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水貂入侵 危害极大(Minks in China) 精选

已有 9571 次阅读 2023-1-31 17:41 |个人分类:禽流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入侵物种:北美水貂

The Terrible Consequences of the North American Mink Invasion

——《自然》:水貂感染 H5N1 禽流感 引发担忧


生物入侵被认为是造成地球上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四大灾害之一。

咱们新疆乃至整个中国原本是没有水貂的,有好事者引入,逐成灾害。

在野生状态下,有美洲水貂(Neovison vison/Mustla vison)和欧洲水貂(Mustla lutreola)两种之分。

水貂的准确名称应该是“水鼬”(Mink),属于食肉目鼬科动物,与黄鼠狼是亲戚。

各地水貂的泛滥与“市场经济”不无关系。作为珍贵皮毛动物,曾经是养殖业的宠儿。

然而,水貂养殖不同于其他物种,肉食性及饲料价格昂贵,再加上毛皮市场对貂皮大衣需求波动比较大。

市场经济之后,一批一批水貂养殖场倒闭了。毛皮价格一落千丈,过剩或者低价收购,造成企业亏损。

我们在野外经常会目睹被废弃的水貂养殖场,残垣断壁,大量的水貂被散放到了野外。

责任不能够完全归咎于“市场经济”,关键是随意放生,没有受到法律的约束。

水貂是肉食动物,喜食鱼、虾、蛙、蛇、鼠、兔、鸟类(包括野鸭和天鹅等各种水禽)。

据最新一期《自然》报道,西班牙水貂感染了变体的 H5N1 禽流感病毒,引发各界担忧。

研究表明,高致病的 H5N1 型禽流感可以从一种受感染的哺乳动物传播到另一种(Sidik, 2023)。

因为水貂接触各种水禽,易感染禽流感 Bird Flu 并不意外。只是担心会传播给人类,这就引起了人们的恐慌

元月19日,欧洲监测组织的一份报告描述了 H5N1 流感在一水貂养殖场爆发的细节(Agüero et al. 2023)。水貂对新冠、禽流感和人类甲型流感病毒都很敏感,也很容易被感染。

研究人员警告说,如果不小心预防,这些变异毒株及疾病最终可能在人群中广泛传播。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有中国的病毒学专家陈华兰(Hualan Chen)表示,捕食或接触水禽包括其粪便都可能被感染。

已经检测到携带 H5N1 的野禽包括鹈鹕(塘鹅)、黑雁、天鹅、绿头鸭及几种鸥类等,而且入冬以来已经造成大批量水禽和水貂死亡。

在过去的一年中,H5N1 表现出从鸟类传播给哺乳动物的能力越来越强。在欧美,大约有十几种兽类被感染,包括欧洲野猫、浣熊、狐狸、海豹、北美水貂和灰熊。

为什么一开始,我们就说水貂的危害极大?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们喜欢吃各种小动物,海陆空通吃,它还有“多杀”的行为,不知不觉就会将当地的土著消灭掉。

而最可怕的是它们是产生新冠和禽流感(SARS-CoV-2/H5N1)病毒变异的源泉。之前,丹麦的研究人员已对40个水貂养殖场的病毒样本进行了测序,并鉴定出约 170 种冠状病毒变种(Mallapaty,2020)。

现在科学家最担心的是它们会制造出新的禽流感变种,传播和攻击人类(Miller,2022)。去年年底,因为禽流感全球已经有上亿只家禽被扑杀,野生鸟类的死亡更是不计其数,波及全球

在欧美已经有一些禽流感变异株感染人的报道,这些大多都是源自北美水貂的变异病毒,它们就像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溢出,传播和危害人类(Miller,2022)。

十几年前,我们在新疆艾比湖调查时,发现和拍摄到被野化的美洲水貂(马鸣 摄)

北美水貂-DSCN0422 马鸣摄.JPG

这是十年前我们在夏尔西里考察时,采集到一只野生美洲水貂的幼崽(马鸣 提供)

Bird flu 2023.jpg

最近一期《自然》杂志报道,水貂爆发禽流感引发人们对禽流感传播的担忧

水貂也叫水鼬,水性极佳。尾巴较短,不到头体长度的一半,耳朵短而圆。躯体修长,四肢较短。头形狭长,嗅觉、听觉灵敏。适应性强也是美洲水貂的一个特点,很容易被野化(马鸣 摄)

美洲水貂,生活方式半水栖。喜肉食性,主要以啮齿类、鸟卵及幼雏、鱼类、昆虫为食。原分布于美国和加拿大,后被引入新疆,泛滥成灾(马鸣 摄)

