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天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one1971111 数学博士学位;现从事图像处理、信号处理的算法和系统研究。

博文

以项目多寡大小论英雄的副作用

已有 42728 次阅读 2015-12-4 10:27 |个人分类:科研随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项目,英雄,副作用| 项目, 英雄, 副作用

在过去十余年来,我们国家各方面都得到了长足发展,但是我们国家科研评价机制呈现了一种明显的趋势,如果一个人承担过重大项目,甚至很多重大项目,该人就被认为是很有能力,尽管可能这个科学家的成果除了发表了几篇所谓高等级杂志论文之外一无是处。很多科研人员的主要精力放在了项目争取,而非科研工作本身,大量的时间用于交往和拉关系。迄今为止,我们国家立项了非常多的重大项目,我们见到的也不少,可是拿出实实在在成果(就是能够产生真正的社会或者经济效益,尽管有些项目也能拿出所谓的类似数据,可是世界上的人都知道那些数据是怎么来的,正如已经被取消获奖的某大学科技进步奖项目一样)的却不是很多。这种状态对中国科研的伤害是非常大的,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程度。李侠在他的文章中写了很多分析和意见,不再赘述。

(参见:李侠,从整容到再造:——散论中国科技体制改革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829&do=blog&id=939642

这里想多说几句,谈谈这种评价机制带来的种种严重副作用,下面是个人的一点看法。

一、浪费了大量宝贵经费;

  这一点非常容易理解,大量的经费的投入,没有产生相应的产出,就好比企业的一笔失败的投资,投资效率差。我们国家从科研总量上来看并不多,前几年,每年科技部和基金委加起来都不到1000亿(某领导公开讲话),相当比例的经费集中到了少数重大项目上,如果不能产生相应的效益,这种浪费在我们国家还是承受不起的。比如,973项目最后大多数用论文交账,有些课题可能是可以的,但是应用基础研究仅仅拿论文交账就说不过去。还有很多专项课题,本来应该产生相应的系统,或者产品,最终都只拿出了不知道能不能用的原型,这就更是一种浪费。理论上来说,1000亿的科研投资,起码要产生10000亿的回报才有点意思,否则还不如社会上简单的投资。当然,科技投入不能这么功利,可是如果回报太少,回报周期甚至在几十年以上,这样的项目不应该太多。我们国家有太多的技术问题需要踏踏实实的解决,很多问题如果真正得到解决,就应该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可是我们看不到很多项目能够达到这个程度。

二、浪费了国家的发展机会;

 以项目论英雄另一个最大的坏处,就是浪费了国家宝贵的发展机会。现在世界的竞争是科技实力的竞争。我们国家的科研投入的很多项目立意还是不错的,但是如果不及时产生相应的效果,我们国家在相关领域就失去了几年的发展机会,就会继续处于落后状态,继续从国外进口相关的产品。实际上,在很多领域,我们国家都投资过,立项过,也都有很多科研人员信誓旦旦的表达过解决的决心。可是事实是,愿望是好的,现实很骨感,在关键技术领域依然很落后。也有很多领域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仔细看看就知道,得到了发展的领域很多并没有得到国家的科研资助,而是企业自身的发展。

三、鼓励了资源垄断;

 在很多技术领域,需要实验,需要数据,尤其是现在所谓大数据时代就更是如此,数据成了资源,设备成了关键。由于项目是目的,于是很多单位自然对自己拥有的所谓资源进行垄断,名义当然很好听,保密。前不久我在军方一个单位当评委,就直接提出,一些技术发展落后的直接原因是某些科研机构垄断了资源。这种垄断的结果是相关科研机构获得项目的机会大大增加,而其他潜在的团队因为没有机会获得数据而失去竞争的机会。这种垄断带来的是少量科研机构闭门造车般的垄断某一领域的课题,而该领域的进步就会非常缓慢。我们看到大量的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所谓研究没有实际数据作为支撑,没有实际系统作为参考,就是纯粹在做科研练习,甚至就是给国外的系统做嫁衣裳。我提了一个建议,适当放开以前很封闭的所谓数据和系统,在更大的范围内,在保证保密的基础上,形成多个课题组竞争的格局,对我们国家在某些关键领域的突破很有价值。我的建议得到了与会专家的同声赞同,不过领导们会不会考虑就不知道了。

四、形成了假大空风气;

