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zhiyu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aozhiyuan

博文

《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札记1:为什么重译?

已有 1986 次阅读 2022-1-27 21:00 |个人分类:近代科学|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网页排版比较丑,请直接阅读PDF版:

《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札记 1.pdf


《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以下简称本书) 是伽利略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重要著作。在 1687 年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中,牛顿把自己的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归功于伽利略在本书中的研究。尽管科学史家对此存在不同看法,但牛顿的说法仍足以表明本书的历史地位。

 

据说,本书也被列入了 2020 年版教育部中小学生阅读指导目录。如果有足够多的导读,本书确实是一本中学生即可阅读、并能从中获益良多的经典科学著作,因为单从科学内容上说,它基本上不超出高中生的知识范围和理解能力。à

 

然而,如果汉译本自身就没有把关键之处翻译清楚或加以详细注解,中上程度的高中生要研读本书也是不太可能的。特别值得庆幸的是,伽利略在本书中的所有数学证明都非常的详细,没有任何写着显然易证却要绕一个思想大弯的内容。当然,即使在有了较好的译本和注解之后,本书也不是不花点功夫就能够充分理解的。

 

伽利略的原书是以意大利语和拉丁语撰写的。本书已经有两个汉译本,都仅仅是参照亨利·克鲁 (Henry Crew1859-1953,美国物理学者) 和阿方索··萨尔维奥 (Alfonso de Salvio1873-1938,意大利语言与文学学者,意大利裔美国人)  1914 年出版的英译本 (以下称 Crew 英译本,它现在是公版书) 翻译的。


 

à顺带说一句,据说 2020 年版教育部中小学生阅读指导目录中还推荐了哥白尼的《天球运行论》、牛顿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笛卡儿的《笛卡儿几何》和鲍林的《化学键的本质》等科学名著。笔者以为,如果这个书目的推荐专家们仔细阅读过这些著作的话,大概会有不同的做法。


   

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两个汉译本分别是戈革先生的译本(最早收在 2005 年由辽宁教育出版社《站在巨人的肩上: 物理学和天文学的著作集》中,以下简称戈译本,后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再版) 和武际可教授的译本 (2006 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以下简称武译本,该翻译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资助) ,并且都依照 Crew英译本进行翻译。两位先生似乎都不知道本书原著的后半部分有大量拉丁语 (武译本明确说伽利略的原著是意大利文的) ,因而未对源于拉丁语和意大利语的汉译文字作任何介绍和区分。à

 

戈先生是已故老一辈科学翻译家,他的这一译本总体上具有更好的可读性 (但对年轻读者来说可能是个挑战,一些关键之处也未译妥) 。笔者猜想,戈先生翻译本书时或许由于年事已高,部分文字并没有深究。举例来说,对一些有关比例的术语,戈译本选择保留原文而未作汉化。但是,换一个角度说,笔者非常敬佩戈先生这种实事求是、绝不妄加揣测的精神。

 

笔者之所以要重译《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主要是基于以下两个考虑:

 

(1)    笔者最大的愿望:凡是有意阅读本书的读者,无论是中学生、中学老师还是科学史爱好者、研究者,都不会是因为汉译本难读而放弃对本书(以及对伽利略本人) 的钻研。特别是对于中学生和中学老师,如果他们愿意花费宝贵的时间来用心阅读这本几百年前的科学经典,笔者还希望能够对他们的课内学习或教学也稍有裨益。为此,笔者需要在大量注释或在附录中提供足够多的背景知识,希望能使读者

 

理解伽利略所面对的问题,及其他所处时代的科学状况和科学术语等等。

 

à两位先生对欧几里得几何术语和比例理论的了解似乎都有所欠缺,而这对本书的翻译是比较不利的。另外,亚里士多德是本书中的重要背景人物,但两位老先生似乎都不知道英文版中的 the Philospher 就是指亚里士多德本人,都把它翻译为哲学家。他们对与本书关联很大的伪亚里士多德著作《力学问题》似乎亦了解不多。

                               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前面两个汉译本都参照 Crew 英译本,但后者自身也存在不少问题。 Crew 英译本的第一译者 Henry Crew 是一位物理学者,其在术语选择方面的问题非常多,以今译古的现象比较严重 (犯了所谓的时代错误 (anachronism)) 。比如说它在本书后半部分用 moving particle (甚至直接用 particle) 翻译拉丁语 mobile (运动物体) 。如果中文照这个英译翻译的话,就会出现质点粒子这样的术语,而它们都不是伽利略要表达的意思。

 

这里再举一个例子。

 

在本书第三天开头的引言部分有半句话,笔者列出其几种表达(粗体是笔者所加) 如下:

 

(a)    拉丁语原文 (可能拼写有误,因为笔者完全不认识它们) Verum juxta quam proportionem ejus fiat accelerano, proditum hucusque non est.

 

(b)    意大利语译文:però, sec ondo quale proporzione tale accelerazione avvenga non è stato sin qui mostrato.

 

(c)    德雷克英译文àbut the proportion according to which this acceleration takes place has not yet been set forth.

 

(d)    Crew 英译文:but to just what extent this acceleration occurs has not yet been announced.

 

(e)    武际可译文:但是并没有告诉我们这种加速度发生的范围。

 

à它由 20 世纪头号伽利略研究专家斯蒂尔曼·德雷克 (Stillman Drake1910-1993,加拿大科学史家) 1974 年初版 (之后出了修订版,后面称 Drake 英译本),现在的国外研究者一般都引用这一版本。在他的英译本前言中,Drake 在说明他为什么要重译一个英译本时,他先是列举了 Crew 英译本可能引起误解的几个翻译,但他说最终促使他重译是因为 Crew 译本把伽利略在一句话中的复数词译成了单数!

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   戈革译文:但是,这种加速到底达到什么程度,却还没人宣布过。

 

(g)   笔者译文:然而,这种加速以何种比值发生,却从未被报道过。

 

大家只要注意被笔者加粗的七个词语,就能感觉到 Crew 英译把原著要表达的意思给模糊化了。如果汉译是依照 Crew 英译,即把比值译作程度范围,就无法传递出伽利略本人的思想和方法,因为他的主要计算工具是比例理论,他在本书中从未给出加速度的范围,而是只讨论速度、距离或时间之比。伽利略也不可能给出加速度的范围,因为他还不知道/”“/ 2这样的物理单位。

 

事实上,上述 Crew 英译的汉语直译也不能在逻辑上紧密衔接伽利略接下来的那句话,即:据我所知,还没有人指出过,当物体从静止开始下落时,在依次相等的时间间隔内,物体通过的距离之比等于从 1 开始的奇数之比。

 

在后面的系列博文中,笔者还会介绍更多类似的例子。这一篇就到这里。

 

PS:《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中译稿已经完成,正在走出版流程。

 

4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475840-1322980.html

上一篇:阿基米德不是欧几里得之前的数学家
下一篇:《关于两门新科学的对话》札记2:如何重译?

6 史晓雷 尤明庆 冯圣中 周忠浩 张鹰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00: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