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种数据分析之放飞自我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ijiaobai 关注:生物统计,数量遗传,混合线性模型,生物信息,R,Perl,Python,GWAS,GS相关方法,文章及代码

博文

从读书到别人思想的跑马场

已有 2039 次阅读 2019-4-2 20:11 |个人分类:随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高中时,酷爱读书,搜集各种名著看,无心学习,只想看书。



我的方法很简单,高中时,有介绍语文各个知识的一本厚厚的书籍,后面有世界名著和中国名著的大体介绍,我就按照书单,寻找相关书籍,一本一本的看。看了多少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成绩一落千丈,满脑子都是对未知事情的探索,我想知道未来是怎样的,我想知道自己将来是怎样的,我想知道为什么世界这样运行,我想知道别人的生活,那时的我是如此纯粹,那种生活,那种激情,以后再也没有从来,如果可以成为青春的东西,高中可以称得上。


记得我高中准备退学时,同学解,在操场上和我告别,和我说,苟富贵,莫相忘。当然,退学是一场闹剧,只是一个错误的时间发生了一件错误的事情。多年之后,妈妈向我说起高中时的荒唐时,我知道我已经离那时的我越离越远了,但我没有后悔那时候所做的事情,疯狂的看书以及思考,塑造了我的人生观,改变了我的轨迹,如果现在的我有那么一丝值的骄傲的地方,可以说是高中时代种下的种子。


记得当时高一时候,同学拿了一本《平凡的世界》,那时的高中很少有人有手机,网吧也刚开始流行,在一个平凡的小县城中,四周平静。我看了平凡的世界,看到孙少平的贫穷以及用功,看到他的奋斗以及心理活动,对于外界,对于以后的生活我有了初步规划,通过孙少平我看了《牛虻》,也看了很多他看过的书,我在县城的图书馆办了一张图书证,在每周五的下午,30分钟的吃饭时间,借同学吕的自行车,骑车去还书以及借书,星期天如果没有回家,我就去图书馆,将自己想看的书放在一起,供以后迅速的查看。那种对书籍的渴望,如此的热烈,至今仍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单存的小说不能满足我,我开始看哲学类的书,比如尼采的书,我看的有《偶像的黄昏》,是周国平翻译的,印象最深的是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书中关于人的境界的描述,首先应该是骆驼,要负重,要积累,第二阶段是狮子,对一切重新评判,进行选择和淘汰,第三阶段是婴儿,颇有点老子所说的“复归于婴孩“的状态。对于哲学的憧憬,看了黑格尔的《小逻辑》,但是没有看太懂。


后来开始看周国平的散文,还有他的小说以及自传,后来经过他书中的推荐,看了米拉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其它书籍看过一遍就丢弃了,但是这本书我看了又看,那种玩世不恭的调调,以及各种哲理的话语,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生活,是选择重还是选择轻呢?如果生活就是追求轻,那么轻的不能再轻,飘了起来,是不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关于哲学的书籍,感觉比较好的是《苏菲的世界》,里面将西方各种哲学流派介绍的很清楚,也非常有意思。


周国平所说,一个人喜欢的作者,就代表他的个人气质或者他想要的朋友类型,后来我看到了卡夫卡的书籍,看了他的《城堡》,感觉作者非常有才,但是读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后来,因为需要读《麦田的守望者》,买了几本书的组合,最后一部分是《挪威的森林》,这本书打开了我的一个新世界,开篇写道作者39岁了,在德国汉堡机场。。。


高二时,开始看诗歌,古典诗词,现代诗词,记得我买了一本《海子的诗》,为了不让老师发现我看课外书,我将诗集抄了两本,每天早上就读各种诗歌,海子的短诗就像他所言,有一种刀劈斧砍的精悍和韵味。



高三时,开始和同桌研习《道德经》和《庄子》,里面的很多篇都熟读和背诵,后来就决心要考大学,就不再读书,要好好学习了。


高中时,脑子一直是被各种思想绕着跑,真的是别人思想的跑马场,高中时拉同学出去,就是不停的说我的读书感受,那种发现了宝藏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最奇怪的事情是,我这种简单粗暴的看名著方法,最后反而看出了一些门道,而同班同学那时疯狂看的是网游小说,后来我也看所谓的网游小说,但是远远没有那种感觉。


读书,叔本华说,不能太相信书,不能做作者思想的跑马场,但我却认为,要想读出一点门道,还非要做别人思想的跑马场,但要像王国维所说,要入乎其内,又要出乎其外。


这是我的读书感受。生活繁忙,有时静静的写点东西,反而能进入平静的状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77109-1171116.html

上一篇:如何优雅的使用markdown写博客--微博图床使用说明
下一篇:snakemake 学习笔记1

2 王俊杰 李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19: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