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槃在涧-心外有物趣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考槃在涧 坐在垃圾堆上仰望星空

博文

彩虹与金山-从茶马到山白脸

已有 5310 次阅读 2012-10-24 14:27 |个人分类:少年游|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吹风机

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得并不晚,但为了收拾昨晚留下的烂摊子,费了不少时间,我们的帽子、头巾都湿透了,晾一个晚上仍然没干,只好用吹风机吹干。七点起床,一直到十点才出发,我们的拖沓也有理由,地图上只有6个小时的路程,下午五点怎么也能到山白脸嘛。

出发时并没有下雨,走了十分钟就又开始了月经雨,越往峡谷深处走,雨越奇怪,反正就是不肯痛痛快快的下,也不肯痛痛快快的停,背包的防雨罩一直罩着,冲锋衣的帽子不断地掀开,盖上,手比脚还忙。

从茶马客栈到HalfWay这一段两小时的路程并不艰难,很多地图上标着一个半小时,我们边走边观景,也间或在没下雨时拍了几张照,最终走了两个小时,被两队人马超过,我以为耻。

突然一只猛禽斜刺里飞了出来,离我们很近,我能看见它翅尖的大羽毛,但无法分辨它是隼还是鹰还是鵟。要拿出望远镜看已经来不及了,它在我们头顶上盘旋了一圈,顺着气流忽悠一下就上升几十米,而它的翅膀根本没有任何动作。

因为头上总是有一缕一缕云飘着,那时那云的动向和猛禽的动向完全一致,真是奇景,猛禽抬升后继续顺着气流飘远,我们已经看得大呼过瘾。

接下来路途中遍布野花,这是虎跳峡徒步全程中最轻松的一段,玉龙雪山背坡的陡峭坚硬和金沙江的狂暴浑浊配上一大片一大片柔媚娇嫩的野花,看照片怎么能感受这种冰火两极的美?

走着走着雨又下大,我们也走到了传说中的HalfWay。爽死你阳台对着山,景色确实不错;天下第一厕边排泄边赏景,也很惬意,烟友可以在前呼后拥的同时眼睛也下下乡,这就叫3D厕所。不过,其实蹲着埋头苦便的时候并不方便观景,因为你蹲下时身体是和景平行不是垂直的,也就是你要享受3D,必须扭着头。

我在天下第一厕提裤子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又大又美的瀑布,一扭头正好看见了它。

HalfWay出发时将近一点,接下来就雨多晴少了。我们要下到公路边的Tina’s,也就是说,昨天爬了多高的山,今天也就得下多少坡。一路下坡,但其实比上坡更难走,路更陡更泥泞,更滑。一路下坡倒罢了,下一段再上一段再下一段再上一段,我们好像走在一条正弦曲线上。有些路就开在瀑布边上,持续中雨让整个路段被水淹没,我们多次直接涉水,有一段路干脆十几米都泡在水里,再从路上泄到外侧悬崖,成为一个多级瀑布。

我们的鞋,是Gore-TexVibram大底。好处是不怕鞋进水,坏处是鞋底见水滑。

我这双La-Sportiva 566,买来就泡在一整盆水里,完全没过了鞋面直到鞋舌,四十分钟后我捞起来把手往里一摸,鞋里面完全干。这一路尽管天天下中雨,我们的鞋从未进水,也从未被汗水弄湿。

Vibram的鞋底抓地耐磨都好,就是怕遇到水石路。这一段路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淹在水里,我们只好用登山杖死死撑着再小心过路,走得又慢又费劲,好在这段以平路缓坡为主,无惊无险。

迤逦来到一个山口,突然又冒出了太阳,这个山口那风吹得跟物价上涨一样快,我们到时山口竖着的电杆还是全湿的,在山口歇了十分钟电线杆就全吹干了,我放下包脱下冲锋衣和抓绒衣,只穿着一件湿透了的速干衣让风吹,走时也干得差不多了。

