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江东新体诗选》

已有 3970 次阅读 2009-12-30 21:42 |个人分类:江东文集|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立委推荐:江东诗选》 (19456 bytes)
Posted by: 立委
Date: March 29, 2007 07:32AM

立委按: 

江东是我相交二十年的好友,文理双全,多才多艺。(君子之交淡如水,别来无恙?)除了他的教授/研究员本行外,他在小说、散/杂文、诗歌和纪实多方面都显出才华。江东日记,我认为是最好的历史纪实作品之一。 这部日记的完整版本(共三期)见《华夏文摘增刊》(124):[www.cnd.org] 。江东杂文:浅论美国的色情问题,谈敏感话题,有独到观察,一经投稿,极受华夏文摘编辑青睐:[www.hxwz.com] 。江东小说:着魔,首发《新语丝》:[www.xys.org] 。我还看过一些他写的剧本,也都各有新意。 

他的诗歌,旧体功力深厚,新体别开天地。无论新旧,均感情充沛。文如其人。记得当初他给我看诗稿,我起先很不以为然:尤其是新体诗,我在少年时热衷过一阵后,十几年已经戒绝。碍于朋友面子,回家夜读,竟不能释手。就拿新体第一首《姐姐回来吧》来说,这首小诗,用的是儿童语言,很白话,可是慢慢读下来,那失去亲人的悲情,让人心颤,挥之不去。 

From: lio@sfu.ca (Wei Li) 
Subject: 江东新体诗选 
Date: 22 Aug 1996 11:20:27 GMT 

作者:江东 


江东新体诗选 


姐姐回来吧 

姐姐回来吧 
回来吧 
让我们在一起 
在那密密的小竹林子里 
度过这可爱的初夏 

可是空了 
你绿色的小纱帐子里 
空了 
我们乘凉的大树下 
我的姐姐不在了 

姑姑说 
你是在天堂 
我不知道 
那里有什么好 
可是离开了你 
我就觉得孤独和害怕 

爸爸每天上班去 
晚上我总要迎接他 
对面公园的树梢上 
落满了归巢的暮鸦 
为什么我的姐姐 
一去就不回家 

给你 
我爱骑的小木马 
给你 
我心爱的布娃娃 
把什么都拿去吧 
只要你能回来 
我再也不惹你生气 
要听你的话 

我连声把你呼唤 
听不到你的回答 
院子里静悄悄的 
地上铺满了落花 
只有沙沙的细雨 
还在不停地下 

姐姐回来吧 




 

为什么恨占据了我们的心头 
为什么语句尖刻,如对仇雠 
为什么纯洁的心灵 
平添了一重怨尤 

不,虽说我幼稚无知,寡断优柔 
然而我有所爱,我有追求 
它是如月华般纯洁 
如天地般长久 


照片寄远方朋友 

请接受,请接受 
你远方的朋友 
虽然只照下我的脸 
我的心也在上头 
虽然我只能含笑望着你 
我好象已握着你的手 

请接受,请接受 
你远方的朋友 
虽然只照下我的脸 
我的心也在上头 
虽然我只能含笑望着你 
我好象已握着你的手 

请接受,请接受 
你远方的朋友 
虽然只照下我的脸 
我的心也在上头 
虽然我只能含笑望着你 
我好象已握着你的手 

请接受,请接受 
你远方的朋友 
虽然只照下我的脸 
我的心也在上头 
虽然我只能含笑望着你 
我好象已握着你的手 


匆匆地就要分手 

匆匆地就要分手 
多少话梗在咽头 
去吧 
等着你寄来一纸竹报 
还有那三两颗红豆 


西伯利亚囚徒 

我将被流放远方 
罪名是诽谤沙皇 
难道我不识好歹 
也许我太不自量 
提出了平戎之策 
又献上美芹十章 
我自问忠心为国 
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未酬的壮志只得抛弃 
丹青屏幛只能到梦中寻访 
也许注定在瘴疠之域 
苦熬到地老天荒 
我虽然还年轻幼稚 
也感到前途茫茫 
我咬着牙强作镇定 
心底里难免感到忧伤 

