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UOLONG 蒲公英的世界

博文

按标题搜索
清华大学的学生就这么容易受骗?
热度 14 2016-4-6 20:15
去年年底的时候 清华大学的学生 我一共先后接纳了五位志愿者 其中三位女同学两位男同学 参与我所主导的青春痘治疗研究 到目前为止 我已经全部收到了 他们的各自反馈给我的信息 尽管他们的长痘状况不一 尽管他们的长痘原因不一 尽管他们的长痘时间不一 但他们都收到了比较理想 ...
4243 次阅读|35 个评论 热度 14
斗痘之花絮(请谨慎入内)1
热度 4 2016-4-5 18:21
他是一位参与我们青春痘治疗研究的案例 他是来自我们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学生 他离我们约定的为期三个月的完整疗程 还有比较长的时间 但是 我们能分享到他在接受我们治疗过程中的愉快 在我前面的博文中有蒙住面孔的人说 千千万万要小心 不要随意服用中药秘方 就怕万一喝出肾衰 这是对的 ...
2047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我见过很多的美女
热度 15 2016-4-4 16:08
我见过很多的美女,我的故乡湖南益阳就是出美人儿的地方,有一首民国时期流行的歌《桃花江美人窝》。我是爷们,自己的皮肤就非常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嘛,当然是指过去,人入50还讲皮肤好,那是瞎掰胡扯了,现在老脸一副。 但是我很少见到过如此胆大相信一个我这样的陌生人的美女!她是清华园里的高材生,人确实 ...
4643 次阅读|40 个评论 热度 15
我和解放军总医院301的一次PK(1)
热度 16 2016-4-2 19:56
敢叫美女换新颜 这人世间 扯虎皮拉大旗的事情 多得数不胜数 我也扯一次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301 医院 ) 这怎么扯得上边呢? 今天我接待了 一位女孩 她先是在西安接受了 专治痘痘的中医疗法 有百癣夏塔热片 兼顾胶囊 ...
3247 次阅读|40 个评论 热度 16
还是偷着乐吧
热度 11 2016-4-1 21:13
这些天 一直没有消停 一个字忙 瞎忙吗 那倒不是 ………… 此处省略若干字 有位同学 长痘痘好严重的 是我们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在读本科生 还是上学期我回芬兰之前接收的案例 一直是我的学生们在跟踪细节 我也就没有细问 前些天 他给我发微信 “ ...
2420 次阅读|26 个评论 热度 11
一封私信变成了公开信
热度 16 2016-3-25 13:44
上周日(2016 年3 月20 号)早晨我搭乘西安北的高铁南下湖南的途中,下午1:01 分我收到了你的微信信息,内容复制如下: “李老师,非常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了。我妈妈的药已经用完有二十多天了,总体来说病情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您及寄送的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非常感谢您给我妈妈免费诊断寄送药物 ...
3700 次阅读|32 个评论 热度 16
我这个算不算好人好事?
热度 20 2016-3-23 21:33
患者自述 :1970年生,农民,身体状况一直很好,成年后没有吃药住院的经历。自1999年起,先后进入不同的胶合板厂打工谋生,除每年春节期间休息之外,一直从事胶合板厂的体力劳动,迄至2014年3月发病前从未间断。最初进入胶合板厂工作时,对于厂房内刺激性化学品气味并不喜欢,但随后也就习以为常了。 患者自述 ...
3231 次阅读|41 个评论 热度 20
说声再见
热度 22 2016-2-15 17:01
因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而又分身乏术,所以暂时离开科学网,向支持和关注我工作的各位科学网朋友说声多保重! 再见!后会有期! 江湖郎中
3171 次阅读|47 个评论 热度 22
没有要贬损上海的意思
热度 10 2016-2-11 17:49
没有要贬损上海的意思 时间确如白驹过隙,以前只有儿子听我说教的份,现在完全掉了个个,大体只有我听儿子的份了。 这几天,因为是春节,琢磨着给儿子系统讲讲过春节究竟是啥意思。看看如何才能寓教于乐?还真别说,儿子在学校学历史学地理,也知道中国有武则天有长城,但不知道有春节。 这种 ...
3746 次阅读|24 个评论 热度 10
10亿欧元: 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热度 7 2016-2-11 04:38
10亿欧元: 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题记:以免有人生厌而坏了过年的心情,今天我不讲整治痘痘和其它疑难杂症的事 芬兰电视台YLE今天当地时间下午2点12分释放了一条引人注目的新闻:中国能源巨头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Sunshine Kaidi New Energy Group)将在芬兰北部小城凯米(Kemi)投资建设年产预计20万吨的生物柴 ...
5586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7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7 17: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