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槃在涧-心外有物趣男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考槃在涧 坐在垃圾堆上仰望星空

博文

在这个黄昏绝望地捍卫大学的尊严 精选

已有 4830 次阅读 2008-11-25 17:26 |个人分类:入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大学,城市,建设,GDP,知识分子| 大学, 城市, GDP, 知识分子, 建设

对于一座几百万人的大城市来说,一所大学价值几何?

 

尽管早知道南大这档子事,但从最了解情况的人那里得到证实,心里还是满不是滋味。我实在不能揣度决策者们的决策逻辑,也许这是我做不了市长书记的原因。当然,学校和人不同。把人腰斩了,人一定会死,而且死得很痛苦,死得很难看;但把学校腰斩了,学校却不一定会死。所以在学校里修条马路,有什么大不了的?牛津大学不就是城市和大学一体,马路穿过学校吗[1]

 

“也许他们觉得大学对城市没有什么贡献”,我想身在其中者的这个揣度并不险恶。你不会把百元大钞撕成两半,但从书上撕下一页废纸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牺牲掉不那么重要的大学,换一条宽敞能够带来GDP的马路,这个决策看起来十分理性、划算,无论如何,这不是一个白痴的决定。

 

我倒是觉得这个决策还太保守。如果把大学全部建成丽春院,我敢保证GDP一定上涨飞快。

 

我并不在乎有人会做这样的决策,因为我深知嫖客的心理。既然你能卖笑,为什么就不能卖身?

 

是我们自己先抛弃了大学的尊严。我们说过“不”吗?哪一次不是我们自己委曲求全?我们妄图独善其身,善得了吗?

 

本来我已经写好了公民的社会责任感的文章,我觉得我已经不用再发布了,因为这件事情已经明明白白地说明了所有问题。当知识分子都沉默了,也就更不会有人为知识分子说话。

 

纳什在1958年就罹患精神疾病,而直到1994年他才获得诺贝尔奖,是妻子的爱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爱与宽容,纳什才能坚持工作。[2]

 

纳什的心灵无疑是美丽的,那也得是美丽的麻省理工学院才容得下;在一个GDP远比大学重要的国家里,容得下美丽心灵吗?我们的知识分子和自诩精英的人们,还有美丽心灵吗?

 

我也不愿意再提知识分子这个概念了,因为今天的中国,一部分知识分子选择了沉沦,而另一部分选择了沉默。

 

如果今后中国知识界每况愈下,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作为分水岭。因为它标志着,对人的折腾已经不够爽了;必须是对一所学校,一所排名全国前五的学校的折腾才能产生快感。而这记耳光抽得“知识分子”已经不是斯文扫地那么简单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罢了。

 

在这个黄昏,听着这首《黄昏》,关掉一个个被删除的网页,心里的绝望何止是绝望。

 

-------------------------------------------------------------------

 

南京不要城建只要保住南京大学(转自西祠胡同  作者无情天下绝

 

我代表不了全部南京人,但是这就是我的心声!在南京大学那幢爬满爬山虎的的楼前,我第一次向自己喜欢的女孩表白,第一次牵她的手。和她一起冒充南大的学生在旁边的那座老到不能再老的教学楼里上自习。和她一起在对面的小树林里聊到晚上9点,谈人生谈爱情。记得那是我19岁的时候,也就是去年参加的高考,去了外地。在我20岁的时候,也就是今年初喜欢的女孩叫我到南大这个考生心目中的圣地见上一面。到了汉口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滑着旱冰的南大学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和我擦肩而过,这南大的学生比我们大专生还疯狂啊!踏进南大校门,突然玩心大起,两脚跨进去了又跨出来了,跨出来了又跨进去了,心想兄弟我也来过南大了!来来回回在这个写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百年校门下进出了五六个来回,直到旁边的那位站的笔直的保安以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我,我才灰溜溜的跑进了南大的校园。记得进了校门没走几步就是图书馆,嗜爱文学的我双腿就像灌了铅再也无法挪动一步。看了看手机和女孩约定的时间已经快到了,终于对爱情的欲望战胜了对知识的渴望,惜别了南大图书馆,至今也没有机会再去过了。和女孩在小树林里见了面,牵着手坐在北大楼前的草地上。人生还有何求!我的记忆里只有这些,一个也算花季的青年对初恋的记忆也就只有这些。爱情就像一幅油画,色彩是绚丽的内容是丰富的。这幅油画的价值哪怕给我十个蒙娜莉纱我也不换!爱情也像水墨画,格调是沉重的意义是永恒的。这幅水墨画的意境就算读过十遍红楼梦的人也不能参透。如今这两幅画都要变了,用铁棰敲去画框,用机器撕去装裱,去烈火燃去美丽!记忆是可以忘掉的,但记忆是不可以改变的!美丽的童话就此结束,尘世的繁杂扑面而来,让利益让金钱让罪恶来的更猛烈些吧,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圣母峰上的雪已经变黑,天山脚下的草地已经枯萎,纳木错中的湖水已经浑浊,世间还有什么最后的净地!偌大的南京城装的下450的紫峰,装不下十米的南大校门,还谈什么千年文脉!江南贡院像风烛残年的老人萎缩在繁华的夫子庙一角里,江南水师学堂像早已被忘却的历史搁在下关一百年两百年甚至更远,南京大学也将要被机器的轰鸣声笼罩失去他宁谧的庄严。走吧,走吧让所有的记忆全部离去。哀哉南大!哀哉金陵!哀哉华夏!

 

 

杨青:大路毁掉了南京大学的尊严

……..

苏州市政府曾为了保护苏州大学(原东吴大学和博习书院、天赐庄等)美式古旧建筑群遗存,硬生生把东西贯通工业园区和高新区的狮山路-三香路-十梓街在苏州大学门口给断了下来。这条路不仅是在为苏州大学让步,而且是为苏州的文化和历史让路。但南京这三所大学远远没有这样的幸运,教授们为了保持校园的清静据理力争,收效甚微。工程方放出狠话:南京大学又不是北京大学,河海大学又不是清华大学,为什么不能拆?

 

这话虽然听上去让人觉得呛耳,但好歹说明这些工程方还知道大学是有尊严的,只不过这尊严是分级别的。北大和清华的尊严和家门口南大与河海大学的尊严是不可等量齐观的,前者不可轻举妄动,后者则可以任意践踏。

 

工程方的说法代表着很多决策者的心理,在交通和文化的较量中,败下阵来的文化居然是因为级别不够,这样的思维透露出很多人对大学和城市作用的偏见。

......

---------------------------------------------

周传雄   黄昏

 

过完整个夏天
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
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
黄昏再美终要黑夜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
说出再现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划出一句离别
爱情进入永夜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
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割断幸福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

 

[1] 百度百科  牛津大学

[2] 百度百科  纳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38-48330.html

上一篇:关于黄光裕的一段对话
下一篇:静夜狂思-43-知识的四种境界

18 周可真 刘俊明 武夷山 王金成 刘玉平 阎建民 马昌凤 刘进平 曹广福 王安邦 王德华 马胜 刘吉平 吴渝 马丽丹 唐小卿 张丽娜 侯振宇

发表评论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2 0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