一个凄凉的秋日 
我无聊地偃卧在床 
难舍的影儿总在脑海里萦绕 
总忍不住把旧事回想 
闪烁的烛光就好像鬼火 
四下里寂静得犹如坟墓一样 
忽然间我好象听到 
院子里有种声响 
——什么人躲开看守 
摸近了我的牢房 
低声唤我的名字 
嘱咐我来到窗旁 
我急忙站起身来 
睁大眼朝外张望 
黑暗中有一个人影 
绿纱巾在风中飘荡 
那人儿我见过多次 
可跟我没有多少来往 
她出现在此时此地 
我惊讶得有口难张 
忽然间她掏出什么 
迅速地塞进铁窗 
原来是一本诗集 
那封面金碧辉煌 
又听她曼声说道: 
“拿着罢路上欣赏!” 
不容我说声谢谢 
她已经不知去向 
我两手抓住栏杆 
只感到无限迷惘 

流过了多少岁月 
历尽了世态炎凉 
安定的生活与我无缘 
亲友们早就把我遗忘 
我身边一无长物 
只剩下童心和理想 
可还有一件宝物 
它随我流落他乡 
我读过千遍万遍 
我爱它韵律铿锵 
这诗句来自人民 
它歌颂自由解放 
见到它我又有了生活的勇气 
读了它热血又沸腾在胸膛 

多年前的往事 
至今铭记心上 
我无限感激的人儿 
她不知现在何方 
她赠我的小书 
伴着我迎接朝阳 
但愿她永远幸福 
我默默地祈求上苍 
无论到天涯海角 
这本书我永远珍藏 


 

我注视着南方的天边 
一颗星若隐若现 
昨夜啊昨夜 
这一夜我永远怀念 
你闪烁在当空 
一抬头就在眼前 
梦醒来斗转星移 
却再难把你寻见 
星啊 
我默默地祝愿你 
永远地照耀人间 


小窗 

我久久注视着这个小窗 
小窗里透着乳黄的灯光 
我欲行又止 
我的心多么彷徨 
我的脸在发热 
手抚着旧日的创伤 
灯光啊,你不要熄灭 
指示我前进的方向 


仙女座α 

在那漫漫的长夜 
我常常被恶梦惊醒 
我醒来再不能入睡 
只觉得冷冷清清 

我抬头望着窗外 
天空上有颗明星 
星光在闪闪烁烁 
照亮了我的心灵 

人们说你是仙女座α 
还告诉我拗口的学名 
也许他们说的都对 
可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星 

我知道时序变迁 
你就会消失踪影 
那时候我只好默默地 
默默地坐到天明 


村前 

已经是夜深人静 
你把我送到村前 
月华是多么皎洁 
一阵阵和风拂面 

你拿出一方手帕 
送给我留作纪念 
上头有我的名字 
精心地绣者红线 

你紧握我的双手 
愁云笼罩在眉尖 
怎么回答你呢 
我只好默默无言 

眼光里含着深情 
手扶着你的双肩 
马上就要分别了 
热情的人儿呀—— 
再让我把你看上一眼 


紧紧地靠着我吧 

紧紧地靠着我吧 
我明天就要离去 
一大早踏上征途 
也不管道路崎岖 

荷花红得可爱 
池水还是这样绿 
不知我俩重见 
鬓丝会生几缕 

紧紧地靠着我吧 
我明天就要离去 
珍惜这千金难买的时刻吧 
这最后的相聚 


古从军行今译 

我伫立江滨啊,茫然四顾 
田园画栋啊,一片荒芜 
追念往昔啊,虽非豪富 
对千竿竹啊,藏万卷书 
尚有明珠啊,夜明彻屋 
鲛人之泪啊,洞庭所出 
少年气盛啊,悔不当初 
仗剑远行啊,四海五湖 
誓觅功名啊,封侯万户 
南征闽粤啊,北据匈奴 
几丧刀头啊,险葬鱼腹 
只身脱险啊,遍体血污 
岂意归来啊,物非人故 
捶胸顿足啊,痛失明珠 
欲访明珠啊,天涯何处 