Bird flu H5N1 2022.jpg

最新一期《欧洲监测》发表了在西班牙水貂养殖场 H5N1 禽流感爆发的情况

注:凡与水禽或水貂 密接者,一旦出现类似流感的疾病,如流鼻涕/鼻塞、发烧、喉咙痛、咳嗽、肌肉或身体疼痛、头痛,应立即通知当地的公共卫生部门,以便开始检测和随访。

在西班牙,一个美洲水貂养殖场,爆发了 H5N1 禽流感(Bird Flu)。工人们被迫扑杀了农场里的 51986 只水貂(马鸣 摄)

The new coronavirus spreads rapidly among mink_Credit _ Ole JensenGetty.jpg

因为感染新冠 SARS-CoV-2,丹麦约 1700 万只水貂被扑杀,这相当于丹麦人口的三倍(Smriti Mallapaty, 2020)(图片来源:Ole Jensen/Getty)

美洲水鼬(水貂)通常单独生活,并从肛门臭腺排出刺激性的分泌物标志其领地。水貂也能够放出臭气驱敌自卫(马鸣 摄)

夏尔西里 DSC08145a 美洲水貂 马鸣 摄.JPG

美洲水鼬(水貂)的毛皮柔软而奢华,底绒较长,毛绒绒的,保暖层针毛油滑厚实,耐水性好,品质上乘(马鸣 摄)

美洲水鼬(水貂)是食肉性动物,是贪婪的捕食者,危害性极大(马鸣 摄)。食物组成取决于地点和季节,包括小型哺乳动物、鱼类、两栖类、鸟类、小龙虾、蟹、昆虫和蠕虫。也可能伺机捕猎野兔子、松鼠、爬行动物、蝙蝠和蜗牛,有时也吃腐肉。这个物种也是水禽和鸟卵的主要捕食者,海陆空通吃。美洲水鼬(水貂)经常杀死更多的猎物,储存以备食物匮乏时食用。

Swan News 2022-17.jpg

病毒起源:高致病性 H5N1 毒株于 1996 年左右在亚洲的家鹅中出现,并于 2000 年代初在欧洲和非洲的家禽中传播。到 2005 年,该毒株导致野生鸟类大量死亡,首先在东亚,然后在欧洲。自那以后,该毒株系列在世界许多地方反复感染野生鸟类,通过反复的溢出,H5N1 似乎已经更适应野生鸟类了,现在已经变异成为一种新兴的野生动物疾病(Miller,2022)。


The new variant of H5N1 flu had been spreading among mink_Credit_ Ole Jensen Getty.jpg

被驯化的美洲水貂(白色型),皮质上乘,是制作貂皮大衣的最佳原料(资料来源:Ole Jensen/Getty)

在欧美,有许多受影响的农场,几乎所有动物都有抗病毒的抗体(阳了)。荷兰、瑞典、西班牙、意大利和美国的水貂养殖场也发现了暴发。荷兰计划在2021前着手淘汰全部水貂,加快计划到2024年结束水貂养殖。

参考文献(References)

Agüero, M. et al. 2023. 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A(H5N1) virus infection in farmed minks, Spain, October 2022. Eurosurveillance, 28(3), 2300001 (2023).

Liu J, Li Z, Cui Y, Yang H, Shan H, Zhang C. Emergence of an Eurasian avian-like swine influenza A (H1N1) virus from mink in China. Vet Microbiol. 2020;240:108509.

Mallapaty, Smriti . 2020. COVID mink analysis shows mutations are not dangerous — yet. Nature, 587: 340-341.

MaMing et al. 2022. Swan deaths with avian influenza H5N6 recorded in Xinjiang, China. Swan News, 17: 12-.

Miller, Brittney J.  2022. Why unprecedented bird flu outbreaks sweeping the world are concerning scientists. Nature, 606: 18-19.

Peng L, Chen C, Kai-yi H, Feng-xia Z, Yan-li Z, Zong-shuai L, et al. Molecular characterization of H9N2 influenza virus isolated from mink and its pathogenesis in mink. Vet Microbiol. 2015;176(1-2):88-96.

Sidik, Saima May. 2023. Bird flu outbreak in mink sparks concern about spread in people. Nature, 613(7945).

Sun H, Li F, Liu Q, Du J, Liu L, Sun H, et al. Mink is a highly susceptible host species to circulating human and avian influenza viruses.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21;10(1):472-80.

张叔勇. 2023. 邮票上的欧洲水貂. 科学网,博文: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04206-1374422.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374283.html

上一篇:豺的故事 —— Dhole (Cuon alpinus)
下一篇:一次跨学科授课尝试(发现八个科学问题)
收藏 IP: 49.118.198.*| 热度|

27 王德华 刘全慧 周忠浩 尤明庆 张晓良 赫荣乔 黄永义 张珑 张叔勇 郑永军 白龙亮 姚小鸥 刘炜 夏炎 李学友 王安良 刘钢 杜占池 谢钢 宁利中 李俊臻 杨正瓴 刘全生 陆仲绩 朱晓刚 丁鹏 王述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4 0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