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茶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uiyang

博文

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 精选

已有 21962 次阅读 2012-8-26 13:10 |个人分类:池蛙集|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前不久,余同冯教授携几名研究生,同去蓝田辋川访王维故居。

事前做了点功课。得知辋谷水,源出秦岭,北流入灞,古时,辋水和两岸山间的几条小河入注欹湖。从山上望去,川流环凑。“其水沦涟如车辋”( 胡元瑛),故称辋川,在今蓝田县城西南约五公里的峣山间。

开元二十九年,王维四十岁时,在辋川买下宋之问的“蓝田别墅”,改建为辋川别业。宋之问有诗赞其《蓝田山庄》:

宦游非吏隐,心事好幽偏。考室先依地,为农且用天。

辋川朝伐木,蓝水暮浇田。独与秦山老,相欢春酒前。

辋川峰峦耸翠,溪流潺湲,林木苍郁,钟灵毓秀,阴晴空濛,雨雪迷茫,其间有孟城坳、文杏馆、竹里馆、辛夷坞等二十景。王维曾与好友、山水田园诗人裴迪乘舟同游,赋诗唱和,有二十首吟咏辋川名景胜迹的诗集成《辋川集》,裴迪也有《辋川杂咏》传世。

王维弥笃佛教,其母亲去世后,改辋川别业为清源寺。同时,在清源寺墙上作了一幅4.8长的赫赫名画《辋川图》,其唐人摹本被日本圣福寺收藏。

 

 

在辋川图上,群山环抱,云水流肆,树木掩映,亭台楼榭,蓝河蜿蜒,小舟载客,虽无世外茅屋、桃源躬耕之景,却于端庄华丽中而见淡泊超尘之意。有《历代名画记》指出:“清源寺壁上画辋川,笔力雄壮”,又有朱景玄在《唐朝名画录》里评论:“山谷郁盘,云飞水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

 

 

《辋川图》,书画合璧,光彩照人,鉴跋齐全,流传有序,应是文徵明六十四岁(嘉靖十三年甲午,公元一五三四年)时的精品。王维先师李思训,后师吴道子。明代画家董其昌以禅论画,把山水画分为“南北宗”,尊李思训为“北宗始祖”,王维为“南宗始祖”。

后人读《辋川集》,常以禅论诗。禅尚“空”观,空即非执,其相对的是“执”,即是金钱、名利、权势、地位、生死之惧、病痛之苦、耽迷义学、干枯寂坐,破“执”用“无”,所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心自清静,何处有尘埃。”,既是“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因此,人们常说“辛夷坞”是一首禅诗: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以辛夷的花开花落,“不立文字”而道出“自性”,这就是禅。王国维《人间词话》认为,“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时得之。”“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两句,让人真正体验“空”、“寂”,花如其人,人如其花,有如“有我之境”,无我怎知“开且落”,又有如“无我之境”,有我又怎能“无人”,从而“物我两忘”。

王维将这种禅意凝练成一个“空”字,如《鹿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山能空吗?兰州五泉山有一联,其上联:“花即是禅,鸟即是禅,山耶云耶,亦即是禅,钟罄声中,随尔同寻禅意去”,故山不空,然而,禅意何在又需寻,故曰“空山”。其下联:“男可成佛,女可成佛,老者少者,皆可成佛,松柏影里,何人不抱佛心来”,“可成”不等于“就是”,却又有“佛心”,佛在有无之间,这既是空。空的一种表象是“寂”,由“寂”而见“空”,如《竹里馆》: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人不知我在这里独坐,这是多寂啊,却有透过深林的月光来相照,照见我的是光,光不是月,由光而见月,故我又不“寂”,好象李白的“对影成三人”。

由“空”而远照,要数《辋川集》的第一首《孟城坳》:

新家孟城口,古木余衰柳。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

王维四十岁时盘下宋之问的“蓝田别墅”,而改建新家。宋之问大约在王维十岁那年就死了,那王维为什么要“空悲昔人有”,为这里曾经的主人感到悲哀呢?