我只是徒然地徘徊到明 

有人说他看见你 
和一位侣伴同行 
他原是淡淡几言 
却使我心神不定 

我专拣热闹的街道走 
希望能见到你的身影 
我在幽静的小巷里蹀躞 
希望能听到你的笑声 

我将去遥远的地方 
天一亮就要启程 
不见你我心不死 
见到你我更不平静 

其实旧缘早断 
我何必这样痴情 
我不知道,我不能答 
只是徒然地徘徊到明 


怎么安慰你呢 

一个姑娘坐在岸边 
低着头默默无言 
你为什么双眉紧锁 
为什么愁容满面 

看来你心事重重 
难道说你受了欺骗 
难道说少年辜负了你 
远走天涯不敢相见 

往事流水般逝去 
我徒然在此流连 
怎么安慰你呢,姑娘 
我的心也成了碎片 


春夜 

我们俩坐在窗旁 
满耳的书声琅琅 
多美好的春夜 
春风吹上了脸庞 

讲义轻轻地翻过 
笔记又写下几行 
期待着欢乐的周末 
交换着会意的眼光 

你把我送到门口 
望着我一声不响 
是欢喜还是紧张 
你的脸像红布一样 

我快步穿过走廊 
我的心快乐地歌唱 
让我们浴着月光去睡 
明天同太阳一道起床 


静谧的车厢 

我踏进静谧的车厢 
瞥见了一位姑娘 
我几乎叫出声来 
心头小鹿般乱撞 



她两眼炯炯有神 
粗粗的辫子又黑又长 
就连她脸上的笑靥 
也和当年一样 

她低头读着报纸 
态度是那么安详 
我从她身边擦过 
引不起丝儿反响 

我在她附近坐下 
偷偷地朝她张望 
是不是那个人儿啊 
多少年我朝思暮想 

如果说真是她吧 
为什么冷若冰霜? 
如果说不是她吧 
有为什么这样相像? 

想上前同她搭话 
压不住心头的慌张 
凑不成一句得体的话 
我徒然搜尽枯肠 

我斜靠着椅背 
不住地胡思乱想 
由于旅途的疲乏 
我昏昏进入梦乡 

相聚在长干故里 
依旧是风雨一堂 
又一个明媚的春日 
泛舟在莫愁湖上 

我蓦然惊醒过来 
满耳的人声喧嚷 
火车已经进站了 
车厢里人来人往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 
不见了那位姑娘 
就连她那小巧的提包 
也不在原来的地方 

我忙向窗外望去 
月台上熙熙攘攘 
在出站的人群中 
飘拂着她绿色的衣裳 

我急忙奔向车门 
只听得开车铃响 
我痴痴地转过身来 
恹恹地倒在座上 

我怀着无限悔恨 
责怪着自己的颓唐 
把脸儿贴着窗框 
惆怅地望着前方 


才听说你要走了 

才听说你要走了 
我不知是喜是悲 
匆匆地与你饯别 
这佳会更有几回 

端上了盘飧两碟 
又洒下水酒三杯 
刚道得声珍重 
青衫已沾满热泪 

说不尽万千叮咛 
那禁得玉漏频催 
只听见金风过处 
满庭的黄叶乱飞 


66年风雨日赠 C.H. 

都是为了我呀 
带给你多少痛苦 
你鲛绡湿透几条 
你柔肠断成几股 

谁怜你镇日的哀愁 
谁慰你永夜的孤独 
尝尽了世态炎凉 
你衷曲更向谁诉 

满天的血雨腥风 
满眼的愁云惨雾 
窗前的孤灯摇曳 
窗外是大雨如注 



我已经遍体鳞伤 

我已经遍体鳞伤 
奄奄地倒在路旁 
我自分万无生理 
不再存什么希望 

没有人看上一眼 
更别说疗治金疮 
熟人们匆匆走过 
像避开瘟疫一样 

我已经昏昏欲睡 
听到了 声响 
睁眼见那位少女 
又闻到缕缕幽香 

她两手端着葡萄 
满满地装了一筐 
默默地蹲下身来 
拿一串让我品尝 

我的心怦怦乱跳 
止不住热泪盈眶 
叹口气低下头去 
这情景终生难忘 


祭傅承 

五羊城风华依旧 
浦江畔雨雪纷纷 
你漠北的游子啊 
在何处尸骸横陈? 
再不能茱萸遍插, 
再不能重开金尊 
痛哭吧 
你塞外的孤魂 

阿克苏河的流水 
洗不尽斑斑血痕 
我辛酸的泪水 
已汇成洪涛滚滚 
痛哭我多难的华夏 
痛哭那未归的征人 
安息吧 
你异域的孤魂 


哀文化广场 

是哪一双恶毒的手 
酿成了一场巨变 
哪来的地狱的火 
燃红了半边天? 

