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一个真正的抗日英雄“李胜”——陈永元

已有 3730 次阅读 2012-9-18 21:27 |个人分类:时事评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英雄, 抗日, 陈永元

  李胜是《平原作战》中的人物。他为了保护乡亲们的安全,挺身而出。有些年轻的朋友可能会怀疑历史上是否真有这样的人物,日本人是不是真的那样凶恶。今天,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位真正的像李胜一样的抗日英雄,他的名字叫陈永元。下面的文章是我的一位朋友“姑苏阿全”的岳父晨钟先生的回忆文章。我向年轻的朋友推荐这篇回忆录。让我们永远记住他——陈永元。
 

                            有人名叫陈永元

                                   

                                    晨钟

说起八年抗战,我总会想起一段日子,一个人。  

抗战军兴苏州沦陷后,我家搬去了西太湖边的一个村庄。这个村庄虽不能知道它的历史有多远,但显得很古老;在河岸边、深巷里,还错落有致地或完好、或残存着不少明清民宅。全村一百多户人家,倒有施、俞,石、柳四大旧家,不过他们的后代已无一不是种田人了。

柳宅大厅上,有一位朱渊平的宿儒,甪直人,在设帐授徒,我就去那里继续读书。先生深度近视,独自过木桥时经常失足跌落小河,人们都称他为“ 白眼先生”而遗其姓。

塾中有学生三十多人,不分班次,因人施教。我的年龄最大,又进过洋学堂,所以课程从《幼学》开始旁及古诗文。先生很讲求民族气节,常给学生讲历史上忠臣义士的故事,什么史可法抗清,文天祥殉国……虽然纸上谈兵,但是在那国破山河在的时代,确实不失为有心人。

一天,塾里来了一个戴铜盆帽穿短打的人,还带了一个卫兵,坐在先生书桌边不知谈些什么?从先生脸上流露出的不愉之色,断定不会有啥好事。后来知道此人就是采莲桥检问所的日军翻译,姓江(后被新四军宰杀在东山渡水桥),是来要学生去一里外的镇上学日文。虽然明知道这是日本人的奴化教育,但是敌人以死要挟,老师家长,谁也不敢不从。

学习场所是借镇上沿街的一家茶馆,等到落市后,就挂上黑板,权作课堂。开始时秩序很乱,阿、衣、乌、哀、喔……乱喊一通后,学生互相交换着鬼脸,觉得很有趣,甚至哄堂大笑。我们的表现常常使鬼子谷口十分恼火,他一恼火就用鞭子抽打学生,威逼我们就范。

采莲桥是苏州至东山的水上必经通道,检问所就在桥堍的采莲庵内,四周围上竹篱,太阳旗高出树梢,老远就能望见。老百姓经过这里无不提心吊胆,埋头而过。我们学生因常被叫去为日军做杂务,因此目睹过里面的许多情况。我们看到过被关押的无辜百姓的非人生活,我们甚至(被逼迫去)见过日军杀害革命人士时的情景。敌人以为征服中国人先要从学生做起,这不仅是徒劳的,而且恰恰相反,反而是在给我们上着一堂又一堂的课,亲见亲历日军的暴行,我们从心里明白了什么叫做仇恨,但我们毕竟是孩子,只会搞一些无谓的捣蛋或破坏——即使折断几根篱笆上的竹竿也是好的。

   这时村上有个陈永元,二十刚出头,一头乌发,挺英俊健美。他常向我们了解探问检问所的情况,我们乐于向他提供——哪里是宿舍、牢房、枪枝弹药库……不久,在一个月黑之夜,检问所的敌人被缴了械,这使村民们暗暗拍手称快,鬼子汉奸又恼又羞。于是鬼子就命令一个叫做马尚的民族败类,领人扑向另一村庄,有目的地去点名要抓什么人。他们抓不到人,就宣布先烧房子后杀人。正在堆柴取火即将放火焚烧村庄的紧急关头,人丛中走出一个人来大声喝道:“不许放火,我就是你们要的人。”就这样,一个民族英雄被抓去关进了检问所。

我们又被逼迫集中到刑场,人人忐忑不安,不知今日牺牲的又是谁?后来,当我们看到从高高桥面上被日军拥簇着走下的正是陈永元的时候,大家都流下了眼泪。我今天还记得,陈永元当时面无表情,但却平静地瞧过我们一眼,然后就大步走向事先挖好的一个深坑。后来,是谷口那魔鬼举起的军刀……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又去一次采莲桥,那里的地貌并无多大改变,清流平缓,绿树依依,昔日掩埋英雄的荒地,现今已成了一片茂密的桑林。碧血芳草,令人低徊。想起文天祥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禁肃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614143.html

上一篇:从看原始文献说起
下一篇:称谓的贬值

13 武夷山 杨立泉 戴小华 潘博 叶威源 翟自洋 王伟 朱晓刚 禹荣明 柏舟 刘占宇 吕新华 fans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9 03: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