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夫子遺墨:附載應會世兄遺著-論說類(七則)》

已有 2413 次阅读 2010-3-12 09:36 |个人分类:夫子遗墨|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夫子, 遺墨, 應會, 遺著, 論說



應會世兄

================

立委按:上世紀20年代留法學生李洪模(跟周恩來鄧小平大概差不多同期吧),遠涉重洋,客死他鄉,家人遠在天邊,望洋興嘆,情何以堪。此時此刻,同胞學友,料理後事,盡顯情誼,是最大安慰,小叔爺代筆致此謝函。

附載應會世兄遺著-論說類

論張良令力士狙擊秦始皇(141);
懷與安實敗名論(142);
秦始皇築長城隋煬帝開運河論(143);
憂勞可以興國說(144);
自強說(145);
推廣小學說(146);
君子食無求飽說(147);

===========

論張良令力士狙擊秦始皇

張良之椎擊秦皇,蘇子責以不為伊尹太公之謀,而出於荊軻聶政之計,以僥幸於不死。其言則是,然尚未能揣度良之深心也。夫韓之亡,十三年於茲矣。良如必效荊聶之計,以報韓仇,胡為不行於韓甫亡之時,而心行於韓既亡之後,彼豈不欲效伊尹太公之謀,奈無湯武其人,輔以濟事,加以始皇之暴,雖無異於桀紂,而其經營天下,以防禍亂,亦雲至矣,非胡亥之昏庸,趙高之奸逆,安能二世遂亡乎。既無勢可藉,又乏隙可乘,孤掌難鳴,此十三年間,良亦思之熟矣。輾轉反側,無計可施,且恐盜跖之多壽,子孫或賢明,則韓仇終無可復之期,夙夜焦思,終不肯忘五世君臣之義。是以不顧生死,輕身犯鋒,伺始皇之東游,令力士椎擊於博浪沙中也,胡天不佑,誤中副車,幸當時大索十日,竟不獲,良之得以脫離虎口者,其機變之神速為何如耶,厥(彳受)得輔劉氏滅秦,卒復韓仇,而立韓後,有志者事竟成,斯非真大豪傑,而能若是乎。嗚呼,良於祖國既亡之後,尚有復仇之志,邇來我國挾制於東鄰,占我台灣,奪我青島,往年有數十條之要求,今者又有福建同胞之遇害。種種凌虐,必至分裂我神州,奴隸我人民乃以。同胞乎,同胞乎,我國雖弱,大非韓比,願共起而勵子房之志,圖子房之功,自不難耀武於全球,彼區區倭虜,何足畏乎。

===========

懷與安實敗名論

名者,功之符也,有非常之功,斯有非常之名。固已,然是功也,成於勞,敗於逸,而名亦隨之。若懷與安,即所謂逸也。齊姜為晉公子重耳計,曰,懷與安,實敗名,斯言不誠然哉。夫重耳,人傑也,一旦納齊姜,並馬廿乘,不思振作,頓棄前程,萌退葸之心,墮奮興之志,下此者可以鑒矣。厥後返國,興勤王之師,定圖霸之業,其功卓然,其名不朽,皆得力於齊姜一言。

===========

秦始皇築長城隋煬帝開運河論

事有在當時為有利,而在百世下為有害者,有在當時為有害,而在百世下為有利者。其害也,因時勢之變遷,其利也,因人事之利用,皆在百世下見之者也。後之論者,以百世下之利害,而定當時為之者之功罪,豈得謂為探原之論乎。秦始皇築長城,隋煬帝開運河,論者多罪秦皇而功隋帝,予謂不然。夫長城之築,始皇在御匈奴,而嚴夷夏之防也。運河之開,煬帝為流連風景,而取游觀之樂也。至後世五族共和,長城不無障礙之嫌,邗溝之鑿,運河可取交通之益,亦時勢之使然,人事之利用,皆為之者所計不及此者也。如以百世下之利害,而定百世上之功罪,不將使始皇怨其刻,而煬帝笑其諛乎。今日者,版圖猶是,遺址尚存,北過太原,尋長城之跡,可想見當年胡虜雖強,不敢南下而牧馬,而羡巍巍然武備之卓越。南游江浙,泛運河之水,可想見當日龍舟畫舫,旌旗蔽天,而嘆蕩蕩乎欲海之難填。嗚呼,春秋作,而亂臣賊子懼,以其功罪明也。吾即二子之事而探原論之,亦欲使世人有以知勞民傷財,原非治國之道,然苟有為國之心,則雖如始皇之長城,歷百世下而有害者,其功猶不沒。苟圖一己之樂,則雖如煬帝之運河,歷百世下而有利者,其罪亦彌彰。

