些吴先生的论著和照片(学术成就:http://www.anisys.ioz.cas.cn/sysyjz/gnkcq/wuyanru/xscj/;影像回顾: http://www.anisys.ioz.cas.cn/sysyjz/gnkcq/wuyanru/yxhg/)。眨眼十年过去了,吴先生已经90高寿,依然思路清晰,对研究组一些学生和工作给予指导,令人钦佩。可惜由于疫情原因,我和研究组成员dang'r当日不能前往公寓,只能通过网络,遥祝吴先生身体康健,寿比南山!

吴燕如研究员自1956年起开始蜜蜂总科的系统学研究,至今发表分类论文120 余篇,2 本中国动物志,2 本中国经济昆虫志,并参与多册地方性专业书籍的编研,编译和介绍了蜜蜂传粉的研究进展(个人简介:http://www.anisys.ioz.cas.cn/sysyjz/gnkcq/kydw/201211/t20121119_3685100.html)。吴先生在退休多年以后,一直扶持并鼓励年轻人从事蜜蜂总科昆虫研究工作。我和我的博士后、研究生们在和吴先生的交流过程中,受益匪浅。

2021年12月24日下午,按照研究所和重点实验室采集老科学家精神音视频工作安排,我组织了研究组部分从事蜜蜂类昆虫研究的同事和学生去玉泉山附近的老年公寓拜望吴燕如先生,正好给她补过一下生日。

WechatIMG432.jpeg

“蜜蜂”群合影

帮助我室系统采集老科学家精神音视频的李鹏导演和摄影师一同前往,对吴先生进行了访谈。访谈之后,我们和吴老师在老年公寓餐叙,感谢她对蜜蜂和传粉事业的关心;同时,补上鲜花、蛋糕,恭祝她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WechatIMG429.jpeg

吴先生切蛋糕

疫情之前,实验室基本每年都和吴先生在生日和重大节日等聚叙。这次她讲到的很多事,如:从事昆虫学之初,她的前辈老师,如朱弘复、刘崇乐、Popov等对她的指引;党和国家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安排她和其他前辈出国学习并学成归来,即在自己的岗位上成为一颗“螺丝钉”,奠定了中国蜜蜂类昆虫研究的深厚基础;各种政治运动,给科研工作带来难以想象的干扰,但她们能够坚守事业,持之以恒;退休了还继续学习计算机,坚持完成了蜜蜂类动物志两部。

WechatIMG427.jpeg

采集视频

WechatIMG428.jpeg

生动一课

平常我和学生们一起,也经常提到吴燕如等老先生。但吴先生自己不间断讲述两个多小时,让我和在场的各位同事、同学受到非常生动的教育。牛泽清是黄大卫老师和吴燕如先生合带的博士研究生,毕业后曾经离开过专业一段时间。后来我成立研究组后,他有重操旧业,专心致志研究蜜蜂类分类学,每年都带队出大野外,并持续有新的发现和重要产出。他回来后写了如下感言:昨天,我们去香山老年公寓拜访了吴老先生。先生敏捷的思维,访谈中流露出的那种谦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映象。作为晚辈,作为先生的学生,我衷心祝福吴先生身体安康,也为先生一直关注中国蜜蜂分类研究,不遗余力地帮助晚辈们而感愧对先生的一片热心。祝福吴先生,也望朱老师多组识几次这样的活动,以便我们从老一辈身上学到他们那种执著的精神,为中国蜜蜂分类事业的发展努力工作!

WechatIMG431.jpeg

牛泽清博士谈感受

新疆大学博士研究生古丽努尔,是胡红英教授的学生,正在研究伊犁河谷野果林蜜蜂类昆虫。她12月23日到访研究组,听说要去访问吴先生,即主动提出要加入。她在微信中留言:“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在看电影《无问西东》时,这句台词让我印象很深刻,老一辈对自己事业的热爱,不是用某一句话来立个flag,而是真的是在用一辈子的行动来诠释。昨天有幸和朱老师团队共同拜访蜜蜂分类学的开山鼻祖吴燕如先生。从先生年轻时留学从事蜜蜂起,到后期经过不同斗争,一直到退休,各种恶劣环境下都并没有放弃自己热爱的蜜蜂事业,编撰了珍贵的蜜蜂科动物志,为我们这些后继者提供了翔实的文献资料。和先生相比,自己虽然身处大西北,但是各方面条件已经非常优越。在访谈中,90多岁的吴老先生思维非常清晰,让我这个经常喊着记忆力不好的30+人自愧不如。先生一直在说,要热爱自己的事业。是的,在现在快节奏的生活中,一点杂音都会左右我们的生活。“love what you do,do what you love”。虽不易,但是一点一滴地做下去真的是会出现奇迹。祝先生身心健康快乐。

罗阿蓉博士,是我2006年指导的第一个学生,现在已经成长为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平常她和吴老师也有比较多的接触,慢慢积累了一些蜜蜂知识。她感言:感谢吴老师和我们分享您的人生故事:母亲准备面粉袋子的故事,苏联留学没有外出游玩的故事,在东北住土炕的故事,退休后编写动物志、中华大典的故事… 这些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敬佩、感动,还有思考,思考我们该如何培养或强化我们的“事业心”,我们对工作的感情… 这些无疑激励着我们做好本职工作,为中国的蜜蜂基础研究添砖加瓦,不负韶华,努力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年华。希望吴老师的遗憾不会再是我们的遗憾。 祝我们永远的女神—吴老师,健康快乐!

WechatIMG430.jpeg

罗阿蓉、吴先生和张丹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321153.html

上一篇:1958年昆虫研究所研究生昆虫学试题
下一篇:2022年1月11日王家园果园设置人工巢管

6 黄永义 刘钢 木士春 钱程 武夷山 张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7 21: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