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传统医学”概念的辨析与确立的价值

已有 1037 次阅读 2022-6-22 20:33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资料来源:刘文先,董竞成. “传统医学”概念的辨析与确立的价值. 医学争鸣,2021,12(4):48-52

近代以后,医学从传统医学的“一统天下”到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一分为二”,以往单一的、缓慢的行进路线,被一种全新快速的发展路线和速率所取代,高度的精细化、专业化带来了医学纵深的发展,因此也组建形成了一个包罗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及其众分支学科的庞大学科体系。现代医学作为当今人类医学的主导和主流,与传统医学作为人类医学不可或缺的重要补充,两者协同作战,在共同致力疾病防控、健康守护的医学征程中,越来越呈现出两者交叉、合作、融合的图景,从中也预示着“传统医学”这一概念或“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这组概念的呼之欲出以及在未来更为宽泛的适用性。

1  医学学科分类体系中的“传统医学”概念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医学的进步,特别是自现代医学诞生以来,医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分化在近代之后也开始变得丰富起来。“历来医学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医学分科及其带来的更加精细化、专业化的发展”[1-2]。当前对医学学科的分类,概分两种。一种是从医学作为一门应用学科,从实用角度对医学学科的分类,其中有代表性的是教育部颁布的《关于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18年4月更新)[3]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学科分类与代码简表》(国家标准GBT 13745-2009)[4]。前者“医学学科”下分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口腔医学、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中医学、中西医结合、药学、中药学、特种医学、医学技术、护理学11个门类;后者“医药学科”下分基础医学、临床医学、预防医学与公共卫生学、军事医学与特种医学、药学、中医学与中药学7个大类。两者的分类大同小异,是从行政组织管理的角度,以满足国家宏观管理的应用需求,以目录或代码简表的形式,对医药学科进行的一级、二级、三级等学科分类,因而价值更多地体现在其重要的指导和实用操作方面。另一种分类是从医学作为一门基础学科或理论学科,从发展演变、内在逻辑、内部组织关系等对医学学科的分类。此分类群众基础广泛,名目繁多,不甚统一,有必要进行一个梳理和分析。比如传统医学、中国传统医学、古典医学、民族医学、中医、西医、现代医学、补充与替代医学、循证医学、整合医学、新医学以及汉医、藏医、蒙医、维医、傣医等等。这些由概念众多而引起的人们认识上的困惑以及造成的问题,大到中华民族的认同感,中到医疗政策的制定,小到具体患者的诊治和个人对医学的认知,都是显而易见的[5]。

在上述医学相关的概念中,我们选择几个重要且具有对称性的概念——“中医和西医”“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主流医学和补充与替代医学”“中国传统医学和民族医学”进行比较分析。这些概念及称谓的不同,概因国家和地区的不同,文化、民族、医药政策等差异性,以及社会发展与医学实践中的约定俗成性等所致。

1.1 中医和西医

这是一组倾向于从国别、地域角度区分医学的概念,是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以及“西学东渐”这个大背景下的产物,是随当时西方医学输入及与本土医学予以区分,进而在中国形成的两大医学体系。又因其在中国社会及民众中具有根深蒂固的约定俗成性,所以虽然中医、西医在时代及医学的发展中,从概念上而言,有其局限或重塑的必要,但因其通行既久、实践基础广泛深厚,故至今仍是我国最为通行的一组医学概念。

1.2 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

这是一组与“中医和西医”概念相得益彰、互为补充的概念,倾向于从医学的本质属性或特征、内在逻辑等为依据而进行的医学分类,表现在:一是孕育于传统社会,将传统的文化、哲学、宗教、信仰、经验等汇集,融进既往的医学中,形成了具有传统思维方式、诊治手段、方药特色等为构成的所谓“传统医学”。二是发展于现代社会,集时代最先进的科学和技术为医学所用,形成了具有还原论思维,注重实验实证、精准治疗等为特点的现代医学。正是因为“传统”和“现代”这一组概念,能够较好地表现出两种医学大相径庭的医学思维、医学模式、诊治手段等本质差异,故而是一个具有较好科学性和辨识度的概念。就“传统医学”的内容而言,包括中(汉)医、藏医、蒙医、维医、傣医等在内的中国传统医学,以及古埃及医学、古希腊医学、古印度医学、中世纪欧洲医学等在内的西方传统医学,还有现在西方社会所谓的补充与替代医学等,都属于“传统医学”的范畴。