翻过这山口就开始连续下坡,雨劈头盖脸就下起来,不到十五分钟,我们身上除了脚以外就全湿了。我发誓以后所有冲锋衣冲锋裤必须得是Gore-Tex的,要不然就不出来混了。后面的一个半小时在持续的中雨中下坡,没完没了的下坡,要命的是,石子路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段几百米长,几十厘米宽,坡度在30度以上的硬黄泥路。

这个黄泥路,严格说我们不能叫它是黄泥路。它不是你小时候玩的黄泥巴那种黄泥,一和水就稀烂,一晒干就硬,你可以用它捏成飞机坦克大炮房子车子妹纸来YY;这种黄泥路之所以叫丫黄泥路,只是因为丫确实是黄色的。但丫遇水并不软,仍然硬得像石块,石块有棱有角,还可以借力防滑,丫不介,丫在雨水冲刷和人腿挤压共同作用下,变成一个一个的大馒头疙瘩,一个大馒头正好放得下一只鞋,但丫不是平的是圆滑的。登山杖杵上去就滑开,脚一踩连鞋印都没有,旁边就是悬崖,如果往正下滑倒来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那是运气好,侧翻掉进金沙江那就得完成长江第一飘了。

我已经忘了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只记得猫滑了一下,还好手撑着,既没有平沙落雁也没有长江第一漂,但此后猫就心有余悸士气低落,我完全理解,在这个天气穿着Vibram大底走过这段路的人应该都能理解。我觉得我之所以忘了我们是怎么过来的,是不想想起这段路是怎么过来的,我痛恨这段路,我他妈痛恨这丫段路。

好在这段路再往下走十分钟就走到了Tina’s。我们面临选择,是继续往下去到中虎跳石再回山白脸呢,还是不去虎跳石直接去山白脸?

我们浑身湿透灰头土脸,衣冠不整补给不足。最要命的是,当时那雨没有丝毫停的意思,时间倒充裕,也只在三点半前后,但都说如果下雨走上天梯会非常危险,走一线天前后需要三个小时,我们决定留点遗憾,放弃去虎跳石直接去山白脸。跟了我们一路的新驴则继续去中虎跳,后来我们没有再遇到过。

疲兵沿着公路撤往山白脸,地图上说是Tina’s到山白脸二十分钟,实际即使天气好状态好不负重,二十分钟也走不到。一路小跑倒是有可能。为了早点赶到洗澡换衣服吹干头发,我们走得并不慢,也走了四十分钟。

走了不到十分钟,居然天晴出太阳了!我们已经没有勇气再去虎跳石,仍然一往无前地撤到山白脸,就在这时,山白脸方向,一条彩虹跨江出现,正好架在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之间,不大,也不高,但就像一座桥跨在江上,连接了哈巴和玉龙。我认为这一定是《赛德克.巴莱》里说的彩虹桥。等我们走到山白脸,它早就消失了。如果走到彩虹边上,我们会不会沿着桥走上去?

这不科学,我想。

山白脸顾名思义,是其对面的山上有很多白色的像人脸一样的图案,我歪着仰着脖子看半天,没有任何发现。因为上虎跳附近塌方,车进不来,而徒步的人更多选择住在Tina’s,于是当天晚上整个山白脸只有我们两个客人。

山白脸下面就是金沙江,听着江水滔滔,我们很快就睡着了。

 

我一传图片就说:“上传失败 无法转移临时文件到服务器指定目录”,没时间折腾,放弃。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38-625717.html

上一篇:彩虹与金山-从桥头到茶马
下一篇:沉痛哀悼著名心理学家孟庆茂老师

25 魏东平 蔣勁松 陆俊茜 武夷山 李学宽 刘全慧 刘旭霞 张婷婷 吴飞鹏 刘畅 曹聪 王春艳 谢强 刘颖彪 朱晓刚 马丽丹 杨秀海 迟菲 陈国文 李宇斌 zzjtcm anran123 crossludo FloatingRose chaogerhu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10: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