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Dong

博文

[转载]孙儒泳先生自述—乐为人师

已有 1351 次阅读 2020-2-15 13:28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文章来源:转载

孙儒泳先生驾鹤西归了。很悲痛。想起了许多往事。于是,上网查查。看到了先生的自述,其中一段提到了自己。转载于此。



孙儒泳先生自述

http://daxue.163.com/special/009163AN/sunruyong.html


孙儒泳先生自述—乐为人师

2010-06-28 15:45:18 来源网易

 

http://daxue.163.com/10/0628/15/6A9CL8OV009163AN.html

乐为人师

本文来源:北京师范大学校报

1978年我国开始恢复学位制度,也正是那一年,我被定职为副教授和硕士生导师。最初招的两个硕士生一个叫景绍亮,另一个叫董全。

过去我虽培训辅导过进修教师,工作性质有点像带研究生,但毕竟有所区别:培训教师主要是示范和讨论,不像带研究生,要量体裁衣因人而异地指方向、定课题、提要求、列文献,还要授课补缺、实验示范和指导论文写作。

我经常鼓励学生一定要敢于超过老师。我认为导师的作用只是指导和引路,能不能成为好的研究人员,关键在研究生自己。研究生学位获得者,理应在自己研究课题的领域方面超过自己的导师,这样才能有科学的发展和创新。实际上,研究生在自己课题研究方面,文献应该要比老师看得多,新的思想也应该先于老师由研究生自己提出来,这才能称作为创新性。

我的硕士生大弟子景绍亮,是中国医学科学院流行病研究所鼠疫组的工作人员,我们早就认识。根据景绍亮的情况,当时我为他选择的研究对象是内蒙古干旱、半干旱地区的优势种,沙鼠鼠疫疫原地的保存宿主——长爪沙鼠,主攻方向是研究长爪沙鼠的体温调节的个体发育,即如何从出生后变温状态逐步发育成恒温状态的过程。

另一个研究着眼点,是对同一批鼠的静止代谢率和每日平均代谢率进行对比。他的有关科研论文发表在德国的《生态学》。后来生物系先后邀请加拿大的C. Krebs教授和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B. A. Wunder教授来北师大讲学,两位教授都亲口向我赞扬这篇论文,说它是篇很有创见的好论文。景绍亮获得硕士学位后仍回了中国医科院,不久去了美国,至今仍在美国任职。

除了去干旱地区研究长爪沙鼠,我还参加了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青海高寒草甸生态系统研究。另一个硕士研究生董全正是去青海做种群生态学研究的,研究对象是藏系绵羊。

董全在3100米高山草甸上安营扎寨,调查绵羊种群结构,分析绵羊出栏的最优方案。他有一个强项,特别喜好数学,数学基础打得比较扎实。根据这个特点,我与他一起制定了课题计划,基本思路是:配置合理的畜群结构是管理畜牧生产最重要工作之一;研究者根据实际调查的藏羊种群结构现状,以系统分析和线性规划方法,通过计算机模拟,提出藏羊最优种群结构及出栏方案。牧民如果按照这种新方案和现有羊只生产能力,出栏率可以提高到种群的52.7%。很明显,董全的研究既涉及生态学又涉及经济学,其研究成果对牧区经济发展很有现实意义,这让作为导师的我十分欣慰。

在国外,高等学校与科研院所合作搞科研已有很长历史,可是在当时国内总体上仍算是条新路,尤其对高等师范院校来说。很长时间以来,国内对师范大学是否要进行科学研究是有争论的,当时有不少人认为,师范院校是只母鸡,只需生蛋——培养出基础教育的师资来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越俎代庖,凑热闹去搞什么科研。因为有争论,所以就缺少专门的科研经费。1978年8月,全国陆地生态系统科研工作会议在青海省西宁市召开,我应邀与会。中国科学院下属好几个单位纷纷邀请我参加他们的研究课题,有人还开玩笑说:“你们那儿又没米,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干脆到我们这儿来,米尽你先舀。”经过考虑,我决定与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协作。当时校所合作搞科研还是条新路,后来事实证明这条路走对了。

协作是多方面的,协作合带研究生便是其中一种形式。当时,我委托西高所的李庆芬指导我的硕士研究生贾西西写作论文。贾西西是我们学校生物系毕业的女学生,1982年考取了我的硕士研究生。她不畏艰苦决心去青海研究根田鼠静止代谢率和每日平均代谢率。1983年春,就跟我上了海拔3200米的海北站。后来贾西西在西高所李庆芬的指导下写出了两篇很有质量的论文发表在《动物学报》上。几年后李庆芬也经我推荐来北师大,成了生物系的教师。

  另一种协作方式是由我确定研究课题和制定实验方案,然后与西高所同行一起做实验,一起总结、撰文。例如当时我与曾缙祥合作共同进行了根田鼠体温调节的胎后发育研究,这项合作研究取得了很好成果。由我执笔的论文《根田鼠体温调节的胎后发育和恒温能力定量指标》发表在英国《热生物学》杂志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次愉快的合作,科研成果也是非常令人欣慰。

套用一句时下使用率很高的熟语“双赢”,高等学校与科研院所合作搞科研正是一个双赢格局。自然,与西北高原动物研究所的协作也应作如是观。合作既培养了学生,又取得了研究成果。西高所也既锻炼了科技干部,又完成了科研项目,真是各有所获,皆大欢喜。再往后,北师大也有了自己的科研经费,但我与科研院所的合作仍长期继续保持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1218635.html

上一篇:孙儒泳院士仙逝
下一篇:晚八点的狼嚎

3 张珑 杨正瓴 王德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 07: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