有一日,宋之问喜欢其外甥刘希夷的一句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便想占为己有,刘不从,宋便用装土的袋子将刘希夷谋杀,史称“因诗杀人”。后来,宋之问因政治不正确,被皇帝流放赐死。

那王维为什么又说“来者复为谁?”未来也会有人为我而感到悲哀吗。想不到王维能看到一千多年后的事,真是神了。

我们就是这样好奇地去访王维故居。

来到南距辋川别业8公里的辋河峡谷,在峣山山口,竹篑寺山下,据说是西安唯一的一处漂流河段,从辋川乡至蓝关镇,全程4公里,已无多少流水,更不像网上宣传的峡谷湾急、迴肠九转、惊涛拍岸、汇水成潭。

过了支家湾就是“白家坪”,据记载,这里应有王维和他母亲的坟墓。再向前约一里,在飞云山上应有“鹿苑寺”,即王维的“辋川别墅”。当年,寺前重峦叠嶂,松柏满山,东有“椒园”,西有“漆园”,北有“栗园”,可是现在都成了一片片发育不良的农田。在一间破败的厂房边,有一棵枝繁叶茂的银杏树,树身须四人手拉手才能合围,树前立一碑,说这是1200年前由王维手植。树西沟边有一块方石,传说是当年的王维钓鱼台。

 

 

 

我们只好用相机记录科技时代的进步,而到县志中寻找心中的故事。

据《蓝田县志》记载,王维墓位于辋川乡白家坪村东60处飞云山下的辋川河岸,原墓地约13.3亩。现被压在向阳公司14号厂房下。《唐右丞王公维墓》碑石也作为石料压在厂里的水洞里。王维母亲的坟塔在交通部六处修辋川公路时遭到平毁。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督邮程兆声和陕西巡抚毕沅在墓前竖立的碑石也在“文革”中被毁。

王维故居由“无”而“空”,到那里去寻呢?他用《文杏馆》作了预示:

文杏裁为梁,香茅结为宇。不知栋里云,去作人间雨。

文杏香茅裁结的楼宇,那雕梁画栋里的彩云已化作人间雨。他用他的诗歌泽润着神州的山山水水、华夏的江河大地,这就是他理想中的既无又有的“空”。

据说,九十年代曾有著名画家、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张仃先生等,多次通过调研会、学术研讨会向西安市政府建言,请求修建王维纪念馆。也有民间人士、蓝田籍画家范华于1997年在银杏树旁的闲置厂房里建起王维纪念馆,并维持一年。

然而,从陕西潼关到宝鸡,有72座帝王墓陵,更有数不清的王侯将相墓冢,以及大明宫、汉城湖、阿房宫等宫殿遗址,排队也轮不上曾经灿若群星的唐朝名士故居。甚至连伏羲女娲(当地读wo)之母华胥的陵墓,也因农民取土而渐于湮灭。前几日,我慕名而去时,只见一砼碑和一座烂尾的砼牌楼,尽管收了不少海内外的捐款。文化是空降不来的,王维自然没有李白、杜甫、白居易、陈子昂、韩愈、柳宗元的好命了。

有道是:十年塑城,千年树魂。

 

 

 

 

 

下面,大概就是王维钓鱼的小水沟。

 

 

古代吏隐,现代厂隐,真是靠山隐蔽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049-606135.html

上一篇:百年若烟
下一篇:次韵邓世广先生黄河壶口瀑布纪游

46 陈湘明 钟炳 武夷山 柏舟 刘全慧 陈小润 黎夏 庄世宇 柳林涛 陆俊茜 苏德辰 吴飞鹏 杨正瓴 李本先 王号 郭向云 迟菲 李学宽 王安邦 黄锦芳 孟津 张玉秀 杨月琴 刘波 杨秀海 刘用生 张钫 朱晓刚 杨立泉 吉宗祥 秦川 陈国文 卫军英 杨晓虹 史智才 雷栗 郑融 杨学祥 孟庆仁 蒋新正 赵宇 平果 crossludo MassSpec1688 ddsers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1 0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