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六):春花初绽

已有 1084 次阅读 2020-7-9 10:2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六):春花初绽

 文 / 蓝莲花瓣

你和我的春天,在原野上绽放

我们手挽着手,拥抱着单纯

轻柔的风啊,连绵的草儿

还有草籽生长的力量

哦,再来一次吧

再一次绿满天涯

再一次开始去爱你


           ---题记

夏志蓝她们升初三时,当年的初二一班和初二二班进行了重组,这就导致初三二班夏志蓝的同桌发生了改变,她的新同桌叫范育生。夏志蓝偷偷看他,圆脸上还有几个雀斑,倒是一本正经非常乖巧的样子。夏志蓝上学期间基本都坐在第一排,那时候的范育生个子也不高。范育生的姐姐也在驿马中学,是个开朗活波的高个子姑娘,得夏志蓝她们喜欢地有点崇拜。大概是因为这个缘由,新同桌范育生和夏志蓝遵守并坚持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这时又来了一个表面安静实质爱玩的插班生,她叫瞿翠玲,也是小个子,皮肤特别白,小眼睛,圆脸蛋,匀称饱满,笑眯眯地文静。因她父亲工作调动来驿马中学,她便有了和夏志蓝、李林桃相熟的缘分。翟翠玲一来,夏志蓝和李林桃的快乐生活又上了一个台阶,以至于有件事夏志蓝一直都记得。

 

一天课间,她们三个另加一个姑娘,隔着过道玩“官打捉贼”。这四个角色由抓阄决定,“捉”首先表明身份,开始找“贼”。然后,“官”显身,决定打几下,“打”执行。要是找对了,打“贼”。找错了,打“捉”。那天纸团扔出去之后,夏志蓝着急着抢,跟着一个纸团摔倒在地上,差点把头磕到课桌角上,坚韧勇敢地拿起了纸团,连身上的土都没来得及拍打一下,就打开纸团,其上扭七裂八地写着“贼”!四个人笑作一团,“打”连打人的力气都没有了,轻拍了她几下。

 

夏志蓝插班到王玉屏老师的班里,一直得到王老师的关心,希望她好好学习,能跟上班级其他学生。结果呢,每次考试只要在中间,夏志蓝就心满意足了。王老师为了督促她,开班会时劝告她,要好好学习,懂得听从意见,不要动不动小嘴巴一噘,就生气了。可惜夏志蓝当时真的没有懂得这份语重心长。但是夏志蓝也是诚心诚意地行动来着。

 

王老师皮肤很白,典型的书生气质,是个干净利落的人。她爱人叫杨新和,非常有女人味,高个子,卷发,皮肤微黑,人很漂亮。杨老师教夏志蓝她们英语。这是夏志蓝的弱项,夏志蓝于是去找杨老师,表决心,意思是要好好在杨老师的帮助下把英语学好。不过,去杨老师房子里说的话都忘了,夏志蓝只记得墙上挂着王老师和杨老师的结婚照,那是一张彩色照片,脸上的红云都是晕染的【当时才开始有彩色照相技术,除了黑白,其他色彩都是染上去的】。但是,年轻的王老师和杨老师,一个英俊潇洒,一个漂亮温婉。

 

当然,夏志蓝态度好,并不意味着她真的好好学习了。英语这门课,在夏志蓝今生今世,都是内心兵荒马乱的痛。

 

人生总有宝藏,在不经意间被发掘。在初三那一年,夏志蓝发掘到了何晓芸和慕蓉慧,三个人成了好朋友。慕蓉慧走读,何晓芸住校。奇怪之处在于,夏志蓝与何晓芸成为好朋友是在她俩大吵一架之后。有天晚上已经休息,何晓芸睡在小通铺,夏志蓝睡在大通铺下层,大家都说闲话,说着说着何晓芸火了,开始骂架,何晓芸口才极好,机关枪一样,夏志蓝只来得及说:“那你昨天对我态度不好。”何晓芸说,你是个啥啊,我要对你好......何晓芸还引用王老师的话,说你不要以为你小嘴巴一噘,如何如何。比较关键的是,何晓芸骂脏话呢,夏志蓝根本没有招架之力。东边房头是高中女生宿舍,西边隔壁就是夏志蓝她们班男生宿舍,三个宿舍都雅雀无声,听着何晓芸骂人。

 