一张张慌张的面孔闪来闪去 
一条条白色的水龙飞溅 
五千年的灿烂文化 
顷刻间化作断井残垣 

在那烧焦的帷幕后 
曾响彻急管繁弦 
轻盈的“小白桦树” 
也曾经妙舞翩跹 

往日的光彩再难寻觅 
我还在这里低叹留连 
漆黑的残柱上头 
仍冒着缕缕青烟 

哪一天驱散漫天的阴霾 
哪一天重建艺术的圣殿 
我抹去腮边的泪珠 
在心里默默地祝愿 


白雁 

那高翔的鸟儿啊 
你飞得有多么远 
我两眼都望穿了 
你落在哪儿呢 
白雁 

我儿时无猜的挚友 
我当年共读的侣伴 
这些都成了往事了 
你落在哪儿呢 
白雁 



池上 

在小竹林的后面 
微风吹皱了池塘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我轻轻地划动双桨 

是谁从岸上唤我 
那声音像银铃一样 
池岸上杨柳依依 
掩映着一位女郎 

我忙把船儿拢岸 
她轻盈地一跃而上 
桨儿划破了水纹 
又驶向池塘中央 

虽然是天天相见 
在人前难把话讲 
是什么吉日良辰 
她近在我的身旁 

本来有万语千言 
到如今反难开腔 
好半天挤成一句: 
给船夫什么报偿 

那女郎嫣然一笑 
扔给我一把软糖 
谢谢你忠实的船夫 
这够不够作为犒赏 

我无言地凝视着她 
任船儿随风漂荡 
她含笑低头不语 
躲避着我的眼光 

月牙儿挂在柳梢 
黄昏星伴着夕阳 
暮色里一叶扁舟 
依然在水面荡漾 



好孩子快跟我来 

好孩子快跟我来 
让我们登上狮虎山 
绕过水禽湖 
看哪 
小猴子爬上爬下 
草地上跑着麋鹿 
熊猫文静地吃着竹笋 
大象在翩翩起舞 
它们是多么可爱啊 
好孩子 
要爱护动物 

好孩子快跟我来 
让我们到公园去 
在林荫路上散步 
看哪 
草坪上一片葱绿 
荼蘼架挨着柳树 
花坛里五色缤纷 
素馨花傍者石竹 
它们是多么可爱啊 
好孩子 
要爱护花木 


可记得 

可记得长街漫步 
笑语轻扬满城飞 
可记得樊楼夜饮 
酒未入唇心先醉 

可记得青灯对奕 
车马纷纷解重围 
可记得沪滨送别 
春江涨满离人泪 

欢乐的岁月萦绕心头 
我一宵梦醒几回 
断墙边虫声唧唧 
满庭的月华如水 

几时能携手论文 
几时能游子尽归 
——让我们纵情放歌 
高擎着渌酒一杯 


在公园僻静的尽头 

在公园僻静的尽头 
那是我常去的地方 
那里是人迹罕至 
荷花开满了池塘 

在茂密的树篱后 
映掩着一座楼房 
梧桐叶敲打着窗棂 
常春藤爬满了墙 

看不到一个人影 
竹帘子遮蔽着幽窗 
我莫名地感到里面 
有什么秘密深藏 

一个美丽的夏夜 
那楼房浴着月光 
从窗口传来箫声 
旋律是多么凄凉 

就好象寂寞的乐手 
在倾诉满怀忧伤 
我腮边挂着泪珠 
无端地感到惆怅 

小池边凉风习习 
送来了阵阵花香 
哀怨的乐曲早已停息 
我还在这里徜徉 


我昨天回到城里 

我昨天回到城里 
忍不住重游旧地 
寻觅着往时的足印 
却已经了无痕迹 

我回来已浑身湿透 
屋檐下雨声淅沥 
满天空阴霾四合 
依然是略无情意 

等明天云消雨霁 
那时候风和日丽 
我还要坐在那夜来花下 
把往事细细回忆 


我好象回到少年 

我好象回到少年 
在一个晴朗的秋天 
踏进了熟悉的校门 
瞥见了一张张笑脸 

几年来风雨一堂 
更显得亲密无间 
师长们用爱的教育 
滋润了我们的心田 

还记得毕业之夜 
欢笑声飞满校园 
止不住惜别依依 
说不尽万语千言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飘过我的窗前 
是你啊无邪的少女 
激起我对往事的怀念 


