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柏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bolin

博文

书评:《信息分析的核心》之信息分析

已有 5413 次阅读 2011-3-2 10:46 |个人分类:著作评析|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情报学, 计量分析, 内容分析, 信息分析, 《信息分析的核心》

 

    陈功编著的《信息分析的核心》一书已由新星出版社于20107月出版。本书在信息分析实践的基础上,从情报学和信息分析的原理出发,利用大量详实的案例,全面阐释了信息分析的关键与核心,强调了两个观点:发现和预测是信息分析的关键;应用训练是情报学这一应用科学的根本。《信息分析的核心》从原理、方法、实践三个层面对信息分析的核心进行了论述,本文则从形式、内容、思想三个方面对《信息分析的核心》一书进行分析述评。

 

1 形式分析

1.1 洒脱的行文

    本书由原理、方法、实践三编构成,其中每编又由若干篇观点鲜明的小文章组成,其中原理编有41篇,方法编有35篇,实践编有21篇,共97篇。全书没有划分显性的章节,也没有标注序号,对于专业书籍,使用这种以问题为引子的方式并不多,颇有散文集的方式,感觉新颖独特,也印证了作者喜欢“天马行空”的性格。

1.2 统一的阵型

    对于每篇小文章,采用理论铺垫与观点陈述、案例分析论证、结论三部分的论述模式。从字数上来看,理论铺垫或观点陈述大约占40%,案例分析说明论证部分大约占50%,最后的结论部分大约占10%,基本上符合“451”阵型。

    本书共有97篇文章(不包含自序与后记),这些文章的标题按照特征可以分为三类,即:提问型标题、主题型标题、观点型标题。各类型标题数量分布如表1所示。

1 标题类型数量分布

 

提问型

主题型

观点型

合计

原理编

13

15

13

41

方法编

8

21

6

35

实践编

10

7

4

21

合计

31

43

23

97

    提问型标题共有31个,例如:“观点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说研究体制是终极武器?”、“战略开支还敢不花钱?”等。主题型标题共有43个,例如:“信息分析与趋势判断”、“思维训练与应用学科”、“信息分析的四种工作模式”等。观点型标题共有23个,例如:“战略必须依靠信息分析的支撑”、“‘思维实验室’可以创造奇迹”、“‘长官意识’有害于信息客观性”。当然有些问句(特别是反问句)也带有明显的观点性,例如“美国人不了解阿富汗?”暗含着“美国人很了解阿富汗”的意思。

1.3 实用的附录

    书中把引用文献与参考文献进行了区分。引用文献以脚注的形式列在了相应页面的下面,共引用89处,包括图书、论文、报纸、网页、讲话等多种文献形式,其中包昌火的《情报研究方法论》、陈功的《分析的艺术》等文献多次被引用。参考文献列在了书的末尾,共72篇,全部是图书,没有其他形式的文献,所列参考文献是对作者构思产生重要影响的文献。

    书的后面附有信息小词典,这些词汇解释很有用,基本上是作者在实践过程中的认知,而并非学术定义。一共列了81个词汇,词条没有标号,也没有序化,至少不是按照字顺排列(包括拼音顺序或笔画顺序)的,也不是按文中出现顺序进行排列的,也不是按照内涵大小依次排列的,也没有按照词条分类进行排列的。

    索引是著书的一项重要内容。外文的图书附录一般会有术语索引,中文硕博士论文一般会有图表索引(或者是图表目录)。本书中一共出现了118处案例,如果能在附录里做个案例索引,那么这本书的特色将会更加突出。

 

2 内容分析

2.1   经济预测优势尽显

    作者在业界有几个较为著名的关于形势方面的趋势判断,而书的写作成稿过程又恰逢金融危机的大环境,因此书中大量使用金融危机及经济预测方面的案例。例如,股市的趋势预测(自序V)、2008年全融危机的预测(P148)、钢铁行业形势(P93)、华尔街金融风暴(P95)、迪拜危机(p79-81)、2008年美国白宫和国会对汽车行业的援助(P248-249)、201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的经济形势判断(P262-265)等,通过这些切合时代的真实案例,充分体现了作者及其团队在经济预测方面的独特视角与成功模式,也反映了作者的信息敏感性以及与时代紧密结合的特征。

2.2 案例分析无处不在

    几乎每篇文章都有案例,有些案例是作者独创的或亲身经历的,有些案例是广为传播但作者从不同的视角进行了分析。书中案例从来源上讲分为两类,一类是安邦案例,例子说明过程中使用“在安邦研究总部”或者“我们在进行分析时”等指示语。另外一类是非安邦案例,对于非安邦案例,作者往往也加上自己的观点、评论。本书共出现了正规案例分析118[1](文字在百字以上,有分析过程,用于证明作者观点的案例),篇均1.36个,也就是说平均起来,每篇文章都会有一个或多个案例。案例数量分布如表2所示。

2 书中案例数量分布

 

非安邦案例

安邦案例

合计

原理编

35

13

48

方法编

31

10

41

实践编

25

4

29

合计

91

27

118

    其中,安邦案例又分为三类,即安邦的信息分析与咨询案例、安邦人的实证考察案例、安邦的内部管理与学习案例。信息分析与咨询案例是安邦的产品,如讲到“无证不立、孤证慎立”时用到安邦研究总部在2009年关于中国钢铁行业的经营态势分析。安邦人的实证考察案例是指安邦人员在进行研究过程中的一些例子,例如在讲到“成才的关键是知识能力训练”时讲述了“非典”时期安邦两位人员参加科技部一个会议时不同的笔录所反映出知识能力的区别。安邦的内部管理与学习案例指安邦公司在研究过程中所建立的平台、形成的学习方法、研究套路等,如讲到“英雄不问出处吗?”时指出安邦研究平台的每一条信息旁边加的搜索引擎链接按钮。通过这些案例,读者可以深入地了解安邦人员、安邦体制、安邦产品,这也是对一家公司进行信息分析的三大要素。

