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已有 761 次阅读 2020-7-1 21:4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文 / 蓝莲花瓣


当时光流逝,灿烂的阳光留在记忆里

那过去了的,就像凝固的画片

那曾经的芬芳,尘封着一瓣瓣玫瑰

岁月的纤手拨开了朴拙的表面

请你窥见,朋友啊,它还是一缕清香

                  ---题记



对于初中阶段的女孩子来说,大姑娘和小姑娘的表现和给人的感觉是有差别的。小姑娘还在懵懂,比较憨,不懂得仪容仪表,不知道收拾自己。大姑娘们则相反,她们刚刚涉足豆蔻年华,也有了爱美的体会和愿望,懂得收拾自己的容貌、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表了。在八十年代初,这种修饰又是非常自然的,少有人工和化工的痕迹,因而这些大姑娘们就更加富有一种自然的丰美。


这件事情发生在五个大姑娘之间,她们的年龄往小里说,该是十四、五岁,往大里说也不过十六、七岁。五个女孩都是初三年级的,虽然住在一个宿舍,夏志蓝并不了解她们的详细年龄。那时驿马中学的女生宿舍只有两个,一个住高中女生,一个住初中女生。初中女生宿舍则主要是初二和初三的女孩子,初一女生年级小,大多不住校。在夏志蓝她们宿舍,初三的女生是大姑娘,基本上不和初二的女生过招。


当青春饱满地展开,她们的魅力不只是在外表,还有友谊和心智。故事里的这个五个姑娘除了都是漂亮和动人的女孩子,在衣着和言行上都透露着一些成熟和动人的韵味之外,她们五个人之间也有非常纯良的友谊,她们团结,相互帮助,相互关照,没有丝毫的虚与委蛇,都是真心真意的要好。那个时候,相互的情感很淳朴,相互要好的姑娘们,会在周末相约,一起去谁家里玩。最后,这些友谊不只限于同学们之间,就连家长们也都知道谁和谁是要好的朋友,认得她们。


那时,每周上五天半课,星期六上半天课,然后卫生大扫除,等老师们检查完卫生,学校就进入了周末的假期。而夏志蓝她们宿舍里的卫生大扫除是轮值的,那天下午轮值卫生的是简小能和米秀林。卫生检查结束之后,还有相当宽裕的时间,她俩就各回各家了。她俩的家虽然不在一起,也都住的不远,七八里地的样子。


这个五个姑娘中,米秀林是最讲究的一个,她的头发总是梳得光洁、整齐,扎着两个小刷刷,像黑色的八字,齐整地披在肩上。她是方脸盘,双眼皮的杏核眼,嘴比较大,嘴唇红而薄。她爱干净,任何时候她的衣服和头脸都是干干净净、整洁有序的。虽然她并不怎么多话,但她的眼睛很灵动。简小能却不一样,简小能个子挺高,眼睛大,个性活波,嘴巴红润总是着急似地嘟着,走路步速挺快,是个直性子。是的,她们五个相约好好学习,要考庆阳师范的,就是考不上庆阳师范,也要争取考上本校的高中。


当星期天下午返校之后,宿舍里的气氛就不好了。五个姑娘不吵不闹,处在僵持阶段,初二的小毛头们则在疑疑惑惑地观望着。原来,李慧琴刚买的一双新鞋,丢了。驿马镇是南到西峰、东到庆城,中间六十公里的一个大集镇,每次逢集时,来驿马镇的货物都算得上比较上档次。李慧琴买的这双鞋,是当时来说比较好、上档次的鞋。而她买鞋这件事,五个姑娘都知道。李慧琴是怎么样节省、向往和下定决心买了那双鞋,五个姑娘也都知道。不只如此,出于同样清贫的学生的状态和同样的爱美心理,李慧琴买了这双鞋,五个姑娘都一样地爱不释手,一样地喜悦和爱惜。只有一件事有区别,星期六下午,李慧琴、刘玉英和韦冬梅,她们三个在一起,没有来宿舍。而简小能和米秀林是在宿舍打扫卫生的。


李慧琴说:“这鞋是被简小能拿走了。” 简小能说:“不是我,我没拿。”李慧琴不改变自己的说法。刘玉英和韦冬梅表示说:“你找回来,就不是你拿的。”简小能急了,跺着脚说:“真的不是我拿的!”米秀林一直都没有表态,没有说话。那三个姑娘不让步,也不说话。僵持了一会,李慧琴坚持说:“简小能,就是你拿的。除非你找回来。”简小能气得直跺脚。她们没有吵架,没有激烈。然后,五个人又一起去上晚自习了。


第二天,再第二天,仿佛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五个姑娘又像往日一样,又说又笑,一起来宿舍吃饭,一起去教室学习。也有个别的初二女生议论这个事,但李慧琴说鞋都找到了,都过去了。夏志蓝私下了解的,原来李慧琴一口咬住说是简小能拿的,简小能的确没拿,简小能知道星期六自己先走的,米秀林是一个人离开宿舍的,而这双新鞋放在哪里,就她们五个人知道。简小能被逼无奈,只能在星期一下午课外活动时一个人跑到米秀林家里,拿回了那双鞋。


这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而这件事情的价值在于,五个那么年轻的姑娘,在处理这件事情中表现出来的智慧、理性和妥协,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她们对朋友、对人的宽容和仁爱,并没有因为朋友一时糊涂做了错事而立即认定她的不好,排斥她到对立面,相反,她们保全了她。而那个能够在此后与朋友融洽相处的人,也一定是个能面对自己的人。


很多年之后,听专家们品读《红楼梦》,表扬大观园里探春和宝钗的能干时,夏志蓝忍不住想起了这件久远的、很小的事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243.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四):考师范
下一篇:驿中往事(六):春花初绽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1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