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6——好久不见

已有 4140 次阅读 2018-11-1 15:1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废人们都在忙什么6——好久不见

曾泳春


DSC_4514.JPG

(干净的约克,梦幻中的town)

1

        废人甲,这么多年过去,你还在忙吗?    

     我喜欢躲在废老师的面具下写字,那是因为,我写的都是废文字,在正能量们面前,我颓废得不敢露出真面目。

     而其实,废人甲、废老师就是我的真面目。相信你们都不会疑惑,因为你们如此了解我。

     我们一起在这个网上呆了多少年了?十年?还是七年?十年,情人已经变成了朋友;而七年的那根羽毛,即使隔着万水千山般的网络,都会觉得痒。

     这样的痒,其实是一种颓废,废人甲的废。

     所以七年过后,废老师写的都是废文字,不值一读,不读也罢。

     废老师所有文字的中心思想是:废人们都在忙什么?

2

2016肯尼亚IMG_20160802_111859.jpg

        印度洋退潮的海滩,阿加莎作品中的场景

        废老师,如果你还想写点什么的话,那么写个故事吧,能博我一笑也好啊!

     好吧,那就写这个故事吧。这个故事是4年前我和一班上海高校的老师们在布里斯班访学时发生的,因为已经发生过l了,故称为故事。

     其实那时发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在某个周末我卤了些澳洲牛肉,然后乐滋滋地发微信给几个街区之外的虹文,说过来喝酒吧,有卤牛肉,还有6罐苦啤酒。在澳洲,买啤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喝啤酒也不是哪里都可以喝的,要到专门的店去扛回来,坐在Lili家的木楼梯上,在宁静的月光下喝。如此浪漫的事,被虹文一句话回绝了:

     ——什么?才6罐啤酒,还要我乘公交车巴巴地过去,不够我塞牙缝,不去!

     于是那天晚上我坐在Lili家门口的木楼梯上,头上是肆意生长的凤凰木,一个人默默地吃牛肉喝苦啤酒。

     我从来都不会觉得寂寞,哼哼!

     其时,我并不寂寞,我和文科生水哥、庞一起住在Lili家的房子里。我们每天一起步行去5公里外的大学里上学,放学后一起做饭吃饭。

     但那天我有点寂寞,是因为水哥和庞去了乌卢鲁。不止水哥和庞,班里共有6个人一起去了乌卢鲁,但我就是没跟着去。这一次的错过,让我一直后悔到现在,一直到敲着这些文字的现在。和我同样后悔的还有华东理工的乔晶。

     我就承认了吧,之所以想写这个故事,是因为乔晶前几天有事找我,让我和我校的某大牛搭关系。我们谈起了4年前的布村同学生活,她说最后悔的就是没去乌卢鲁。但那一次,她的同事、华理的另一个老师徐秀臣偷偷地跟着水哥他们去了,成了六人行中的一人。

     之所以说他偷偷去了,是因为他并没有叫上同事乔晶。要知道,他俩从上海出发前,徐秀臣的爱人红着眼睛对乔晶说:你照顾一下我们家老徐,他不会做饭,到外面要吃苦了。乔晶心一软,就答应了在艰难时世面前给徐秀臣做饭。然而那一次,徐秀臣竟然瞒着她和另外几个同学去了乌卢鲁,并且做了一件令大家瞠目结舌的事:在沙漠里骑骆驼。

     在沙漠里骑骆驼是上海交大的美女教师恋东提出来的,她说想在沙漠里骑骆驼已经想了很久了。据水哥和庞说,乌卢鲁的沙漠实在是太沙漠了,阳光耀眼得几乎会亮瞎人的眼,天气又干又热,所以他们都不想骑骆驼。这时徐秀臣站出来了,说愿意陪恋东完成她的心愿。

     没想到的是,乌卢鲁的骆驼都是双峰的,而且在沙漠骑骆驼要求两人一组骑双峰骆驼。所以那天的情景就成了这样:美女恋东坐在骆驼的前峰,老徐坐在后峰,两人一起往沙漠纵深处而去......

     此处省去我们未知的字数。当他俩骑的骆驼从沙漠深处回来时,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老徐的眼睛坏了——突然看不见了。

     也许是被沙漠的阳光亮瞎的,也许是被美女亮瞎的。总之,他的眼睛突然看不见了。

     这个故事写到这里,还没有半点好笑之处。废老师请读者想象一下:在阳光毒照的苍茫的澳洲沙漠里,恋东和老徐坐在一匹双峰骆驼(不是一只,这次的量词绝对没用错)的两个峰之间,两个人几乎是贴在一起地游览沙漠风光。

     恋东说这里的风光独好,可惜老徐就这么突然看不见了。

     老徐对自己的眼睛突然看不见的原因,只字不提,甚至对在骆驼上他的手如何摆放(因为紧贴着他的就是前面的美女),也只字不提。同学们当面都对他表示了同情,一转脸却都笑到无法自持。

      但有一个人没笑,那就是乔晶。乔晶首先对老徐不带她一起去乌卢鲁表示愤慨,更严重的是,老徐的眼病带给她的直接后果就是——帮他做饭。

     那是老徐的艰难时世。因为乔晶是带着愤怒给他做饭的,老徐后来说,乔晶那阶段做的饭难吃极了。

     乔晶邪邪地笑地说:我就做些难吃的给他吃,反正——

     ——反正他眼睛也看不见。

3

DSC_4071.JPG

        他们说,这是蒙巴萨最好的餐厅,于是我拍了张照片

        废老师,你在这个阳光明媚的秋日下午写了这个故事,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我来猜一猜,废老师,你是思念在生命中走过的人了吧!你思念他们,一个回眸一个转角,都像在对你说:嗨!好久不见!

     如果有一天,我去到你的城市

     我一定不告诉你

     我在每一个街道穿行

     想着你走过这些街角的样子

     嘴角带着我熟悉的笑

     好久不见,所有走过的街角,所有在街角遇上的人。

     好久不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143956.html

上一篇:不知所云
下一篇:无问

24 蔡宁 吕秀齐 姬扬 吕喆 武夷山 李学宽 郑永军 黄仁勇 邢志忠 杨正瓴 刘炜 周浙昆 徐耀 田丰 王晓明 李毅伟 罗春元 禹荣明 赵凤光 魏焱明 刘钢 李万峰 柳林涛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8 1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