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junf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junfu

博文

CT-6和CT-6B装置始末9

已有 454 次阅读 2017-11-27 16:40 |个人分类:科技漫谈|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科技体制改革 课题组

CT-6和CT-6B装置始末9


1984年,社会上开始科研体制改革。一方面提倡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另一方面开始实行基金制,提倡竞争机制。开始是院里的基金,后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成立,从那里申请基金。

在所里,管惟炎所长也开始改革,而且是不小的改革。最主要的是撤销研究室,重新组织课题组。对于此举,有不少议论。且不管其出发点如何,其客观效果是增加了课题组的权力,因为基金是以课题组为单位申请的。但另一方面,原来研究室的功能消失了,这对某些研究课题是不利的。具体说对我们不利,因为我们属于大科学,所里当时也只有我们属于大科学。

课题组自由组合,上报名单,学术委员会批准。结果我们室还是五个组。101是微波加热和微波诊断,102组是CT-6B装置运行和常规诊断,103组是箍缩装置,104组是诊断组,105组是理论组。其中101102104组都在CT-6B装置上工作,因为没有别的实验装置,可是它们之间没有隶属关系。五个组间有个学术小组,只管学术。如何在这个装置上统筹开展实验呢?

在申报课题组时,郑少白找我,要我参加这个102组。这个组运行半年后,他出国了,组长由我代理。代理了一年多,转了正。此时人员已有很大调整,一些人调到外室,一些人离开本所,我们也从原来的联合组调来杨宣宗、蒋地明,后来成为我们组的技术和研究骨干。

我当组长时,所长已换成杨国桢。我向他请示这个三个组在一个装置上实验由谁来管的问题,他也颇费踌躇。因为我们的学术小组长蔡诗东是研究理论的,所以杨所长说应由学术小组秘书负责,但这个秘书属于运行箍缩装置的103组,不可能管这边的事。所以最后,所长设了一笔合作基金,鼓励几个组的合作研究,取得一定效果。

陈春先也不再是室主任了,成了101组组长。但是他在担任这个职务后不久,就在1984年正式脱离了物理所。我们的装置进入后陈春先时代。

我从国外回来后,还没当代理组长、组长的时候,就开始整理实验室。当时大厅里很乱,各自为政,组装了两个屏蔽笼。我想不同诊断共用一个屏蔽笼就可以了,为什么要两个呢?于是劝说他们拆掉一个,使大厅宽敞一些。还有,当时不同的诊断项目都与装置真空室相连,但是有些常年不做实验,占着位置,我也劝说他们暂时拆掉。再后来,我当了组长以后,找所里做了一批展板,排在大厅进门后的两侧,上面张贴装置介绍和研究成果。这些展板起了屏风作用,把一些不好看的设备挡在后面。

这些事,为什么以前室主任陈春先不干呢?因为他碍于各种关系,有些话不好说。我没这些顾虑。但是为什么别人听我的呢?

原因在于我有政治上的优势。我这个政治上不好的人,为什么能有政治上的优势呢?道理可以这样说:譬如有位老兄,在大牢里坐了十年,出来以后,就是在路上横着走,别人也不愿招惹他。我们这里没有从牢里放出来的人,我这个当了五年“五一六分子”的人就相当于这样的人,经过一番风雨之后,反倒无任何顾虑,而且自觉得有些“穷横”的本钱,所以在一些会上也能毫无忌惮地发表意见。

这一时期,另一进展是数字技术开始使用。所里自己研制了模数转换器,使实验的诊断成为精确的测量,精密的实验成为可能。由于使用了数字技术,我们启用了二楼控制室作为数据采集室,使实验更加正规。此外我们还遵循各实验室一般惯例,由韩共和执笔编辑了装置使用手册。

我们当时做了一个补充充气实验。原来是在放电前充气的,不能达到很高密度。现在用脉冲阀门于放电期间补充部分气体,结果使密度提高一倍,能量约束时间也提高一倍,达到1毫秒。这一结果直接导致了激光散射诊断的成功。这一诊断主要由104组胡淑琴负责。原来等离子体密度低,散射信号弱。现在密度提高了,就得到了结果,测量得到的等离子体温度是200电子伏特,即200万度,和戚霞枝用软X射线吸收比较法得到的温度一致。这种诊断技术难度大,能完全用国产器件得到非常不容易。说是国产器件,其实就是自己做的。我们研究室原来就是光学室,曾做出过国内第一支红宝石激光器,有这样的技术储备。

陈春先招了两个博士研究生,他离开所以后,就留给我带。主要是他们自己努力,后来做得都很好。我和郑少白还在《物理学报》上发表了一篇理论文章,讲环形等离子体的位移稳定性。这篇文章的思想是郑少白提出的,意思是除了水平方向和垂直方向的位移稳定性以外,在45度方向的斜向稳定性也是独立的。公式推导主要是我做的,使用了Shafranov提出的一种普遍方法。当时还不很习惯在国外发表文章。

这时候,我们组就有了一些名气。当时院里还开什么政治工作会议,在寻典型,这是原来政治工作的套路。于是所党委办公室主任来到我们实验大厅,我们的党支部书记接待。书记叫我讲讲。我说,也没什么经验,就是弟兄们比较仗义。书记看我说的不像话,就赶快翻译说,他的意思是同志们比较团结。办公室主任听了没吭声,看了几眼走了。

就我自己而言,确实没什么思想境界。对我来说,与其说是想做好这件事,不如说是怕做坏这件事。我胆小,怕做坏了,不但自己丢脸,还带累组里其他同事和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22197-1087096.html

上一篇:CT-6和CT-6B装置始末8
下一篇:CT-6和CT-6B装置始末10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2 04: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