  以项目论英雄还导致了假大空的作风,为了竞争项目,做大项目,技术指标比天还高,经济指标超出常理,应用效果完全是捏造,这在过去几年的国家奖励和项目评审中层出不穷。有个项目申报国家奖励,我作为评审人比较了解该行业,知道所提供的技术转移转化的财务数据完全是胡扯,我给的结论是不适合奖励。可是最后我们发现这类项目还是中奖,于是我就迷惑了。一些项目在论证阶段就不断受到质疑,可是质疑的声音太小,喜欢好大喜功的人居多,导致了很多假大空项目顺利入选,最后受伤的不仅仅是国家。事实上,如果按照那些已经立项的国家项目的技术指标,我们国家在很多领域早就领先世界很多年,事实上我们依然落后。在某些计划的竞争答辩中,很多非自己的成果都罗列在自己的成果中,夸大效果,夸大影响,这些都是很常见的。

五、促进了腐败;

 由于项目是国家给的,于是竞争项目的过程中和商业上的投标变得非常类似,那些拥有权力的人成了炙手可热的人,拉关系就成了常态。有个军方项目,我们参与了预研,在讨论第二轮资助时,我们的技术指标是最好的,但是落后的获得了再次资助,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类似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之后,某些项目就再也不想去沾边。这个问题很敏感,我还是少说为妙。

六、破坏了科学共同体。

 我们总谈科研作风,总提科技体制的改革,但是所有这些都是科学共同体共同形成的。由于以项目论英雄所形成的风气,科学共同体已经逐渐失去了严谨的作风,失去了纯洁,失去了公平和公正。这样的风气继续发展,中国的科研将成为世界的笑柄。习主席批评了政治上的团团伙伙,科研上团团伙伙不也同样如此吗。互相吹捧,互相抬轿,互相掩盖。这就是常态。

总的来说,我们国家在过去十多年中,科研作风一直在下滑,而且如果不根治,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由于历史原因形成的项目论英雄的不合理状态已经极大的伤害了国家的发展,同样也带坏了新一代的年轻人。中国未来如果要在科研上不断提高,如果要当世界的领头羊,现有的很多习惯和作风必须改掉。否则,优秀的人终将离开科研,或者离开这个共同体。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集体中的一员,这个集体的声誉被破坏了,我们自己也跟着受到影响。但是这不是掩盖问题的理由,我们只有正视其中的缺点,拿出改正的勇气,让这个集体真正能够脚踏实地的做事,能够扬眉吐气的迎接国人的赞赏,这样中国的发展才真正有了保证。

后记:我们单位领导换届,就未来的发展咨询每个人的意见,我也谈了不少意见,不知道能不能有效果。有感而发。

另外,科研界绝大多数都是好同志,破坏规则的是少数,但是影响很坏。

silong.peng@ia.ac.cn

2015.12.0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16-940970.html

上一篇:将事业嵌入历史:未来中国科研的重心
下一篇:科研上需要有洁癖

117 孔梅 刘立 吴超 马军 吕洪波 毛秀光 徐旭东 鲍海飞 史晓雷 李颖业 姚伟 喻海良 姜咏江 马志超 赵玮杰 杨正瓴 陈冬生 梁洪泽 季丹 姚伯元 刘木根 李世春 汤建 王琛 李健民 陆玲 陈理 赵美娣 谢平 张鹏 陈南晖 李祥海 檀成龙 牛登科 常顺利 黄永义 梁微红 傅国旗 林辉 翟远征 郭爱智 陈楷翰 符建 亢阳 吴明卫 张越 单泽彪 黄仁勇 李伟 文双春 刘淼 郭永兴 戴德昌 蔡小宁 信忠保 彭真明 杜章留 李毅伟 张仲胜 高义 陈立平 李卓亭 李志俊 于道永 林中祥 王鸣远 何学锋 武夷山 吕喆 石磊 王春艳 冯永忠 冯大诚 邓小钊 李久煊 徐绍辉 王林平 姬扬 郑学军 刘世民 刘忠波 张弘毅 曹家樅 吴融广 罗祥存 曾荣昌 杨益民 xiaoxiao83 jiareng enet37 ghzhou5676 kexuegzz khzh shenlu wqhwqh333 kaien tc29 loyalSciencefan ybybyb3929 droopgo uneyecat biofans sci789789789 taoshl thoreay scking abang wangqinling duny watercold greenmoon12 UNCblue ncepuztf idealist fighting110 dhsw cm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1 10: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