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che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wchen

博文

“从0到1”基础研究: 从顿悟论谈起 精选

已有 9362 次阅读 2020-4-5 10:40 |个人分类:从0到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顿悟论, 惠能大师, 原始创新

“从0到1”基础研究 : 从顿悟论谈起

为什么我们现在亟需从0到1的研究? 因为我们已经有太多从1到1.01,从1.01到1.011的研究;因为我们已经很擅长跟踪型、改进型和集成型研究并发表了大量SCI论文;因为我们的SCI论文一直在快速增长,而核心科技竞争力远远跟不上综合国力和SCI论文的增长速度。痛定思痛,我们必须要敢于啃硬骨头,做研究要提倡瞄准从0到1的突破性研究了。

  从0到1的研究是科研跨越式发展,需要跨越式思维,需要冥思苦想,更需要灵光一闪的顿悟。所以,要想很好实现从0到1的研究,需要学习和掌握顿悟论。顿悟论的顶级高手,很有可能是顿悟论的创始人,就是中国禅宗的六祖惠能大师。

惠能大师在唐朝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在广东新兴县出生,幼年丧父,长大后以砍柴和卖柴维持生活,没条件上学,基本不识字。有一天,惠能听到有人朗诵《金刚经》,而突然有所领悟,当下决定不砍柴而去学佛了。 他听说弘忍大师(五祖)在黄梅东山寺讲《金刚经》,于是决定去学习。安顿好母亲后,惠能来到了东山寺,见到了弘忍大师,被安排到厨房舂米。他一有空就去旁听大师讲法,偷学了约一年。

有一天, 弘忍大师要众弟子作(佛经中的唱词,一种略似于诗的有韵文辞,通常以四句为一偈。主要写自己对佛法的理解),想考察一下弟子们的见识,以便选接班人。神秀是大弟子,提倡刻苦专研佛法,日积月累,渐悟成佛。神秀先把偈写在廊下的墙壁上。其他弟子看神秀的偈语写得很好,都不敢动笔写了。

image.png

惠能不识字,听别人读了神秀的偈后,认为神秀还没有真正悟到佛性。他冥思苦想,顿悟后作了一偈,也请人写上墙壁上。弘忍大师发现惠能的偈悟性更高,便在夜里私下把他找来开小灶,为他单独说法,还秘密地把衣钵袈裟给传给他。于是,惠能就成为了中国禅宗的六祖。记录六祖讲法的著作《六祖坛经》是中国禅宗的经典著作,据说可以与儒家的《论语》和道家的《道德经》相提并论。

六祖的故事,就相当于现在有一个从来没有写过论文做过科研的小学生,听了几次大专家的学术报告,就找到了创新点,并写了一篇高水平的论文,直接破格评为教授。据说,五祖知晓惠能已经领悟本性,于是对惠能说:“如果不识本心,学佛法也没有帮助。如果识见各自本心本性,那么就是丈夫、天人事、佛”。这与我们今天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否很相似? 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就是要不忘科研的本心和本性。在送别惠能的时候,五祖要划船送惠能去对岸。惠能说:未见本性的时候要师父度,悟见本性的时候是自己度 ”,于是自己划船过河了。 这与我们今天说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也有异曲同工之妙。image.png

现代科研也有顿悟论,称之为格式塔的顿悟论,也称为完形心理学,强调经验和行为的整体性,认为整体不等于部分之和,整体具有部分之中所没有的性质,主张对整体的研究,有个非常有名大猩猩香蕉实验。

image.png

 在该实验中,香蕉被挂在房屋中间,位置很高,大猩猩即使跳起来也够不着。房间里还有3个木箱子,单独用一个箱子和2个箱子,高度也不够。吃不到美味的香蕉,大猩猩非常着急,经过各种尝试失败后,突然顿悟:把三个箱子叠在一起,它站在箱子上面,终于拿到了香蕉。

俄国著名化学家门捷列夫,为探求化学元素之间的规律,研究了很久,却未取得突破:始终排不出一张科学合理的元素周期表。为此,他曾经连续三天三夜在实验室工作,试图 制成周期表,可惜化学元素太多了,可能性太多,非常难排,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最后,他太累了倒在办公桌旁呼呼大睡。在他的梦中,他发现各种元素都按它们应占的位置自动排成了一张表。一觉醒来,门捷列夫立即将梦中得到的周期表写在一张纸上。经过反复核对和实验,他发现这个梦到的周期表只有一处需要改正。于是,他风趣地说:“让我们带着需要解决的问题去做梦吧。”


image.png

总的来说,从0到1的基础研究,既需要日积月累的探索和思考,更需要灵光一闪的顿悟和发现。没有经历长期艰辛的探索,没有经历冥思苦想的痛苦,就难以有顿悟和发现的高光时刻。作为科研工作者,在科研之余,不忘科研初心,学习学习顿悟论,应该有益而无害。





作者简介:陈德旺,IEEE高级会员,福州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自动化学会混合智能专委会副主任,中国运筹学会智能计算分会副理事长,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主要研究方向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智能交通。至今发表论文120余篇,其中SCI检索论文40余篇,IEEE Transactions论文13篇,他引3000余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940-1226944.html

上一篇:为什么今天我们没法和牛顿比较?
下一篇:将科研进行到底

34 高红灿 崔少伟 杨正瓴 石磊 柳林涛 刘全生 范会勇 黄永义 卜令泽 武夷山 王从彦 王崇臣 贺乐 杜占池 王安良 吴斌 乔中东 季丹 晏成和 秦四清 檀成龙 王卫 高友鹤 彭振华 贾玉玺 李剑超 高峡 曾杰 姚远 刘立 张成岗 宁利中 简美鹏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2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