在湖边明明是你 

我登上翠绿的山巅 
欣赏着湖光山景 
无论是一亭一树 
都叫我触目伤情 

我几乎喘不上气 
惊讶地揉着眼睛 
在湖边明明是你 
慢悠悠地踽踽独行 

还挽着旧时的发髻 
脚步仍那么轻盈 
眉宇间却似含悲戚 
仓卒中看不分明 

最难忘黄昏赴约 
北海湖月白风清 
五龙亭杨柳依依 
倚栏杆影儿相并 

我三步并作两步 
恨不得飞下山径 
一口气跑到湖边 
却早已鸿飞冥冥 

重温着逝去的往事 
低唤着你的芳名 
走遍了山前水畔 
寻不着些儿踪影 

我疲乏地倚着栏杆 
还感到喘息未定 
抹去了腮边的泪珠 
凝视着满地落英 


远方的庭院 

在远方有个庭院 
那是我怀念的地方 
在那里笼罩着宁静 
弥漫着素馨的芳香 

庭院里绿草如茵 
清水涨满了池塘 
鱼儿在莲叶间嬉戏 
微风吹拂着垂杨 

花坛中有尊石像 
——微笑的白衣姑娘 
抱着个可爱的孩子 
仰望着她慈祥的脸庞 

多少个绚烂的黄昏 
在这里结伴追凉 
那时节悠扬的歌声 
至今在耳边回荡 

我随着生活的激流 
漂流在异域他乡 
到今天旧地重游 
它却已改变了模样 

我来得不是时候 
树叶儿已经枯黄 
小池塘早就干涸了 
草丛里鸣着寒 

我枉然举目四顾 
不见那温柔的形象 
高大的台座倾圮了 
凄凉地倒在一旁 

我拭去盈眶的泪水 
不相信自己的眼光 
只有一朵黄色的小花 
傲然地迎风开放 

想不到这小小的庭院 
也阅尽人间沧桑 
我垂下模糊的双眼 
深深地陷入冥想 


斗室欢聚 

撤下了狼籍的盘盏 
诱人的水果又摆在桌上 
素雅的茶壶冒出热气 
散发着茉莉的芳香 

不知是炉火烧得太旺 
不知是热血沸腾在胸膛 
厚重的棉衣都已脱去 
愉快的脸发着红光 

交换着对旧事的评论 
陈述着对未来的设想 
夜幕悄悄地降临人世 
小室里依然是笑语轻扬 


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徘徊 

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徘徊 
眉间的紧锁再也解不开 
美好的岁月一再地蹉跎 
似水的流年不会把我等待 

在面前有几条崎岖的小路 
长满了荆棘到处是枯 
哪一条指向魂萦的故国 
哪一条通到向往的天台 

远远地看见了一位少女 
轻盈的步态多么惹人爱 
想上前请她指点我的迷津 
转眼间就失去她苗条的身材 

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徘徊 
心头的愁云再也散不开 
仓茫的暮色笼罩着大地 
一钩新月在枝稍挂起来 


