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萝卜一个坑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于海英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博文

思念的时代印迹

已有 3654 次阅读 2009-4-23 00:0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酉妈留言说:明妈出差有闲,“可以趁机写写骟情的思念明明的文章啦,得把我们的眼泪勾下来才算得那种哟!”

凭心而论,说不想明明,肯定是嘴硬。但说究竟想成什么样子,倒还真说不上来。

早年,十七岁的明妈只身一人从遥远的北方小镇到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明姥姥就说过:想人的滋味是很伤人的。在妈妈的印象中,姥姥是个极坚强的人,不止坚强,甚至有些不近情理:无论儿女如何乖巧上进,终因生活困顿,难免心情烦躁,最终迁怒于儿女,因此,儿女没少挨她的打。妈妈不知大舅老姨作何感想,妈妈确实在小心眼儿里期盼着快点考上大学离开家,可以远离姥姥的严厉,拥有自己的自由天空。因此,17岁考上大学的时候,妈妈心中是有一丝窃喜的。即使远离了家乡父母,总有一些离愁别绪,但随着对新环境的熟悉,妈妈很快如鱼得水,对父母和家乡的思念也随着新生活的丰富多彩而渐渐消褪。那时候,妈妈最想念的不是父母,而是妈妈的奶奶――明明的太姥姥。

太姥姥不识字,是个典型的家庭妇女。由于太姥爷精明能干,太姥姥一生衣食无忧,主要职责就是养大自己的四个儿女,并且带大了九个孙辈。在九个孙辈中,妈妈是她最疼爱的孙女。可惜太姥姥在家里地位最低,所以,即使最受太姥姥的宠,妈妈在家里依旧是个被忽略的角色。太姥姥疼爱的点点滴滴,至今仍是妈妈最深刻的记忆:刚会使筷子的时候,妈妈拿筷子比较靠上端,太姥姥就努力地改正妈妈,她说:“筷子拿得远,长大嫁得远。”太姥姥到别的儿女家住的时候,经常会带上妈妈一起去,以免妈妈在家里不受宠而吃亏;妈妈报考大学时,没有人征求太姥姥的意见,只有太姥姥悄悄地跟妈妈念叨:“上近边儿的大学不好么?干啥一定要上北京?老远山西的。”终究,妈妈还是上了北京的大学,比“山西”近一点儿,但对于太姥姥来说,一样很远。妈妈在大学期间写回家的信,太姥姥总是要求姥爷读给她听,然后,由她保存。直到大学毕业以后,一次妈妈回家,发现了太姥姥保存的妈妈的信。令妈妈吃惊的是:太姥姥根本不识字,却知道每一封信的内容。听姥爷说,太姥姥没事儿的时候,经常把这次信拿出来看,象摆纸牌一样摆一炕。想必,太姥姥就是用这种方式打发思念孙女的时光。妈妈在大学得到的第一笔奖学金,是寄给太姥姥的;工作以后,攒下钱买的第一部彩色电视机,也是买给太姥姥的,可惜,不知情的妈妈托人把彩电带回老家的时候,已经是太姥姥去世四个月之后了。当妈妈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次因为思念和悲痛而痛哭失声,直哭到急性阑尾炎发作而住进了医院。――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对故人的思念,是一种病,伤及体肤。

说回姥姥。虽得“严母”之名,儿女终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名牌大学,这在她居住的那个小镇,足以让她骄傲和自豪。作为代价,她必须接受儿女天涯的现实。在妈妈看来,严厉必然伴随着坚强。儿女实现的是姥姥的期望,姥姥自然应该高兴。但,妈妈错了。当三个儿女都远离的时候,虽然姥姥每次写信都嘱咐儿女要安心读书,学业为重,依然保持着“严母”的姿态,但留守老家的姥姥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吸烟。现在的姥姥自己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当时,对儿女的思念,唯有化作缕缕轻烟,才能多少减轻一些心头的重压,填补一些内心的空落。直到姥姥来到北京,大舅和妈妈重新绕在姥姥身边,姥姥才重新回复了往日的神采和“严母”的风范。而今,一提到明明要跟着爸爸妈妈远赴重洋,姥姥就会眼泪汪汪甚而至于淆然泪下――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对儿女的牵挂,是一种痛,摧及精神。

至于妈妈,从17岁离开父母,独闯江湖,十年军旅,妈妈已经学会了“打掉牙和血往肚子里咽,伤透心有泪往心坎里流”。说“炼就了一副铁石心肠”有些夸张,但“从容淡定,大气凛然”的英雄气概多少还是有些的,一直以“儿女情长必会英雄气短”而自我激励,明明虽然还不足两岁,妈妈已经经历了若干“娘行千里”的日子,并在这些日子中,继续着磨炼。一日,看到博友的留言,称:“闾丘露薇曾经这样描述不能常常陪伴心爱的女儿:尽管我可能在具体的生活细节上无法像别的母亲那样细致周全对她,但是我希望能够教会她如何独立快乐地生活,如何真诚地对待别人。另外,我如此努力地工作也是为了让女儿生活得更好一点,而且正是因为工作给我带来的自信和满足,我会生活得快乐一点,而这种快乐肯定会让我和女儿相处得更快乐。”无奈地赞同之余,也为自己内心些许的对明明的负疚给些自我解脱。现代生活,不会给妈妈如太姥姥般终日坐在热炕头上摆弄孙女来信的温情思念的日子,也不会给妈妈如姥姥般轻烟缭绕编织思儿之网的强烈思念的情愫,唯有在结束一天的疲惫旅途和忙碌工作之后,于夜深人静之时,打开计算机,接入网络,登录“阳光沐童”,妈妈才可以任由自己把对我儿的思念通过指尖向全身弥漫……如此说来,酉妈说的那种“把眼泪勾下来的骟情文章”也就不会有了。――思念,某些时候变成一种信念,支持着思念者的灵魂从一种境界走向另一种境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514-227621.html

上一篇:要作“漂亮妈妈”吗?
下一篇:代乳粉的记忆

2 武夷山 杨秀海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10: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