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住院日记(1,2)——与病毒作斗争 精选

已有 5335 次阅读 2020-6-12 08:08 |个人分类:科学与生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带状疱症, DNA病毒, 疼痛, 蛋白质

住院日记(1,2)——与病毒作斗争

住院日记(1)6月2日

右侧胸部及背部的强烈疼痛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夜里痛醒,难以入眠,一个星期没有好好睡过一个好觉。

今天凌晨约两三点,手摸胸部痛处,摸到原来黑痣边上似乎有一片高起的略有些湿乎乎的东西。大吃一惊,以为黑色痣发生了变化,这可是非同小可之事。原来想天明后仔细看看,但是再也没有一点睡意。于开灯观看,又看不清楚。好得现在有手机可以照相,拍了几张终于看清楚了,是红色的小水泡,而且从那里到胳肢窝,都有这样的小水泡。

于是,大喜过望,原来疼痛不是因为颈椎引起,更不是黑痣的病变,而是带状疱疹。又看了网上几张带状疱疹的照片,非常符合。决定上午去医院治疗。竟然又睡了一小觉。

上午去XX大学第二医院,看病甚快,容易诊断,没有问题,是带状疱疹。大夫说需要住院治疗以减轻带状疱症的后遗症。他经询问后得知,下午正好有一位病人出院,空出一个床位,可以在下午三点以后入院。但由于新冠病毒疫情,住院前必须先做胸部CT ,确定不是新冠肺炎。不查病毒,只查肺炎,这实在是很可笑的举动。大夫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是上面的规定。既然是规定,而且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的规定,我当然只有老老实实照办。

凡要住院的人都需要做胸部CT,这样要做CT的人就很多,在挤挤插插、吵吵闹闹的气氛中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下班前做上了。

于是,回家吃饭,休息了个把钟头,又整理住院要携带的衣物,下午总算住上了。

先被询问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接着就挂了一瓶药水,据说是抵抗带状疱症病毒的。

医院的wifi 不能使用,只能用流量。说起来真可怜,由于平时一直在待家里,从不出门,家里用路由器,没有流量的问题。还真不知道怎么用。

虽然在医保卡上有足够的钱,但那暂时不能用,住院也要交先2000元钱。医院收款的小姐帮我打开使用流量,终于在银行账号上取出来2000元交上了。

医院没有wifi,我想也好,过上一个礼拜没有网络的日子,试试看。

晚上,病房里静悄悄,我就开始写起了住院日记。

 

住院日记(2)6月3日

这一夜睡得很好,是最近一个星期以来最好的。虽然左右两位先生都鼾声如雷,但这似乎营造了很好的睡觉气氛。另一个原因大概也是前几天欠下的睡眠账要还。有意思的是,当疱疹大量发出来之后,胸背的疼痛就减轻了很多。

不到七点钟,护士就来抽血,抽了好几管。

昨日通知今天上午空腹,通知单上写清楚:8点28分去做B超。同室先来的病友告知,不必按时去,早去可以早做。由于太太来得早,她不放心我在这里的睡眠,一大早就来到医院,她听别人这么一说,也就要早去。在这种问题上我都是很听话的。太太为了我太辛苦了。

七点半刚过就到了做B超的地方。那里似乎刚刚上班,工作人员入座时间不长,登记处十几二十来个人挤着排队甚至挤在窗口,争着把通知递进去。我排在最后了。大家递进去才发现,大屏幕上早就显示出各人的先后,而且注明是预约好的。跟把单子递进去的先后次序无关。

我们有很多事情,明明可以不用很急,但是大家还是很焦急,明明可以不挤,大家还是要去挤,生怕被挤到后面去。大家希望有秩序,但只希望别人有秩序,自己可以钻空子破坏秩序。这似乎是一种民族习惯了。

