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ntowin0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rntowin007

博文

“科研狗”对话录(一)——中国科研路之无字真经

已有 5524 次阅读 2015-11-29 16:08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探索科研出路

人物甲:最近文章发了吗?

人物乙:嗯

人物甲:投哪了?几区啊?

人物乙:#############

—影响因子呢?

—¥¥¥¥这个咱私聊好吧!

       -----------------近年来“科研狗”对话录之怪现状

 那天看到《拿什么拯救你,被“影响因子暴政”戕害的学术圈?》,读到标题,我编写了以上对话。这是当下科研狗们最流行的打招呼方式,我也套用文章的引子。

 使用期刊影响因子来评判个人的成就这一行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风险。在最完美的情况下,评价者应当在阅读被评价者的论文后,再做出个人评价。

——影响因子的发明者Eugene Garfield

每天看到不断有新的科研成就出现,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科学研究之路会不会有“无字真经”这样的捷径呢?我想从非学界的视角谈谈我对当今中国科研的这一无奈之风。

“唐僧一众经接引佛祖摆渡过了凌云渡,脱了肉胎,经金顶大仙之路上了灵山,又经重重通报来到大雄宝殿见到真如来。如来款待师徒四人,命阿难、迦叶三藏真经各传几卷给他们。阿难迦叶问四人索要人事,四人不给,于是传了无字真经给四人。这时候阁楼上的燃灯古佛知东土众生愚迷不识无字真经,命白雄尊者施展神通抓破经书,现出白纸。四人大惊,回灵换经,如来遂命阿难迦叶传有字经书给四人。”

话说唐僧经历最后一难—“无字真经”之后,师徒四人重回灵山准备讨个说法,最终取回了真经。各登果位。《西游记》以小说的形式写出了玄奘大师的开悟经历,真实的玄奘其实远比小说里伟大,个人认为师徒四人加一块才能勉强叙述他传奇的一生,《大唐西域记》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可读性,本人曾在图书馆看到过,据说印度那烂陀寺遗址还是根据书中的描述找到的。“佛法妙义,不立文字”,禅宗里讲拈花一笑,要不然慧能大师何以文盲出身,打柴为生吧,怎么会得五祖衣钵,真是妙不可言。

百度图片

下面从中国为什么没能发展出自然科学这一酸倒牙的话题谈起吧!一些流派比如古罗马盖仑派医生们认为,疾病是由于体液失调所引起的。而根据西方哲学的说法,物质世界是由四大元素火、风(空气)、水、土构成,中国文化传统也有阴阳、五行生克的说法,西方炼金术士们认为人体本质上是一个化学系统—由汞和硫两种元素掺杂其他元素构成,认为疾病可能是由于元素失衡衡引起,指出平衡的恢复可以用矿物的药物而不用有机药物。他们痴迷于物质元素的转化,这也是现在化学的开端。很多术士使用的多是汞,铅之类有毒的材质,直接服用不中毒才怪。为什么葛洪一类的炼丹家他们的学术基因在中国没能得到传承呢?我认为原因在于刻意追求炼丹追求长生本身把社会风气引入了歧途,以至于化学并没从中国起源。古代很多道家祖师们真正在意的是自身的修为,在丹道之说未必没有造诣,怕就怕贻害众生,并不一定对学说大加宣扬,所以说老子出关就是一种不为名利所动的洒脱,同时也是无奈。乃至感慨道,“道可道,非常道”,白话文讲就是能说出来的道就不是真正的道。是不是很玄,是的,他也承认了“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些圣人们达到的层次可以说是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不是你我可以望其项背的。

当然也许会有学界批评家要提问了,证据在哪里?不要谈什么虚无缥缈的哲学,有谁看到白日飞升了呢?西藏高僧虹化现象,至今没有令人一个信服的科学解释。对于执著于以科学之名拷问而不加深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说中医,传统的东西没用,未免有失科学探索真理的精神。拉伯雷说,没有良知的科学只是灵魂的毁灭。网络争端真的就可以解决问题吗?如果双方能以学术之名造福人类的精神来面对争议,每每读到“当年奥本海默曾说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草地上讨论问题是一道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致。”都有点惋惜,假如有一天两位老人在有生之年能够冰释前嫌该多好。相逢一笑灭恩仇,或许还会成就一场喜乐见之的学界盛事,也许能实现呢。人类要发展,求进步不是为了制造矛盾,而是为了化解矛盾。扯远了。

既然人体这个化学系统化生于自然界,相信自然界一定存在对治人类所有疾病的药物或方法,等着我们去挖掘。我们都知道青霉素是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发现,丘吉尔父亲的善待贫苦的小弗莱明,最后弗莱明发现的成果恰好拯救了丘吉尔的生命,似乎冥冥中中自有天意。考据家们如果闲的蛋疼就去考据故事的真伪吧,兴许又会引发网络大战的血雨腥风呢。清代就有医家用民间一种土加入汤药中来控制瘟疫疫情,后来有人研究药物配方找到那种土,发现里面含青霉菌。同样今年热门话题屠呦呦青蒿素发现据说是受葛洪《肘后备急方》启发的。(央视采访里看到的

 那么,随着对治人类疾病药剂良方的逐渐发现,疫苗的开发,治疗手段的进步都是早晚的事儿,只是时间问题。那么,请问看官,我们还要等多久才能看到人类彻底攻克各种疾病的时候?当然,生老病死的流转如果自己没有强烈愿望似乎很难从这个死循环里解脱出来。还好,不管过去,还是现在,中西方都有伟大的觉醒导师在做这些事。pain body的意识正在不断提升,已经在人类中间开始觉醒了。我们离终极的进化,不仅生理的,还有精神的都会不断持续下去,直到宇宙毁灭为止,当然不用担心这点,科学家预测一千万年以后地球上已经没有人类,或许人类已经进化到更好的层次了。佛学不是有法界之说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Ksitigarbha永恒的誓愿。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今天,我们需要有一个包容的胸怀去思考问题。没有了思想壁垒,思路才容易打得开。

既然是科学博文,那么我想要请教学术圈一个问题,如何在筛选出对治疾病的特效药?缩短疫苗研发周期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问题是如何来实现?我们似乎可以从古代药典里找到一些解答,但是面对如此工程浩繁的工作,谁又能想出对策?在这个以影响因子论成败的学术圈,谁会有时间精力想这些问题?从2000年悬浮青蛙获搞笑诺贝尔奖,到手撕石墨得到石墨烯,Andre Geim拿到2010年的诺奖也算是实至名归。关键这位大叔人家可是玩儿出来的呀!果然十年磨一剑啊!<抛砖引玉,欢迎交流!>

 

交流关注公众号,微信扫描可以关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86025-939645.html

上一篇:你还在惯性读书吗?
下一篇:追寻内在的平静——问道的心路历程(一)
收藏 IP: 112.13.254.*| 热度|

2 王涛 姚伯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4 15: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