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茶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uiyang

博文

一个“民校”三易其主的故事 精选

已有 2278 次阅读 2018-2-12 10:52 |个人分类:白鹿原上|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和乐天宇的“九嶷山学院”相比,湖南有一所活得风生水起的“民校”,就是“湖南涉外经济学院”。

该学院的创办人是张剑波、张江波兄弟二人,前者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律系,后者毕业于怀化师专美术系。1996年,兄弟二人创办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涉足餐饮酒楼、足疗保健。1997年该公司投资创办湘南文理专修学院,分别任董事长和副校长。比九嶷山学院迟建16年,只是后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鸟儿被虫吃。1998年迁址长沙市岳麓区麓谷园,2000年设置为高职专科学校,改名为湖南涉外经济学院2005年升格为本科院校。现有全日制在校学生2.7万人,其中统招本科学生2.4万人,每年有本科招生计划6000人,有充足的办学经费。在历任校长中有著名的教育家、曾任湖南师范大党委书记兼校长的张楚廷,曾任湖南省教育厅厅长的张放平。现任校长是王耀中,曾任长沙理工大学党委书记。

这样一所高等院校在教育产业化的大潮中,自然引起资本的极大兴趣。近年来发生了三起股权易主,也可看出张氏兄弟超出常人的经商智能和举办学校的贡献。

第一次易主是200933日,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通过公司分立使其名下仅保留湖南涉外经济学院,由一家实体公司变更为一家空壳公司。当月30日通过与美国瑞德旗下在香港注册的全资子公司 LEI Lie Ying Limited签署《增资认购协议》,新股东LEI Lie Ying Limited持有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70%的股份,原股东(张剑波、张江波、陈正仙)持有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30%的股份。LEI,即Laureate EducationInc,是一家授予学位的高等教育机构网络,提供学科广泛的本科、硕士及专科学位课程。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也变更为中外合资企业。企业法人代表由张剑波变更为美国人胡克明。表面上看,是中外公司合资办企业,实质上,是中外公司合资办高校,学院举办者实质上变成LEI Lie Ying Limited为主,学院举办者再次发生重大变更,举办者权益也随之再次实现了重大转让。该学院成为美国劳瑞德大学联盟的一员。显然,猎鹰从中大量获利。2014427日,在北京丽思卡尔顿酒店,该学院校长张放平聘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担任学院荣誉教授。

第二次股权变更是2016822日,由于王莉明与猎鹰的民间借贷纠纷,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后者未自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给付义务。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1121日裁定拍卖被执行人张剑波、张江波持有的湖南猎鹰公司22.8%的股权。截止评估基准日2016630日,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总资产账面价值1307.03万元,成本法评估后资产为145667.08万元,净资产增值144360.05万元,增值率2002.24%。除了教育产业有这样高的增长奇迹外,工业企业有吗。2017821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湖南猎鹰实业有限公司22.8%的股权(其中张剑波、张江波的股权份额分别为15.6%7.2%),评估价为31270.23万元。22日,广东南博教育投资有限公司以5.08亿元的价格拍下,该公司是东莞最早成立的民营软件开发科技公司之一,董事长是刘东风。拍卖的增值是两个亿。

第三次易主是20171228日,香港上市公司宇华教育集团发布公告,称以14.3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湖南涉外经济学院主办者之一LEI Lie Ying Limited 公司的全部股份,将握有猎鹰实业70%股份,陈正仙及广东南博持有余下股权中的7.2%22.8%。宇华是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号称是中国最大提供由幼儿园至大学民办教育的教育集团,董事长为李光宇。李光宇认为正是涉外的实力与魅力吸引了宇华。当然,其购买也比南博便利点。

坊间一个通俗的说法是这个学校被转“卖”了三次。三易其主,演绎了一场资本大战、欢乐逃亡的大戏。由此,可以看出如下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在股权转让中资产增值是怎么形成的?

在第二次股权变更的拍卖中,对学校资产的评估通常采用重置成本法,就是在现实条件下重新购置或建造一个全新状态的评估对象,所需的全部成本减去实体性、功能性和经济性的陈旧贬值。运用重置成本法评估资产,很容易将无形资产漏掉。民办本科学校的快速崛起,依赖四个条件,一是国家垄断的办学资质,即经国家批准或备案的具有高等学历教育的招生资格;二是国家垄断的招生指标;三是教学用地、税赋的优惠政策;四是良好师资队伍的建立。但快速成长的富贵花移植谁家就是一门艺术。这些条件都是重置成本法无法评估的。

如果在西安,一个学生2.7万人(本科2.4万)规模的学校,一年学费收入大概超过4.3亿元人民币,民办院校是教学型院校,其中教师薪酬、生均教学经费、科研支出相对较低,在那里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其赢利水平高得出奇。

第二个问题,在转卖中学院得到好处了吗?

民办院校是举办人利用非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面向社会举办的高等学校,学校资产应独立于办学者的其他财产。从逻辑上讲,学校资产的形成一是举办人投入,一是学费收入,往往是后者为主。但实际上学校的资产是由公司控制的。这里转让的是公司的权益,学校只是名字被利用了,而不是交易的主体。用通俗的话来讲,“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据其官网所载,2010中国民办大学综合排名该校排名第二,连续六年位居前三甲。后来,由于股权变更,管理层变动,据说因教职工劳资纠纷、董事会没有教职工代表、办学情况评估限期整改等问题,多次被教育主管部门约谈,以至在中国民办大学排行榜中跌至第31位。但是没有资本的注入学校也难有活力。养教师队伍的成本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建设成本,另一部分是教学成本,实际上这都在教学课时成本中支出。通常由于教师队伍的数量、结构、科研的弱化,其建设成本是远低于公办学校的。也有观点认为,投入到教师队伍建设上的成本,在重置成本法评估中是见不到的,不如盖楼是可见的。

把教育作为产业,必然要按市场规律办,运用市场操作方法。这个案例是资本运作学校的绝好案例,是得是失,见仁见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049-1099547.html

上一篇:一个“民校”出走的故事
下一篇:渡江云•戊戌狗年春节寄科网友人

9 姚伟 朱晓刚 蒋新正 刘山亮 钟炳 黄永义 吕洪波 李颖业 汪晓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06: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