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土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hliu 理论物理博士,湖南大学教授。

博文

杨振宁先生2019年演讲的两个重点 精选

已有 7933 次阅读 2019-10-1 21:51 |个人分类:拾穗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杨振宁, 杨学

2019年1月以来,杨先生有过五场公开演讲(含一次简短视频和一次即席发言)(参见本文末附录1)。97岁的智慧老人讲了一些什么? 有什么新的材料?反复强调了一些什么感受? 

如下两个重点:第一,物理学的迷人之处,在于上帝把最大的秘密和财富,都隐藏在其中。第二,博士研究生学习阶段遭遇挫折和失败是普遍现象,例如和导师的研究思路总也不合拍,自寻课题又进行不下去,希望越来越小以至于“理想破灭”,等等 

一   物理中有上帝最大的秘密、宇宙间最大的宝藏

9月9日,中国科学院与德国国立科学院联合举办的第一届双边研讨会在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开幕,杨振宁作了题为“科学与未来”的主旨报告。这一次他再次提到 “麦克斯韦是一个虔诚的宗教徒。我想知道,在这个重大的发现之后,他是否在祈祷中请求上帝宽恕,因为他揭露了上帝最大的秘密之一?”

关于物理学的理论架构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杨先生其实一辈子都在思考,期间他不仅和神父进行过宗教层面的讨论,也尝试王国维的词话中寻找启示。这些问题有其现实意义。

例如:总有人讨论物理学是否难学?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难!问题是,世界上很多事情,艰难与否不是看一个问题的恰当角度。据说人类生产的疼痛(艰难)感是疼痛感中的最高级(十级),但是人类繁衍至今,基本无视这个疼痛和艰难。换言之,从人类感觉艰难与否这个视角,看不出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性。从人性的角度分析人类种族繁衍行为也许是一个更为恰当。

人类对艰难其实并不敏感。很多时候,人类对艰难的征服更加符合人性的某些隐秘的需要。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没有尝试过一些艰难的事情,一般会被视为雄性不足,“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诫子书》)。

在杨先生看来,物理中不但有上帝最大的秘密,还有宇宙间最大的宝藏。“过去120年伟大的科学成就都是从基础科学开始的。”

痴迷于物理学理论,每个人有自己的兴奋点。我20岁左右学习《电动力学》,觉得电磁场理论的结构巧妙得不可思议。第一,麦克斯韦方程组和洛伦兹力公式是两个不同级别的方程,这两组方程的关系如何?40年来,我不断地和一些大学问家比较、印证自己的看法,终于有所收获。第二,有了狭义相对论之后,麦克斯韦方程组可以合并为两个方程,其中一个居然不证自明、天然成立,根本不像物理规律。

郭硕鸿《电动力学》(第二版) p.22  麦氏方程和洛氏方程是两组不同的方程,无疑麦氏方程更为基本。这是《电动力学》最粗的几页,确实很高深的知识。

EM2.JPG

郭硕鸿《电动力学》(第二版) p.270   杨先生曾经特别提醒说(5.22)式一个几何方程,自然成立。

 

二   天才如杨振宁,攻读博士学位也如经历炼狱

“在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我考取了一个留美公费,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做研究生,…。在1946年1月到1947年,是我感觉最困难的一年。

“到芝加哥大学的时候,就下了一个决心,要写做实验的博士论文,所以到了那边就开始进入实验。…。前后做了20个月。可是我不会做实验,笨手笨脚的,所以实验室里的同学都笑我…。后来我懂得,自己不是做实验物理的材料,就不做了

而理论方面我一去就找了特勒,他给了我几个题目,但都不合我的胃口。他喜欢的题目和研究方法,以及他注意的事情跟我不一样。在和他做了一个题目后,他认为结果很好,要我把它写出来,却写不出来了。…这样几个月后,他跟我都知道,我们不是一类的理论物理学家。虽然他跟我的关系一直很好,可是我认为不能从他那得到题目,就开始自己找题目了。

在那一年一共研究了四个问题。这四个题目我都去研究了,每一个花了好几个礼拜到一两个月。结果前三个都不成功!

“但由于前三个题目都是没有成功,所以在1947年,我曾经在给黄昆的一封信中,说自己 disillusioned(理想破灭)。” “所以那一年是很不高兴的。” 研究生找题目感到沮丧是极普遍的现象。假如在座哪位研究生现在弄得很困难的话,你不要以为这是自己唯一的现象!”

 

 附录1:杨振宁先生2019年公开讲话

4月29日, 我的学习和研究经历, 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明德讲堂".

http://www.sohu.com/a/330137119_416839

5月15日, 周光召:绝顶聪明的物理学家让人喜欢和尊敬,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等,“周光召从事科学事业65周年学术思想与科学精神研讨会”.

http://v.sina.com.cn/mobile/2019-05-16/detail-ihvhiqax9116039.d.html

9月9日,科学与未来----过去120年伟大的科学成就都是从基础科学开始的,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校区, “中德第一届双边研讨会”.

http://www.sohu.com/a/339847721_260616

9月18日, 量子力学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智力革命,合肥,“墨子量子奖”颁奖典礼.

http://www.51jkgl.com/cn/default.aspx?page=zuqy.html&id=2069

9月21日,即席发言,清华大学,“求是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

---------------

附录2:1947年4月黄昆给杨振宁的一封信

朱邦芬,物理研究大多时间是做日常工作——纪念黄昆先生100诞辰 (2019)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320158

朱邦芬,读1947年4月黄昆给杨振宁的一封信有感 (2011)

http://www.tsinghua.org.cn/xxfb/xxfbAction.do?ms=ViewFbxxDetail_detail0&xxid=10068234&lmid=400035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7-1200338.html

上一篇:从物理学理论一般性结构的高度审视热力学中的两个理论问题
下一篇:六十年前武汉大学物理系《热力学与统计物理》教研活动往事点滴

32 武夷山 刘山亮 谢力 杨正瓴 范振英 刘炜 张江敏 王亚东 王伟 信忠保 范会勇 李毅伟 曾杰 张忆文 郁志勇 苏保霞 晏成和 汪晓军 余皓 吕洪波 张红光 史晓雷 肖慈珣 黄永义 李学宽 谢蜀生 彭真明 马红孺 韦四江 朱晓刚 张鹰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18: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