1.3 主流医学和补充与替代医学

这组概念主要是基于一些国家现代医学作为主流而其他一些传统的疗法仍然具有一定市场并被民众广泛接受和使用的实际,故而在所谓的“主流医学”或“正规医学”等概念之外,又有“补充与替代医学”的说法。

1.4 中国传统医学/中医/民族医学

这些概念类似于“中医和西医”的概念,主要是一个中国视角的概念,又因中华民族共同体之下,各民族在长期的交流交融中,其医学表现为共性与个性、相似性与差异性并存,是一种多元一体的传统医学。从共性和相似性的角度而言,即从整个中华民族和中国传统医学而言,中医是一个具有“大中医”特点的医学,是“多元”基础上的“一体”。而从个性和差异性的角度而言,因为不同的区域文化、民族习性、临床经验及用药习惯等,中国传统医学之下除了我们惯称为“中医”的汉民族医学,还有在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较为盛行的藏医、蒙医、维医、傣医、壮医、苗医、瑶医、回医等少数民族医学,当分别以某一民族为前缀来界定我国的传统医学时,往往是针对“一体”之下“多元”的丰富性和个性而言。

针对上述医学概念进一步分析,“传统医学”“现代医学”“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等概念,和与之相对应的“中医”“西医”“中医与西医”等概念,实际各有长处和优势。“传统医学”“现代医学”这一系列的概念,长处和优势在于是对医学学科本质特点、本质属性的概括,不足和劣势在于不如“中医”“西医”系列简约,群众基础薄弱。“中医”“西医”系列概念的长处和优势在于通行已久,群众基础深厚,不足和劣势在于是一个中国视角和中国特色的概念,也是一个以地域定名的概念,既不能反映医学学科内部的逻辑关系和一般规律,也不利于我国医学的国际化交流与长远发展。然而就当前而言,两个系列的概念之间都不具备完全取代彼此的能力,因此这些概念仍将在社会上和学术界并行使用,而概念的统一应该是上有政策规范约束和下有民众贯彻执行的合力作用的结果,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我们的研究认为,“中医”“西医”系列的概念应逐步过渡到“传统医学”“现代医学”系列的概念上来。

需强调和指出的是,对当下医学学科的分类及众多的学科名目,不同的人因为认识角度、认知程度、目的方法等不同,因此每一种分类可能都有其合理之处,也有其不足,而相对科学合理的分类往往是因为在理论层面能够较好地反映事物的本质属性和一般规律,或在实践层面拥有广泛深厚的基础,或在认识和方法层面体现了较好的科学性、兼容性等。我们认为,在当下我国的医学学科分类体系中,“传统医学”“现代医学”等概念,可能是一个综合得分最高的概念。

2  医学学科属性与变迁中的“传统医学”概念

传统医学,顾名思义指传统之医学。“传统”,作为名词指世代相传、具有特点的社会因素,如文化、道德、思想、制度等;作为属性词指世代相传或相沿已久并具有特点的东西[6]。从概念的释义看,“传统医学”无疑是指那种历史悠久、世代相传、富有特色的医学类型。当然这是一个简单套用的定义,更好地定义传统医学,无疑需要一个好的视角及方法。学科是一种相对独立的知识体系,将“传统医学”的概念及其内涵外延置于学科属性及学科演变中去审视,是一个可取的维度和方法。

2.1 传统医学不分“古”与“今”,应正确看待已经消失的传统医学

传统的东西一定是世代相传的东西,那么曾经世代相传、今天已经断代的东西是否仍属于“传统”?同理,“传统医学”是否必须是沿用至今的医学形态?根据传统医学世代相传的特点,有研究者认为:传统医药首先是指那些人类历史上早已形成了的、通过长期的传承到现在仍然在应用的医药[7]。照此那些具有悠久历史但是已经消失或几近消失的传统医学,如古埃及医学、古希腊医学、古印度医学、中世纪的欧洲医学等将不在“传统医学”的范畴内,特别是现代医学兴起之后,代表“过去”“传统”的医学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遭到了否定和弃用。当然我们不否认原来的医学思想、技术方法等仍有被后来补充与替代医学吸纳的情况,上述传统医学作为一种具有完整“学科建制”的医学(完整的理论体系和沿用已久的临床实践),无疑没有延续至今,但是将这些传统医学拒之“传统医学”门外,显然是不妥的。