做完B超,九点钟了,到食堂一看,仍然有些食物,买了小笼包子、鸡蛋、豆腐脑,准备在食堂吃,结果被告知疫情期间不能在食堂吃,只能拿回病房里去吃。

回到病房正好太夫查房问病,总算没有耽误。

护士告知,验血的结果出来了,别的还正常,就是血色素略偏低一点。什么数据她并没有说,看来她们就是这样通知病人的。我也不去深究到底低多少了,她还要来回跑,而且全部数据也大概没有打印出来,只是把不合格项目的先通知一下。我平时查体,血红蛋白基本上都是中位数,还是很正常的。现在偏低一点,也有它的道理(后来我看到了数据,血红蛋白125g/L)。

我这个病是病毒泛滥的结果。人们在儿时“出水痘”,这是一种很常见的传染病。实际上就是疱疹病毒作怪。人们与这种病毒作斗争,往往能够获胜,而且产生了具有终身免疫功能的抗体。但是,人的年龄在成长,一年又一年,这种抗体也日益减少。然而,疱疹病毒实际上可能并没有完全消灭,它可能在身体的某处(比如某神经根处)作极低水平的复制,以至于没有受到免疫系统的进攻和歼灭,从而潜伏下来。等到有朝一日人们体内对它的抗体消失了,免疫系统又出现一点问题,它就又猖狂反扑,反攻倒算,而且侵害人们的神经系统,引起剧烈的疼痛,这就是带状疱疹病。

我得了带状疱疹病,身体要与它作斗争,需要产生大量抗体,这就需要大量的蛋白质。

但是由于前一个星期,我都没有很好的睡过一个晚上。白天完全没有食欲,只是靠着一定还要吃饭的意志,强吃了一些食物。“收入”不足而“支出”增加,血红蛋白的降低一点看来还是能够解释的。

在知道了我所得疾病不是颈椎引起,而是带状疱疹以后,我还是应当更自觉地增加蛋白质的摄入。这与张文宏先生主张的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期间要大量增加蛋白质的摄入是一样的道理。带状疱症与新冠肺炎都是病毒引起的疾病,虽然这是两种不同的病毒(疱疹是DNA病毒,新冠是RNA病毒),但毕竟都是病毒,要战而胜之都需要大量抗体,所以都非常需要营养摄入,特别是蛋白质的摄入。

治疗带状疱疹的办法,今古不同。古人以不感染为主,收敛水泡。所以希望在二十来天到个把月内,“治好”带状疱疹。但是往往留下大的后遗症,就是病毒侵害神经系统,造成人们数月、数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强烈疼痛。

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是病毒的作怪,这是找到了事情的根源。所以,现在最主要的方法就是抗病毒。每天我所注射了药物就是抗病毒药阿昔洛韦。看来这真是一个有名的名词了。我从未在手机上打过这个词 ,可是我写了阿昔之后,自然而然地跳出来洛韦,可见这是字库里的词。阿昔洛韦能够有效地治疗带状疱症病毒的感染。其发明者格特鲁德·伊莱昂(Gertrude B. Elion)获得1988年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

如果把体内的带状疱疹病毒大大压制甚至歼灭,那就可能不会有至少会减轻造成数月甚至数年的剧烈疼痛的后遗症了。这是现代医学对付带状疱疹的办法。当然水泡也要管,其实水泡的问题很简单,只是注意环境卫生,不要让细菌侵害引起感染即可。

有些不明真相的人,经常攻击现代医学是所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其实,所谓起水泡,这是一个现象,是末枝,其根本是病毒的作怪。古人只管治水泡,这是他们的认识局限,完全可以理解。现代医学从杀灭带状疱症病毒入手,才是抓到了事情的本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237504.html

上一篇:疫情之下(之后)我们怎么吃(4)注意三个问题
下一篇:住院日记(3,4)输液的感想、知识的更新和爱

25 李学宽 武夷山 吴斌 刘良桂 汪育才 王喆 黄永义 周忠浩 郑永军 王安良 帅凌鹰 杨金波 鲍海飞 吕洪波 韩玉芬 谭平连 尤明庆 周明明 任胜利 张勇 朱晓刚 宁利中 农绍庄 刘钢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0: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