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白雪和热血
李维音 2020-2-6 13:30
雪花漫天舞 世界一片白 厚厚的雪盖住了一切 私家车整个被雪封盖 没有一个车主出来除雪 没有人需要用车 地面上覆盖着洁白的雪 没有一丝脚印 没有人需要出行 整个世界静悄悄, 洁白的雪盖没了整个大地 我凝视着窗外 望着洁白的雪 望着没有一丝足印和车印的雪 病毒在中国的大地肆虐 穿着洁白外衣的医 ...
368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天佑了我 我要还给天以成果
李维音 2020-2-5 17:55
据最近透露的一篇在外国刊物上发表的论文,这次在全国蔓延的新型冠状肺炎实际上是在 12 月中期就出现了。那时我在哪儿呢? 按照原定的计划,我跟着女儿,在 12 月 15 日坐飞机去海南,准备过一次舒服的南方海边的休歇生活。我们一早出发,顺利抵达三亚凤凰机场,我的侄儿在那里迎着我们,坐上出租 ...
86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从这场疫情我们应该学会尊重医护人员
热度 1 李维音 2020-2-5 17:52
从这场疫情我们应该学会尊重医护人员 1 月 4 日 我曾经写了一篇由杨文医生被杀事件,引发的我对改善医患关系的呼吁,写的不好,不明晰,没有人对那篇文章给出任何感想。那时,我完全不了解,一场严重的人传人的冠状肺炎已经在武汉爆发,许多医务人员已经参与了抢救。而今,不用说,这场疫病已 ...
147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呼吁改善医患关系
热度 1 李维音 2020-1-4 13:27
呼吁改善医患关系 近年来多次发生严重的患者伤医或杀医事件,在社会上也出现了一股,似乎医生就是拿病人赚钱的议论和情绪,最严重的就是最近的一位95岁的老人患病就医,在急诊室就医时,患者无职业的儿子持刀把坐在工作台前的53岁的杨文女医师割断脖子,杨文医生不幸死亡。这件事 ...
100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2019年 收获满满,做一个快乐的老人
热度 16 李维音 2019-12-3 10:42
2019 年 收获满满,做一个快乐的老人 进入了 2019 年的最后一个月, 2020 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按照惯例,我给自己的一年做一次总结,和朋友们分享。 2019 年 9 月 30 日 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走过了整整 85 年的日子 ...
6755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16
分享 感谢医务工作者,延长了我的生命
热度 10 李维音 2019-9-7 20:04
感谢医务工作者,延长了我的生命 早在 2018 年底,我就出现了异常。我不断地出现胸口憋闷,说话多了憋闷,唱歌也指挥不动了,有一次,我终止了唱歌,是歌友 ...
3866 次阅读|15 个评论 热度 10
分享 在核二院退休办组织的座谈会上的发言
热度 3 李维音 2019-6-30 15:29
我很愿意来参加今天这个座谈会,纪念我参加核工业工作整整六十年。还有,今年又是 821 建厂的五十周年,他们在筹备展览,和我要我丈夫,刘启陆的照片和生平介绍。他们没有忘记他。我失去他 48 年了,我始终挺立着,为了我们的核工业,做出了成绩。最后的收获是他和我一直在一起,他活着,是我们两个人在 ...
2560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我老,我病,我忙,我乐
热度 8 李维音 2019-5-26 19:48
到今年的 9 月 30 日,我就在这个世界上度过整整的 85 年了,从落地,哇哇啼哭开始,就要迈进第 86 个年头了,就人生来讲,我应该是个相当老迈的人了。老,病还不断地来找我,就不说我患有的极高危期的高血压症: 2015 年 3 月心绞痛发作,确认为心肌梗死,接着装了两根支架,这个病史让给我治病的医院一 ...
3475 次阅读|16 个评论 热度 8
分享 突患肺炎的前前后后
热度 4 李维音 2019-2-16 09:02
病魔袭来的难受 2 月 1 日 ,春节的假期还没有到,想着我晚上必吃的催眠药,我决定到医院去取药,顺便,也替小珂和小杰把药去了。在这之前就总有些咳嗽和流鼻涕,想着 2018 年 12 月份我就有 ...
2381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2018年 多重意外的一年
热度 12 李维音 2018-12-16 19:49
按照每年的习惯,到了年底,又该写这一年的总结了。 2017 年已经是具有特殊收获的一年, 2018 年应该是个轻松地一年,真正的退休生活应该开始了,万万没有想到, 2018 年却是家事和公事都相当意外多的一年。 今年的世界和国家的形势都是起起伏伏,中美贸易摩擦,西方对中国的崛起和“一带一路”的紧张,时时刻刻 ...
6520 次阅读|17 个评论 热度 12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20 09: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