2.2 传统与现代相辅相成,应正确看待被现代医学“介入”的传统医学

“现代医学”的概念及学科的发展演变,无疑是科学认识和定义“传统医学”学科的重要参照。相关研究的学者往往都会关注到这一点,比如,鄢良等[7]认为“传统医药”是指在“欧洲文艺复兴之前的古代就已经形成了的医药体系”,换言之,在之后形成的就不是传统的医药。于赓哲等[1]针对西方现代医学输入前后对中国传统医学界影响的巨大反差,建议使用“古典医学”这一概念,用以指称“在欧洲近代医学进入之前(也包括欧洲近代医学已经进入但尚无明显影响力的时期)的中国传统医学”。当然其仍然赞同“古典医学”归属于中国传统医学,且是一种“原汁原味”的中国传统医学,较之于后来经现代医学“添油加醋”后的中国传统医学,两者已具有“泾渭分明”的特点。可见,“传统医学”概念的确立须置于“现代医学”这一特殊镜像的观照中。正如中医和西医是一组互为对应、互为依存的概念一样,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从概念的层面也是相辅相成的。

2.3 学科是一种相对独立的知识体系,应正确认识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关系

医学学科一分为二,或者说可以一分为二,是因为后来产生的现代医学与之前的传统医学,有着来自学科属性方面的诸多差异。此有两个层面的意思我们要搞清楚。一方面,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均属于医学学科,概因两者的对象和目标完全相同,均以人及其健康与疾病为对象,以增进健康和防治疾病为目标。也即不论是传统医学还是现代医学,都在试图解释,并用相应的方式尽可能有效地对各种疾病加以控制,对各种增进健康的经验和智慧加以运用。所以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究其学科的本质属性而言,两者属于同一领域中的竞争关系、协同关系,属于同一学科中的平行关系、交叉关系,这种内在的一致性、同一性,使得两者有一个共同的母体就是“医学”。这也是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最大共性,也是我国的中西医结合所谓“把中医中药的知识和西医西药的知识结合起来,创造中国统一的新医学、新药学”(毛泽东语)的一个重要的理论支撑。今仍有学者提出“新医学”,其实质也仍在“传统+现代”的维度之中。比如贺林[8]认为“新医学=老医学+(基因)组学+遗传咨询,这是带有革命性的一场医学理念的变换,对它的正确认识将会加速人类掌握使用解决健康问题的真正钥匙”。陈凯先认为:“中西医结合要发展,其发展的最高境界是建立一种新医学[9]。”此为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同”的一面。另一方面,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又处处体现出“异”的一面。众所周知,诞生于不同的历史阶段,受到不同层级生产力水平、科技水平的影响,加之不同的文化背景、民族习性、区域环境等模塑,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两者之间又表现为不同甚至迥异的医学思维(整体论与还原论)、服务倾向(病的人与人的病)、诊治法则(辨证与辨病)、技术手段(四诊八纲与现代生化检测技术)、治疗侧重(调理身心与清理病灶)、证伪性(弱与强)等,种种表现又似乎在预示着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以及不可通约性。事实上,上述这种似乎毫无区别的“同一性”,以及大相径庭的“不同通约性”,正可说明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同属于医学学科,同属于人类医学,又分属于不同的医学学科体系和应用体系。正如世界卫生组织对“传统医学”的定义:“在维护健康以及预防、诊断、改善或治疗身心疾病方面,使用的种种以不同文化所特有的理论、信仰和经验为基础的知识和技能及实践[10]。”这些构成传统医学核心要素的文化、信仰、经验等,显然在苛求科学性的现代医学中被极力排斥和摒弃的。除此之外,任何学科的发展都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传统医学”学科的发展也是一个博采众长、兼收并蓄的过程。科学认识“传统医学”的概念及其内涵实质,还有一个“传统医学现代化”的问题,以及传统医学自身在时代发展中向前发展的问题,这些固然是学科发展的客观规律,但是如何评价其是否仍为“传统医学”或者是否已经被改造成“现代医学”,或者是与“现代医学”进行了“有你有我”的结合?正如鄢良等[7]认为的“只要核心概念和核心理论基本不变,且变化在逻辑上和方法论上有承续性,就仍然是同一种学科(体系)”,笔者颇为赞同。传统医学在整个医学中的确切位置应当根据传统医学学科的本质属性或特征来决定,诸如核心的医学理论、结构性的要素、内源性的逻辑、自建的一套方法、具有辨识度的防治疾病的思维、手段、智慧等,这些应该成为评价是否为“传统医学”或者“现代医学”的金标准。

