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的天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one1971111 数学博士学位;现从事图像处理、信号处理的算法和系统研究。

博文

未来二十年,我们要有鼓掌让贤的胸怀 精选

已有 7133 次阅读 2017-8-18 15:14 |个人分类:空闲时光|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未来 故障 让贤

   

(来源于网络)

最近,一部战争大片火爆了中国,《战狼2》以前所未有的超过50亿人民币票房打入电视史上top100,尽管该电影还有很多不足,但是这是一种时代的标志。记得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一个国家的兴旺,必然伴随全方位的兴旺,包括文化、艺术、科学、技术等等。最近两年,中国在很多方面逐渐呈现全方位爆发的态势。除了影视的突破,还有很多科技的应用突破,互联网应用、移动支付、无人机等,这些即便放在世界都是领先的技术产品。而在科学研究领域,尽管还有很多学科没有达到世界一流,但是整个科研质量上升的趋势是显而易见的。对于科学研究,我们虽然不能奢望一口吃个胖子,但是成长也有其必然的规律,只要中国继续保持稳定,这种上升的趋势谁也挡不住。如果我们认可中国逐渐走向全方位的繁荣,那么作为做科研的人来说,尤其是我们已经不是青年的人来说,我们最需要做的是什么?个人以为,除了继续发挥自己的余热或者保持自己的科研兴趣和努力精神之外,我们还需要一种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准备好为未来的年轻人提供足够多的空间,包括科研的经费,科研的舞台以及科研的荣誉。也就是说,我们要学会鼓掌,更要学会让位,而不是为了自己小团体的利益把持某些资源不放,让自己成为历史发展的绊脚石。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如下几个原因。

一、   我们还仅仅是铺路石。

虽然过去几十年,中国科研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事实上,我们能够拿出来到世界舞台上成为重量级成果的比例还非常小,我们扮演的更多的是追踪者,传播者。在很多领域,我们还很落后,这种落后虽然有其历史原因,但是毕竟事实就是如此。尽管我们中很多人已经戴上了各种帽子,拥有了各种头衔,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我们确实没有值得骄傲的东西。因此,认清我们自己成果的定位对于未来心态的调整具有重要的基础作用。

二、   我们的视野还有很多缺陷。

在我们读研究生的时候,做的题目全部都是小题目,这不是我们想做小题目,而是我们不得不做小题目,因为作小题目是基本的入门训练。如果小题目都做不好,大题目更是做不动。但是,正是这种历史发展的必然过程约束了我们的视野。这种视野上的缺陷阻碍我们做出重大的贡献,甚至可能让我们成为后来人发展的绊脚石。记得有几年,当我们看到国家发展规划完全是西方发展规划的翻版,或者是干脆就是山寨的时候,我们其实表现的很无力,因为作规划的人的视野就是如此,而那些人已经是优秀者。

三、   我们的勇气还有欠缺。

尽管我们可能不承认,但是由于客观条件的不足,我们在科研的过程中缺少一些勇气,更多的时候是保守而缺少一些异想天开,这些对于重要的科研产出是非常不利的。我们害怕失败,是因为我们不能承受失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不断地用有限的精力投入到一系列的资源竞争中,而失去了静心思考科研的时间。比如我们害怕成为张益唐式的人物,因为我们衣食还不能充分的保障。正是这种看似很充分的理由,使得我们总是选择一些比较安全保险的路线,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种策略不会导致重大科研的产出。

四、   我们还缺少点骨气。

由于我们从学生时代开始学习的几乎所有科学技术都是西方人名字命名的,我们从内心深处对东方的创造力充满了一种不自信,这种不自信在很多领域表现为没有骨气。在很多领域我们都有这种现象,不仅仅是科学技术,甚至经济学,文学,电影等等,我们甚至没有勇气自我评估,需要依赖外部的评价。这种没有骨气的结果就是永远处于被评价者的地位,永远跟着别人的指挥棒去转,就永远没有自己的特色。

五、   我们还缺少点大气。

这些年,参加了不少的评审,有时候被评审,有时候评审别人,总的感觉是,无论是评审人还是被评审人都充满了小气。所谓的小气,是指竭尽全力的秀自己并不突出的优点。一分成绩能够被描述成十分。这种风气在很长时间内存在,现在依然还很浓厚。我们小气的另一种表现,就是受不了批评,受不了别人的延时认可。这种急吼吼的状态不是雍容大气的表现,不足以成为我们心目中高大上的可以载入史册的形象。

总的来讲,我们以及我们的前辈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是有很大贡献的,因为那是这些人的责任,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我们的缺点还是很多的,这些缺点在过去阻碍了我们做出更好的成果,却不希望在今后成为后来者们需要跨越的绊脚石。中国历史无数次证明,没有一群人愿意主动退出舞台,除非被赶下舞台。当然,如果我们代表的是过去,代表的是落后的,必然要从舞台消失,如果这样,我们可能需要做的更漂亮以显示我们还有更多值得尊重的地方,那就是我们还有一点包容的胸怀,在新的一代快速成长的过程中,可能我们时刻需要准备为他们鼓掌,甚至必要的时候,也要早点让贤。也许如此,当我们在二十年后回首现在,我们还能骄傲的说,虽然没有比后来者更值得骄傲的成果,但是我们是他们值得尊敬的前辈。唯如此,当山花烂漫时,我们能在丛中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16-1071666.html

上一篇:《小波与滤波器设计:理论及其应用》前言
下一篇:人的智能:选择不同的路,就意味着用不同的样本训练自我
收藏 分享 举报

54 黄旭 鲍海飞 谭平连 蔡宇伽 武夷山 徐令予 骆小红 吴斌 冯向军 罗汉江 史晓雷 彭友松 陈永 秦逸人 赵化国 赵克勤 张明 曾荣昌 郑新奇 檀成龙 王少新 文双春 俞立平 宋晓威 王跃建 唐小卿 徐旭东 晏成和 张彦虎 马军 李哲林 张海权 李坤 陈南晖 张坤 付小军 赵帅飞 彭真明 李士成 刘钢 徐耀 包云岗 何广平 马省伟 黄昌巍 汪波 张海星 xlsd zhhlei keen3 forumkx lianghongze wqhwqh333 kh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19 23: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