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阁科学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nrose

博文

我所认识的黄祖洽先生

已有 6221 次阅读 2008-3-17 22:28 |个人分类:物理学家小传|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初到师大,第一次体会到“大学之大,乃大师之谓也”是在遇到黄祖洽先生的时候。师大物理系唯一的院士,是黄祖洽先生,如前面介绍所言,他对中国物理的贡献在于原子弹和氢弹的理论研究,属于“两弹元勋”之一。他拥有辉煌的过去,但却选择到北师大来任教,因为他说他认识到教育才是根本,只有不断培养国家科研的新生力量,一个国家的科技才能不断向前进步,他这么说了,也这么做了。

第一次见到黄先生是在入学教育大会上,他给我们讲大学里该如何学习。而后,我们有幸上了他的课《物理学前沿进展》。对一个刚刚从偏远落后地区来到大学的孩子来讲,能看到这样的大师级人物,心情是异常激动的。而在听完他的介绍之后,我们更是油然起敬。黄先生毕业于西南联大,那个时候他从我们江西的九江一中走路到了昆明参加西南联大的考试,并顺利录取,成为杨振宁、李政道、黄昆等那一代令中国骄傲的物理学者之一。他也是第一批到苏联留学的中国学者,学成归来投身于国家的两弹理论设计,尤其是氢弹的理论设计,是由黄先生及前任科学院院长周光召还有科学院院士何祚庥三个人主要完成的。这让我想起美国的Tyler,就是杨振宁的导师,同样是美国氢弹理论设计者。在原子弹的光环下,氢弹的研究看起来并不重要,实际上不尽然,因为氢弹的威力要远远大于原子弹,而且氢弹的研究可以应用于生产生活。众所周知,太阳辐射出的能量就来源于核聚变反应,如果我们能人工控制核聚变,那么世界的能源问题就可以得以解决,受控核聚变也称“人造小太阳”——这正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学问题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原子弹的研究更多的是战争因素,而氢弹的研究更多的是为未来人类可持续发展做贡献。一个是灭亡,一个是新生。由此可见,氢弹的研究意义更加重大。就是作出这样贡献的一个人,选择了退下科研一线,到了教育一线,而且是为大一新生讲授物理学的前沿问题。而对一个大一新生而言,能和大师面对面交谈,是一种荣幸和激励,或许他的一句话就成就了中国的一个物理学家,这是完全可能的。

记得第一次上课,我们纷纷找他签名、合影、题诗。很佩服那老一辈的学者们,学识非常渊博。黄先生精通五门外语,他说他学俄语不过花了一个月时间,这让我们这些学英语学的死去活来的人感慨万千。黄先生还有深厚的古文功底,经常写点诗词,所以在九江一中校友的笔记本上,他就挥笔现场题了一首词,文采飞扬。记得他还说起和杨叔子先生对诗的故事,让人不得不敬佩。如今的所谓科研工作者,能博古通今、文理兼通的,实在罕见。

黄先生还特别平易近人,让我们这些学生感到他非常和蔼可亲。记得大三上他的《粒子物理学》课程,课间时候他总是走下来和我们聊天。聊他在苏联的那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的车祸,聊他在西南联大艰苦的学习生活,聊他和中国老一辈科学家的趣事。我们总是聚精会神地听,陷入沉思。在如今一个浮躁的年代,能发现大师内心的沉静,就是一种学习。他还常跟我们开玩笑,记得一次有个同学剃了光头,他就过来摸摸他的头说:“我以前也剃过一次光头,很有意思。”然后讲起了他的故事。就是这么一个个故事,让我们耳濡目染了学物理的乐趣,让我们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科学家。真正的科学家,是不会为名利世俗羁绊的,他们是真正的潜心做学问,他们是真正在培养下一代科学家。黄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常常看到,下课后下雨,黄先生的夫人擎着一把伞,颤巍巍走到化学楼前,然后黄先生接过伞来,扶着夫人一起又蹒跚走回家,他们穿的都是布鞋和最朴素的衣服。他们住的房子也是简朴的,师大一再说要给他们更好的待遇,他们的婉言谢绝了。这就是真正的科学家,除了对科学的追求,对生活不会充满贪欲。

离开师大已经有三年了,而在师大认识的大师,黄祖洽先生是其一。师大还有更多优秀的教师,他们的人格和品质直接影响了我。我能选择坚持物理这条道路,或许跟他们的教诲分不开。只是希望,中国的科学界,能多一些这样的人,让我们看到中国科学的品质,看到中国科学的希望之光!

【图释】黄祖洽(1924.10.2- ) 中国科学院院士,理论物理学家。

    湖南长沙人。1948年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1950年该校研究院理论物理研究生毕业。中共党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数学物理学部委员,1994年改称中科院院士。

    先后从事原子分子理论、原子核理论、反应堆和核武器的理论研究和设计以及输运理论的基础研究。中国核武器理论研究和设计的主要学术带头人之一,参加和领导了中国原子弹和氢弹的理论研究,对中国核武器的研制成功、设计定型及其他一系列科学试验研究作出重要贡献。对中国第一个重水反应堆作了理论计算并纠正了苏联专家设计的临界大小数据的错误。近年来开展了氢分子激发态的相互作用及浸润相变理论等方面的研究。作为主要作者之一的“原子弹氢弹设计原理中的物理力学数学理论问题”获1982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作为第一作者的“中子和稀薄气体的非平衡输运和弛豫过程”获1991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1996年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与人合著有《输运理论》等;撰有《关于重水反应堆的若干物理问题》等论文80余篇;出版有《黄祖洽文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926-18573.html

上一篇:光环背后是辛酸——理学博士的困惑
下一篇:从“一字千金”说起

0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10: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