2.4 传统医学是成熟的学科,应正确区分“传统医学”与“传统医药/传统医术”

全面认识“传统医学”的概念,有必要从学科的角度对与之相关的其他概念予以区别。一般而言,具有一体化的理论水平、广泛深厚的实践基础、一套相对完整和独立的研究方法等,是一个成熟学科的重要标志。比如我们界定近代以前的古希腊医学,它无疑属于一种成熟的传统医学,但是其被现代医学取代之后,散落在补充与替代医学中的部分医技疗法的遗存,就不宜再称之为传统医学,而宜称之为传统医术或传统医药。同样,我国传统医学内部的发展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各民族传统医学在成医时间、理论体系建设、服务范围和影响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其中,有大量的历史文献、专著,具有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已形成完整的医药理论体系者,比如藏医药学、蒙医药学、维医药学、傣医药学,这一类可以称为某一传统医药学科,隶属于我国传统医学学科的分支学科或派系。另一种是具有医药文献或专著、有丰富的医疗经验和技术,但理论体系尚不够完整者,如壮族、苗族、彝族、侗族、土家族、朝鲜族、畲族等民族医药。还有的少数民族有医疗技术或经验,但无文字史料,有些民族尚无文字,理论和医技以言传口授的方式流传于民间,后一种同归为民族传统医药[11]。这些民族传统医药从理论的一体化水平、技术与方法的独立性、实践的受众面等方面尚不具备学科成立的基本要素,故而将之归为医术/医药,而非医学。

3  结语

“传统医学”概念(“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这组概念同样适用),从学科概念,学科特有的属性、逻辑,以及医学学科历时性的发展演变、共时性的不同医学类型的并存等而言,有诸多科学合理之处。首先,从医学学科的发展变迁而论,目前人类医学最大的发展与分化,其标志就是现代医学(即西医)作为一种新质医学的诞生。新质,表现在其具有和传统医学迥异的医学思维、医学逻辑、诊治疾病的手段和方法等,而这些往往在进行医学分类的时候,是首当其冲要去审视和观照的因素,属于进行医学分类的核心或结构要素,应成为医学学科分类的重要依据。其次,从当今医学格局及未来发展而论,人类现存的医学格局,无非是“传统”与“现代”的两极分化,同时,“传统”中有向“现代”学习靠拢的因素,“现代”中也有向经典和“传统”学习的地方,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泾渭分明,又彼此互为交织、互为借鉴、互为融合,虽然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甚至是不同的群体,对待“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的理念、政策、举措以及具体到就医、用药的选择等,可能各有不同。但是客观而言,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作为人类医学学科中的两大体系,目前看确实有彼此不具有的长处和优势,有较强的互补性和不可取代性。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在各自保持自身学科独立性的同时,各取所长、兼收并蓄的守正创新、融合发展,应是当下医学的一大特征,也是未来医学的大势和方向。所以“传统医学”概念的确立和重要作用的发挥,不论是从医学学科的初衷和目的,还是从医学的过去、当下和未来,以及在研究和实践层面,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树立“传统医学”概念的立意也在于此。当然,“传统医学”概念的牢固确立并被充分运用,虽有一些难度,但其和相对应的“现代医学”概念,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关于医学定名定性的科学性、兼容性,故也预示着未来更宽泛的应用前景。

参考文献(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344089.html

上一篇:[转载]董竞成,刘文先:“西医”概念演变及其文化意蕴
下一篇:[转载]经典照耀下的中西传统医学模式与道路——基于《黄帝内经》与《希波克拉底文集》的比较
收藏 IP: 120.231.209.*|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1 20: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