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anlp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anlp

博文

第一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学龄前篇 精选

已有 9372 次阅读 2018-12-23 10:5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改革开放四十年

我生于1972年,1978年改革开放的那一年,我正好上小学一年级,弹指一瞬间,40年过去,中国有了巨大的发展,我自己也从一个天真孩童成长为一个女科技工作者和一个13岁男孩的妈妈。

人生糊涂识字始,回想这过去四十年的历程,我首先想到一生中对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求学,所以我将学龄前做为我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我小时候上学前是生活在洛阳老城,跟着外婆、小姨,姐姐一起,当时爸爸妈妈带着妹妹生活在洛阳的郊区关林,每个周日时会回城里看望姐姐和我。姐姐比我大三岁,我记事起,姐姐就上学一年级了,每天白天,姐姐去上学,小姨去上班,我和外婆在家里呆着。外婆不认字,所以不会教我读书识字,但是很奇怪,我从记事起就能认字读书,也不知道是谁教我的。据妈妈小姨和姐姐回忆,应该是姐姐放学后写作业时,我在边上看着,她顺便教过我一些,小姨下班回来,也会随手教我一些,所以我就自然而然地能认字读书了。后来看三毛的书,说她自己上学前,自己看图画书,也就自己识字了。再后来看“人猿泰山”小说,更神奇,说小泰山在非洲草原上,从小被大猩猩收养,但是通过自己到父母留下来的小木屋里独看儿童绘本书,居然学会了法文。
我记忆中的童年时光只有两年,从三岁记事到五岁,快乐而又短暂。这段时光的影像,我一直是淡淡的片段,与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和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很有异曲同工之处。外婆家有一个大院子,院子中间种了一棵高大的皂角树,每年都会结不少皂角荚。皂角荚刚长出来时,里面的皂角籽嫩黄色,比豌豆大一些,嚼起来糯糯的。我总是试图嚼一些嫩皂角籽吃,但是外婆说皂角有毒,不让我吃。去年,我才听说现在把皂角籽称做皂角米,并把它与花胶一起并为女性养颜圣品,我好像错过了什么。院子后面,有一棵泡桐树,外婆说是我出生的那一年种的,泡桐速生,我记事时,这棵泡桐已经很高大了。每到春季,开满了紫色的泡桐花。我喜欢捡起泡桐花,拔去花萼,吸花朵里的蜜,甜甜的。摘下来的泡桐花萼,我求外婆用针线把它们都串起来,挂在脖子上当项链。
五岁时,我因得急性黄胆性肝炎因为生病回到父母身边住院治疗,同期住院的还有妹妹。出院后,因这种病有一定的传染性,无法上幼儿园,也无法回到外婆家,所以只能在家隔离两个月。白天,爸爸妈妈都要上班,只好把我和妹妹单独放在家里,由我照顾妹妹。现在想想这几乎是我一生中最能干的两个月,也是我成长速度最快的两个月,知道了疾病的痛苦与责任。五岁的我照顾二岁的妹妹,给她讲故事,给她倒水喝,带她上厕所,她睡着时给她盖被子。现在还深深地记得当时有一次,妈妈下班回家后,看到妹妹睡着了,我没给她盖被子,妈妈还告诉我以后一定要在妹妹睡觉时给她盖好被子。当时我们住在父亲单位的筒子楼,白天大人上班,孩子们上学和幼儿园,整个楼道里就我和妹妹两人。五岁的我,能讲的故事极其有限,只能给她胡编一些故事,天知道我都胡编过什么故事。我俩就坐在床上,扒在窗户上向楼下张望,若能看到打扫垃圾的人推着三轮车在收拾垃圾箱,我俩就会兴奋地从头看到尾。
为了防止传染,当时我和妹妹都是用各自专用的搪瓷小碗和小铝勺。每餐饭后,爸爸都要把我俩的餐具放在锅里蒸一下消毒。我自己的这把小铝勺,后来一直跟随着我上小学到研究生。在本科的金工实习课上,我用钻头把我这把小铝勺钻了个孔,拴上绳子,走哪带哪。
两个月的隔离期过后,妈妈决定不让我回外婆家了,说我快到上学年纪了,要把我送到幼儿园上大班,收收心,准备上学。我当时上的是石油部一公司幼儿园,石油系统里通用话是带浓重东北口音的普通话,我此前是在洛阳老城长大,由外婆教得我一口地道的老洛阳城里的话。由于语言不通,上幼儿园当天,受到了幼儿园老师和小朋友的嘲笑,但是几天之后,我的认字算数本领盖住了所有小朋友,再也没人敢笑话我。几个月之后,我就能在带浓重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和老洛阳话之间随意切换口音。1978年刚过了春节,幼儿园通知各位家长给大班的孩子报名上小学,按照当年的要求,1972年2月底之前出生的孩子直接进小学,3月至8月底出生的孩子,要参加书面考试,择优录取进小学,我的生日是4月份,只好参加入学考试。入小学考试的那天,中午吃饭时,妈妈说可能会考竖式加减法,就随手教了我一下,然后由爸爸带着我去小学校考试。走到半路,爸爸突然问我会不会写名字,我说不会。爸爸就蹲下来,在地上捡起一个小木棍,在土地上写了我的名字,让我照着学写。由于我名字中的“黎”太复杂,当时爸爸用的“丽”字代替,所以整个小学期间,我的名字都是段丽萍,后来考初中要用户口本上的名字才正式写为“段黎萍”。我只记得当时,满满的一大张卷子,有数学和语文,考得是什么也不知道,这是我人生的第一场考试。考完后,第二天爸爸找到小学校校长,问了一下我的成绩,说是名列前茅。过了几天,在我们石油幼儿园门口的墙上贴了一张红榜,公布了那一批我们将入学的小学生名字,当然有我,还有我的绝大多数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们,大家一起快乐的走向小学,开始了漫漫求学之路。(第一篇结束)

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学龄前篇(上)

 

第二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上)

 

第三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中)

 

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求学篇(

 

第五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居住篇 

 

第六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交通篇 

 

第七篇:一个女科技工作者眼中的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文章之一-传播与信息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903728-1153103.html

上一篇:科学共同体的一个小概率事件的发生
下一篇:中国多交联合国“份儿钱”背后的经济逻辑
收藏 IP: 120.244.107.*| 热度|

21 刘立 李东风 朱志敏 石磊 郑永军 武夷山 史晓雷 晏成和 谢蜀生 魏武 杨绪洪 吕洪波 张士宏 强涛 黄育和 宁笔 黄永义 左宋林 彭真明 zjzhaokeqin xuqingz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3 1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