七八年春作 

有人告诉我就要天亮 
我一早起来收拾行装 
抑制不住满怀的喜悦 
激动的心乱撞着胸膛 

离开这闷人的天地 
奔向那遥远的地方 
等着我的是紧张的工作 
等着我的是心爱的姑娘 

不知是我的钟走得太快 
不知是乌云遮住了太阳 
已经到了该出发的时候 
却依然见不到丝儿亮光 

是浓雾笼罩着大地 
四外是一片凄凉 
一切都混混沌沌 
黑得像深夜一样 

浓雾终究要消散 
太阳会露出脸庞 
那时一扫沉郁的气氛 
那时到处是鸟语花香 

时光怎么能突然地流逝 
我不能在这里延宕 
到途中去迎接日出吧 
我毅然背起了行囊 


让我们都向前看 

让我们都向前看 
不要往来路顾盼 
前面是繁花似锦 
大地上阳光灿烂 

无需在浓雾中摸索 
不用在泥泞中跌绊 
多年的郁结既已化开 
心头的愁云尽皆消散 

要着眼未来的岁月 
不必提往日的辛酸 
短暂的误会早就冰释 
无伤的睚眦何需再谈 

停止那无谓的喟叹 
抛却那无益的纠缠 
让我们着手工作吧 
待解决的问题已堆积如山 

让我们都向前看 
不要往来路顾盼 
是蹉跎了一些岁月 
急起直追还不算晚 


又过校园 

我那年乘车经过 
这儿是一片凄凉 
乌云遮住了明月 
看不到丝儿灯光 

我认出那是主楼 
图书馆在那个方向 
笼罩着寂寞冷清 
就仿佛荒园一样 

我不忍多看一眼 
泪水流下了脸庞 
堂堂的最高学府 
糟蹋成什么景象 

今天我又从这儿经过 
虽然是暮色苍茫 
却看到辉煌的灯火 
呈现出一片兴旺 

窗口里人影幢幢 
隐隐地书声琅琅 
是在攻科学尖端 
是在为四化培养力量? 

我不由满心欢喜 
激动得热泪盈眶 
汽车已经走远了 
我还在回首翘望 


等我的心上人 

你说要把晤诉衷肠 
你约好伴我度黄昏 
准备下文稿诗书供夜读 
期待着喁喁私语到朝暾 
我在耐心地等 
——等我的心上人 

听说你玉体欠安新添病 
知道你不胜暮寒在秋深 
暗淡的街灯映照着落叶 
习习的凉风卷起了轻尘 
我在耐心地等 
——等我的心上人 


 

不管是红叶缤纷的秋日 
不管是百花争艳的芳春 
哪怕砭骨的西风刺痛了脸 
哪怕漫天的飞雪落满了身 
我在耐心地等 
——等我的心上人 

常常要来回蹀躞驱朝寒 
常常要凝神贮立到黄昏 
纵然暑气蒸出一头的汗 
纵然严寒冻硬了双唇 
我在耐心地等 
——等我的心上人 


我们毕竟相爱过 

忘不了那短暂的欢聚 
受不了经年的离索 
刻骨的思念只能藏在心里 
无限的忧郁更向谁说 
请把我记在心上吧 
我们毕竟相爱过 


再也找不到天台路 
再不能结上连心锁 
缠绵的情意只能在梦中寻觅 
嫉妒和寂寞一直把我折磨 
请把我记在心上吧 
我们毕竟相爱过 


我急急忙忙地走 

远处绿纱窗的后面 
有个人在焦急氐群? 
自打从华灯初上 
直等到满天星斗 
随着汹涌的人流 
我急急忙忙地走 

那一副姣好的脸庞 
曾为我苍白消瘦 
曾为我淡褪了红唇 
曾为我湿透了明眸 
随着汹涌的人流 
我急急忙忙地走 

我要凝视那深情的眼睛 
我要紧握那柔软的纤手 
我要把那乌黑的秀发 
紧贴我乱跳的胸口 
随着汹涌的人流 
我急急忙忙地走 

不管是溽暑蒸人的炎夏 
不管是凄风苦雨的穷秋 
哪怕烈日灼痛了皮肤 
哪怕飞雪落满了头 
随着汹涌的人流 
我急急忙忙地走 


别哀伤逝去的青春 

别哀伤逝去的青春 
我们是壮年有为的人 
耽误的岁月要我们追赶 
千斤重担压上我们的身 

再不会漫步在花前 
再难以订约到黄昏 
哪有精力绿柳池边去荡桨 
哪有时间窃窃私语到夜深 

谁没有难言的隐痛 
谁没有身心的伤痕 
要愁苦哪来的功夫 
只剩下时间去发奋 

别哀伤逝去的青春 
我们是壮年奋发的人 
且把那终生难忘的旧事 
在心灵深处紧紧地封存 


为什么这样凝视着我 

为什么这样凝视着我 
难道说这张脸你不曾见过 
即使是岁月留下了痕迹 
即使刻下了生活的折磨 

为什么居然会颠倒了是非 
又是什么人铸成了大错 
人世间的沧桑谁都清楚 
经年的悲喜也不用说 

再也不要把双眉紧锁 
让浅笑浮上你的酒窝 
勇敢地迎向新的生活吧 
哪怕它充满了挫折和颠簸 

松干上带满了女萝 
芙蕖花倒映在绿波 
红霞抹上了枝梢 
竹林边冒出了新箨 

(1996年8月寄自北京) 

首发:[www.xys.or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282732.html

上一篇:mirror - 人的几种“怪感觉”
下一篇:《江东古典诗词选 》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1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