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elyhat的学术小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anofhm 功能纳米材料的合成制备 纳米光子学 纳米生物医学

博文

你也在坚持么?

已有 5708 次阅读 2010-8-25 19:5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毕业出国,然后一屁股坐在一个实验室,一晃6年。

  这一层楼实验室的学生,博士后,访问学者,走了一茬又一茬,只有我还在。

  开玩笑说, ”我都成了这一层的老妖精了“

  坚持了这么久,酸甜苦辣唯有自知。没有在世界数一数二的牛校或者数一数二的牛组做过科研,没有CNS.

  曾在国内碰到过这样的对话:“你有CNS吗? 没有CNS,怎么可能来我们这样的985学校工作?“,”如果没有学校的教学任务和行政杂务,象你一样只做科研,早就做出更好的成绩了?“

  于是问自己: 你想要CNS吗?答案是: Yes. 再问:你是为了CNS而坚持那么久么?答案是:No.

  我喜欢做科研。我做这个不是为了CNS, 尽管CNS是一个大家包括我都想达到的目标。
 
  常常自嘲, 70年代的人是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碰撞下的复杂体。

  坚持了这么久,就是想做一些自己满意的工作。在若干年后回忆的时候可以告诉自己,“恩,你没有白干这么多年,你为人类科学技术发展做了一份贡献。” 听起来有点理想主义的味道。

  只是,反正都是要活一辈子,做点有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不也挺好。咱不假、大、空,既然做了,咱就尽量在能力范围做的好点。当然如果您觉得赚钱,炒股或者其他事情有意义,那么我也不反对。

  而且我相信,在这条路上坚持的人绝不仅仅是我一个。

  你也在坚持吗?

 

这是博客的主题画,描述的是来自奥地利萨尔茨堡的保罗·斯特内尔在奥地利施第里尔州高空2000米处进行的特技表演。斯特内尔在另一架滑翔机机身上慢慢起身直立,并用双手抓住第一架滑翔机的尾翼,矗立在两架飞机之间。当时,两架滑翔机正以161公里/时的速度高速飞行。

我想科研人生就如同这张画面。它需要勇气,信念,小心,耐心,还有一点小小的坚持。

当然还有亲人的理解和支持。如同老婆昨天在她的怀孕日记里写的:“开心的(还没有出生的孩子的小名)爸爸又在实验室改文章了,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8897-356267.html

上一篇:Zn空位导致的铁磁行为:锂掺杂ZnO
下一篇:量子点包覆的磁纳米环(QD-FVIOs):高性能的多功能生物纳米探针
收藏 IP: .*| 热度|

2 毛克彪 徐索文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8 03: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