===========

憂勞可以興國說

宇宙非常之事業,必待有非常之人,乃能建立。夫所謂非常之人者,非必有奇技異能也,亦惟竭思慮以為謀,盡心力以為用,履險阻而不驚,歷艱難而不畏,臨危疑而不惑,遇威武而不撓,毅然卓立於兩間,此身既不敢稍安,此志亦不容稍懈,固其事業獨臻遠大,自非他人所可幾及,所謂有志者事竟成也。昔歐陽公有曰,憂勞可以興國。斯言誠然,蓋人之心,以愈用而愈靈,能憂未有不用其心者。試觀堯舜禹湯之所以成聖業者,要皆得之於憂勞而已。桀紂幽厲之所以蹈危機者,要皆失之於不憂勞而已。夫憂之反者,則為樂,勞之反者,則為逸。人苟常樂而不憂,常逸而不勞,則其心必放蕩而無歸,其力必萎靡而不振,詎足以有為乎。管子曰,宴安酖毒,不可懷也。孟子曰,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世之不憂不勞者,不特不足以為人,且將無以自保矣,可不知所勉哉。

===========

自強說

人當使人依己,不當使己依人,己不能自立,即不能自強矣。而必依人以為重,未有不窮且殆者。夫依人者,即治於人者也。我無自主之能力,凡一切事務,皆聽人指揮,受人約束。人欲生之則生,人欲死之則死。吁,天之生人,同予以五官百骸,同有此知覺運動,且同享有自由權利。而我奚以獨聽人之指揮,我何為獨受人之約束。天使之歟,固將怨天,人使之歟,固將尤人。匪天匪人,則將誰咎。是曷反求諸己乎。我治我事,人何預於我哉。我食我力,我何求於人哉。行事循理,不越法律範圍,國家亦不我干涉焉,自強之道在是矣。然則,人不能自強固必敗,而國不能自強亦必亡。若朝鮮印度,始則受人之保護,繼則為人之屬土,聽其指揮,受其約束,甚至牛馬其人民,奴隸其眾庶。種種虐待,慘不堪言。此皆無自強之能力有以致之耳。設能修其德澤,明其政刑,固其封疆,練其師旅,日英雖強,何能遽奪其國哉。乃彼不然,竟蹈滅亡之禍。吾為朝鮮印度嘆,益不禁深為我國恐。夫朝鮮印度二國,均在我邊圉,今我國屏藩已去,而日英野心未厭,虎視鷹瞵,一或失足,則墮其手矣。我國民,我同胞,可不急圖自強乎。

===========

推廣小學說

國家強弱,視乎人才,人才盛衰,視乎學校。於此推廣,必自小學始。蓋小學為大學之根基也。夫小學不廣,則大學不多。大學不多,則人才不盛。人才不盛,則國家不強。推廣小學,不尤造人才強國家之先務乎?我國弱甚矣,學校設立,亦有年矣。而人才不多,起弊在未推廣小學。夫蒙養即作聖之基,當童穉之年,不為鼓之舞之,淑其性,陶其情,則問以鐵血主義,而彼不解也,問以共和利益,而彼不知也。蠢蠢群生,不有牛馬襟裾之慮乎。然嘗盱衡天下大勢,而知推廣有難焉者。窮鄉僻壤,風氣未開,此不能推廣者一也。私塾廣設,人取其便,此不能推廣者二也。且以學生氣習囂張,恐有害於子弟,此不能推廣者三也。嗟乎,學校之設,所以培養子弟者也,因辦理不善,不能推廣,則人才何由而盛,貨架何由而強哉。為今之計,莫如得官紳提倡,俾私淑閉歇,人知捨學校則無進境,以此推廣小學,其庶幾乎,其庶幾乎。

===========

君子食無求飽說

人欲德日進,業日修,求之在乎一心而已。心既專乎德業,則不能分而之他,是故發憤忘食者有之,不知肉味者有之,何也?心有所專求也。知此者,可與之論君子食無求飽。夫食為養生之具,似以飽為歸也,而謂君子不飽,則君子不如是之矜奇而立異,特以名教中自有樂趣,君子以仁義為餐,經史為餚,所飽在德,至於食之飽不飽,皆置之度外,又何暇於求。如謂君子亦斤斤是求,則亦素餐之流耳,肉食之徒耳,心有所分,則德何能進,業何能修,又何能稱為君子。推君子之心,豈獨於食為然哉。縕袍可恥也,子路不以為恥,陋巷可憂也,顏回不以為憂,然則,亦無求之云爾。

《夫子遗墨:附载应会世兄遗著-论说类》影印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301519.html

上一篇:《甜甜花絮:Practice Makes Perfect》
下一篇:《夫子遺墨:附載應文世兄近作-序傳類(十則)》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2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