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li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lie

博文

天文学的遗憾 精选

已有 4983 次阅读 2016-10-17 00:12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周末在温江开会(其实没进会场,连夜溜回来了),遇到西华师范大学的老师,说他们新成立了天文系。我既喜且憾,憾的是中国大学的天文系太少,手指头就数过了。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中学有地理课而没有天文课,几乎每个师范院校都有地理系(或其他名目)却少有天文系。更奇怪乃至以为荒唐的是,地理学在中学被划归文科,其谬种流传就是大学的“自然地理”也几乎走的文史路线,把“自然”腰斩了,而被腰斩的那一截,是可以用天文来补血的。

开普勒在400多年前(1609)写《新天文学》时感叹,时下写数学书难啊!(It is extremely hardthese days to write mathematical books, especially astronomical ones.)同样的感觉,于斯为盛。尽管大学不论文理都有“高等数学”课,但很多同学的思想状态与牛顿之前的小伙伴没什么区别。天文学与地理学在古代是一家,地理学还是千百年前的风貌,天文学却完全“走样”了。天文学从天文-地理家族独立出来的历史,也许可以说是现代科学演化的缩影。今天的天文与地理似乎也可以代表两种科学文化:用数学思考的和不用数学思考的。天文学溶化了现代数理科学和先进技术的基本元素,即使不做天文学研究,也应该喝一碗天文学的汤;即使不立天文系,也应该设天文课。

顾炎武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古人仰望星空充满着好奇、想象和敬畏,这些古老的东西现在都大大地缺失了。这种纯粹的与自然的交流,如今也难得了。Hazlitt在《绘画的乐趣》中说,绘画之乐在于只需与自然交朋友,不忮不求,无怨无欺。怀着儿童的天真,乐学自然的方式和品位。(There is "no juggling here,"no sophistry, no intrigue, no tampering with the evidence, no attempt to make black white, or white black: but you resign yourself into the hands of agreater power, that of Nature, with the simplicity of a child, and the devotion of an enthusiast -- "study with joy her manner, and with rapture taste herstyle." )这种境界也就是老庄所说的“解衣盘礴”——恽寿平解读,“作画须有解衣盘礴,旁若无人,然后化机在手,元气狼籍。”我们读书或做科学,已经感觉不到这样的境界了——也许能从天文学找回一点儿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992-1009151.html

上一篇:诺贝尔文艺奖
下一篇:过文殊院

21 田欣 王春艳 钟炳 马红孺 史晓雷 武夷山 冯大诚 鲍海飞 杨学祥 董全 李土荣 吕洪波 李学宽 刘全慧 张家峰 马志超 文克玲 anran123 xlianggg zjzhaokeqin luxiaobing1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9 2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