很奇怪的是,夏志蓝一直都没有记得当时有难过或者伤心。后来她俩好得掏心掏肺,夏志蓝跟着何晓芸去她家,她有哥哥有弟弟,还有奶奶,家里有很多书,称得上是耕读传家的殷实家庭,家庭的气氛民主又友爱。何晓芸还总会给住校的夏志蓝带菜来,安慰她的肠胃。何晓芸那时应该有个一米五八左右,总爱穿一件红色暗格子的衬衣。她皮肤白皙,小眼睛灵活而有神,总爱眯着眼睛看东西。齐肩的短辫子,是一个灵秀、敏感,敢想敢做,比较泼辣的女孩。她们三个中,何晓芸最有主见,最有口才,也最有执行力。何晓芸的变化仿佛是在某一天发生的,学习变好了,就连原来写的又小又挤的字,也写得大而疏朗了。


有时周末何晓芸和慕蓉慧也会到夏志蓝家里玩,晚上三个人躺在炕上卧谈,常常是夏志蓝先睡着了,她俩还在热烈地谈话。何晓芸和慕蓉慧都是文艺女孩儿,慕蓉慧很有文采,作文写得非常好。慕蓉慧个子高,有一米六了,她的头发削短了,从耳边很有层次地覆盖到脑后。一张圆圆的脸上一双特别大的眼睛,睫毛浓密像蝴蝶翅膀,扑闪扑闪,非常有神采。嘴巴和鼻子都不小,配合起来就是那种豪爽、直率,又才华横溢的模样。她爱打扮自己,穿一条时兴的葱白喇叭裤,配着一件浅色衬衣,特别玉树临风,挥洒自若。


慕蓉慧有个妹妹,当时主要是母亲带着她俩一起生活。她家的庄院和窑洞是借来的,很破旧,但是家里相当干净,家里的气氛乐观、积极,充满了热闹。慕蓉慧直接并且勇敢,她和妹妹与母亲一样相信父亲,相信生活。在直面生活时,慕蓉慧比何晓芸和夏志蓝都要泼辣和无畏。如果何晓芸是一条鲜绿的纱巾,慕蓉慧则是一条大红的纱巾。它们,给夏志蓝的生活带来了别样的色彩。


学校有一个小小图书室,大概千册藏书的样子。受到何晓芸和慕蓉慧的影响,住校生夏志蓝开始在课余时间看书,她从图书室借来了《少年维特的烦恼》,没看懂维特的烦恼是啥。但她的一篇作文却受到了带语文的李老师的表扬。第二次写作文,夏志蓝特别想给李老师表现自己,就照着鲁迅先生的口气写,害得李老师又特别叮嘱夏志蓝: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不能用这么激烈的口气。


虽然进步的道路是曲折的,夏志蓝的确是开始喜欢并努力学习了,有时候晚自习,教室里面吵闹,夏志蓝就会拿着书,到初三一班窗外就着灯光背书【初三一班都是充满了希望的种子选手,所以上自习很安静】。那个夏天过后,何晓芸考上了师范。慕蓉慧没有再读书,在一个山乡做了小学教师。而非种子选手夏志蓝,则大出班主任王老师的预料,勉强考上了驿马中学的高中。李林桃过后一年也考上了驿中的高中,翟翠玲回到她的老家去了。


夏志蓝后来学了物理专业,实际得如同一块铁钉。但是夏志蓝知道,再也没有一个年龄段,能让夏志蓝那么干净,那么纯粹,单纯地只对事不对人。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何晓芸,慕蓉慧,李林桃和翟翠玲她们那样,在吵架之后,生气之后,闹别扭之后,还能掏心掏肺做朋友。所以,再后来一点,夏志蓝更喜欢与男生打交道,因为他们闹别扭打一架就和好。但是,再再后来,夏志蓝发现,女生和男生之外,还有第三种人,叫做领导。所有的人都争着要给领导留下良好的印象,更不要说让人家生气了。然后呢,夏志蓝又发现,还有第四种人,叫做配偶。那居然是一辈子都在讨好和生气的斗争中拉锯,一塌糊涂,悲欣交集。


成熟是什么呢?成熟就是让纯粹和纯净变得暧昧,把真心和真意半遮半掩,给深信不疑留些许空隙。人们说,这是面对社会复杂系统的必须。然后,人的纯净被深渊打湿,将聪明和愚蠢参半。再然后,人们都和夏志蓝一样,在这种相互独立,相互依赖,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的独立人生中,锤炼智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1251.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下一篇:九月微醉

2 武夷山 苏德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3 01: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