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85后无知青年眼中的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yanli45 黄莲树下弹琴,垃圾堆里唱歌

博文

小兵读研记| 读研几年,我变“蔫”了

已有 1193 次阅读 2023-9-7 22:02 |个人分类:小兵读研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这是《小兵读研记》的


22


新学期开始了,新入学的学生们来到了实验室。晚上,实验室的人一起聚餐,各小兵们大显神通,有的能说会道,有的喝酒厉害,总之,都表现出了特别活跃的性质。

与之对比明显的,是已经入学了一年以上的学生们,沉默寡言,只顾干饭,看上去比新来的还要拘谨。

聚餐结束后,小兵感慨:“年轻真好啊~”虽然小兵没比他们大几岁。

次日老兵找大兵谈话,突然想起什么,说:“大兵啊,感觉小兵比刚来时候蔫了,我感觉有点问题啊。”

大兵心想“蛤?这不能算我的锅吧……”但还是找来小兵聊聊。

“小兵,老兵说觉得你比刚来的时候'蔫'了,你怎么看?”

“唉……”小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觉得这两年,我已经被磨平了棱角。以前觉得我要怎么样怎么样,现在觉得,随便吧,要我怎样就怎样……我也没有什么想法

“以前觉得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在意结果,所以实验结果的好坏会极大的影响我的心情。但是现在感觉比较平和,好的结果不会让我过于激动,坏的结果也不会让我过于悲观。我觉得这点至少是一件好事,不会大起大落了。”

小兵的一席话,让大兵也瞬间沉入了回忆中。曾几何时,大兵也是个实验室“刺头”,甚至敢跟老兵叫板,老兵的评价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但不久前,大兵遇到以前的师兄,见面寒暄两句后,师兄说,“咦?我记得你以前不是那样的吗?怎么现在这么……”

“这么是怎么?”

“这么……emm……谦逊……emm……温柔”

噗,大兵一口老血,啥?我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现在难道变的很多吗?


大兵想想,和以前比起来,确实是有些不同的:

  • 以前喜恶会丝毫不隐藏,一定要发泄出来,而且会影响到自己的身体以及一些决定。但后来碰壁多了,发现自己的想法其实也不一定是对的,别人的观点,做法虽然让自己不舒服,但是有时候还真是正确的。于是逐渐让自己愿意“低头”,愿意“认怂”,反而可能能从自己的牛角尖中走出来,向前再走一步。

  • 以前会想的更多的是我想做什么,我想怎么做。可是慢慢会发现,自己很多时候并不是主宰,不是以我为中心,很多事情没有权力去决定,一件事情也不是一方决定的。你认同的,别人可能不接受;你想去做的,别人可能不同意或者不配合、不赋权。很多事情的走向我们根本无法控制。

  • 于是,在发生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并不一定要顶撞。深呼吸,一句“好的”,收敛下了自己的锋芒,也压下去了自己内心的一团火。

  • 以前会特别喜欢尝试,有新的想法会特别的兴奋,宁可加班加点也想知道结果。现在也有这种新想法的兴奋,但是以前碰过壁的事情就不想再去做了,对新想法也没有那么的激动,因为知道事情一般也都没有这么容易,还是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稳扎稳打。即使做成了,它的意义也往往没有期初预想的那么大

所以坏事没那么糟,好事也没那么好,一切趋于平淡……


大兵跟小兵闲聊,“其实我还挺羡慕这些新人的,还有那股劲。少年自有少年狂,虽然很多时候这种狂没有根据,是来自于无知,但也说不清到底是心里的火熄灭了更可悲,还是无知无畏更可悲。”

棱角被磨平,但内心的期待、憧憬不应熄灭。它应该在棱角被打磨之后,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能力范围,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如何实现,而不是因为被打磨而放弃了自己的所有想法。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这几个字原来很难。

但我们相信,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阶段,是自我不断被击碎,又重建的道路上的一个阶段~


文已发表在公众号学到老的科研小兵,欢迎关注、投稿、转载。

这是一个关于大兵小兵的连载


大兵小兵是谁?


大兵是刚毕业不久,刚投身于科研工作的新人。

小兵是刚进实验室开始读研的学生。

学生时代VS职场生涯

学场老鸟VS职场新人


大兵小兵在工作生活中遇到了各种麻烦事、迷茫、囧事

在困难中前进,在教训中学习

有痛苦、有收获


大兵小兵的故事来源于很多人

在他们的身上也许有你的影子

你会有所收获吗?

getqrcode.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5633-1401844.html

上一篇:小兵读研记| 刨根问底的小兵
下一篇:小兵读研记| “我看见了,但我没多想”
收藏 IP: 112.20.117.*| 热度|

2 郁志勇 刘俊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8 16: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