2.3 新颖观点层出不穷

    书中不仅提出了一些“思维训练”、“思维实验室”、“窗口分析法”等新的概念,也从实践的角度阐明了作者的一些观点。这些观点可以分为现象评判型、概念关系型、工作指导型等三种类型。第一类是现象评判型,例如:“缺乏逻辑的证据,只是现象;没有证据的逻辑,实际上只是猜想”、“现在缺的不是方法,而是训练”、“信息分析按照情报学理论来解释,永远做的是一种黑箱系统的分析”。第二类是概念关系型,例如“报告是供参考的,简报才是参与决策的”、“战略是框架,政策是文件。战略因人而定,政策因事而定”。第三类是工作指导型,例如“信息分析人员在一个很长的时间里面,保持研究状态,汇总信息资源,通过逐渐逼近的方式,对各种动向和趋势,做出自己的趋势判断,完成预测”、“趋势判断主要依靠两样东西搞研究。一是跟踪研究体制,另一种是运作模式识别”等。

 

3 思想分析

3.1 系统贯主线

      尽管封面和扉页上印有一流学者发现问题,二流学者解决问题,三流学者讨论问题,四流和不入流学者研究问题。但全书并非按照这样的路线来组织,书中也没有使用大量篇幅来论证上述观点(只是在著作开篇《大师安在?》一文中进行论证),实际上贯穿本书主线的是系统科学思想。例如:“信息分析的四个关键因素:资源(Input)、工具(Process)、可验证(Output)、反应(串联起IPO)”、“信息分析的意识流,是逻辑,是证据,是系统模型,所强调的不外乎是在客观证据的基础上,建立合理的逻辑关系,最后形成一个系统,用来解释事物和发展规律”、“信息分析是实证科学,从证据开始,到证据结束”、“逻辑、证据和系统模型是信息分析的三大核心要素”等等,这些观点及论述都体现着系统科学或系统论的思想。作者十几年的程序实践让其认定系统论不仅仅是思想,也是重要的实践和现实。

     围绕着信息分析的资源(Input)、工具(Process)、可验证(Output)、反应(串联起IPO)这四个关键因素作者展开了诸多论述,如图1所示。

        (注:此图并非书中原图,而是本人读完此书之后绘出的图。)

3.2 实践出真知

    全书虽然分为了理论编、方法编与实践编,但在理论编与方法编部分,也大量使用案例,几乎在每一个理论阐释与方法解析过程中都举例说明或用案例论证。作者有着丰富的信息分析实践,在实践过程中有很多体会,而这种实践以及实践中所产生的体会对于信息分析与情报工作从业人员具有启发与借鉴意义,对高校情报学专业的师生也具有很强的指引作用。因此,《信息分析的核心》一书架起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桥梁,也是解决情报学“理论与实践脱离”这一问题的有益尝试。作为一名企业家,身处竞争激烈的行业,敢于把多年的从业体会揭示出来,其精神难能可贵,也足以看出作者对这个行业及学科的喜爱程度。针对情报学这样一门应用学科,希望有情报实践的人多讲讲课、写写书,而有情报理论的人多多参与实践、从实践中总结提炼理论并把理论用于实践。

3.3 十年磨一剑

    作者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把情报实践中的点点滴滴汇聚起来,完成了这本可读性很强的“小书”,可谓用心良苦、字斟句酌。十年磨一剑,一剑刺喉,剑指信息分析的核心。信息分析的三大核心要素是逻辑、证据和系统模型。关于逻辑的论述,包括“逻辑与分析逻辑”、“分析逻辑是柄思想之剑”等。关于证据的论述,如“就事论事说实证”、“从证据到证据的分析”、“无证不立,孤证慎立”,“事实永远只能接近”等。关于系统模型,有“什么是系统?”、“世间万物皆为系统”、“‘系统语言’的基础有哪些?”、“信息分析的系统工具”、“只有数学模型才是模型吗?”等等。除此之外,作者还阐述了信息分析三样最宝贵的东西:各种各样的流程、跟踪研究的模式、技术系统平台,这三样东西形成的研究体制最为重要,是信息分析的终极武器,这也是安邦咨询的研究体制。在书名里使用“核心”一词,足以反映作者具备扎实的理论功底、丰富的实践经验以及独到的思想见解。

 

4 结束语

    《信息分析的核心》一书运用信息分析与情报学理论来解释一些现象,并运用大量的案例来论证信息分析与情报学的理论与观点,是一本情报理论与实践结合紧密的好书。能让读者逐字逐句地读,并建立全文倒排索引,采用内容分析法的方式撰写书评,的确是一本有特色的佳作。


[1]不包括类比与没有进行分析的简单举例。类比如118页的“电影里面有很多终极武器,飞天入地”,简举例如117页的“如物理学中的光谱分析方法、化学中的比色方法”等。

 

注: 原文发表于《情报理论与实践》2011年第1期:P126-12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1591-417944.html

上一篇:留在北京工作之我见
下一篇:中信所研究生《情报分析技术》第三次课件

2 许培扬 马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2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