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无问

已有 2407 次阅读 2018-12-25 22:0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

         三年前我借着开会去了一趟北卡,那是十年前我呆了一年的地方,也是我开始接触科学网的一年。

     我的心绪现在有点乱,不知该说十年前还是说三年前,那么还是说三年前吧!那次开会我只申请到天时间,却有三天半的时间花在路途上。北卡那么远,他们根本不相信。于是那一次我只在北卡呆了两天半,除了开会,几乎找不到时间去怀旧。

     所谓怀旧,其实是怀念寂寞。但我还是在开会的间隙奔到了我曾独自住过一年的Ivy Commons公寓。那间公寓如此陈旧,所有的水笼头都需要用力才能打开;电线的线路也有问题,在一年时间里废掉了一排灯泡;那种从下往上抬起的旧式窗户四面漏风,整个冬天冷得睡不了一个安稳觉。可是我在那间公寓里如此自由。我没有任务,没有杂事,没有人烦我,甚至没有人跟我说话。

     自由到寂寞。

     说回三年前。三年前,在下雨的北卡,在那个公寓的楼下,我重温了那样的自由,以及寂寞。然后我去了Lake Johnson,那是(从那时计)七年前每个周末都会去跑步的湖。(从这时计的)十年前,Lake JohnsonIvy Commons承载了我太多寂寞而自由的时光,我做饭吃饭跑步,我上科学网,以游客的身份潜水,自由地蒙着面发言。从那时起认识的科学网博友,到现在依然是朋友,而且是最重要的朋友。

     再次说回三年前,我冒着雨在Lake Johnson走了一圈。离开的时候,回头看着风雨潇潇的湖面,我哭了。

     我哭了,因为不知道何时才能与Lake Johnson再见,与北卡再见,与你再见。

2

     北卡那么远,就像你一样,远得那么彻底。

     这一年,竟这样过去了。

     这一年,我依然没有你,于是我没有快乐。

     我曾想说: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看不到我的虚伪。可是为了周围的人,我虚伪了。我假装自己还像从前那样阳光,只有在清醒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是没有快乐的。

     于是在每个觉察到自己要清醒的瞬间,我都会重重地给自己一击,让自己重新跌入虚伪快乐的时空。

     我已经迷茫于时空。

     我曾自在地在我的时空里行走,不期然遇见了你。你穿着白色外套,两手插在Dockers裤子口袋里,微笑地站在铺满落叶的街角,似乎在等我,又似乎是刚刚路过。

     我什么也没问,就径直走进你的温度,扑进你的怀里。

     你拥我入怀,温柔地揉着我如丝的黑发。那时有风吹过,我的发丝掠过你的面颊,我抬头看见你笑得那么高兴。男人的世界远远沉重过女人,所以你的高兴是我快乐的n次方。我希望你一直因为拥有我而高兴,那样我就能永远快乐。

     永远有多远?就是你高兴的期限。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我走过的每个街角都没有你。这些年来,我走过这个世界的不少地方,避开所有的繁华都市,不辞辛苦地去到那些少有人去的天涯海角,甚至不惜穿越到上个世纪。我在时空的街角穿行,却始终没有遇见你。

     你离我那么远,一如北卡的距离,远得那么彻底。

     难道我不是想像善勇那样写一篇总结的吗?这是碌碌无为的一年,我寻你不见,因此碌碌无为。

     然而,曾经的那些有你的日子,都是好时光,不是吗?

     Those were all good days。无问西东。

4

     Tana湖的日出。

      我想问你,问你很多问题,比如你为什么不肯高兴,比如我何时跟你走。

     你沉沉地看着日出。无问西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153528.html

上一篇:废人们都在忙什么6——好久不见
下一篇:年终总结

29 郑永军 李程 董全 张珑 王善勇 冯大诚 冯新 刘拴宝 武夷山 李学宽 李健民 李东风 刘德力 刘全慧 刁承泰 杨正瓴 韩玉芬 姬扬 黄秀清 徐耀 李由 王代平 张叔勇 李志俊 周忠浩 齐国臣 魏焱明 李万峰 葛素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10: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