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饶毅      

博文

《知识分子》微信公号创立:饶毅、鲁白、谢宇发刊词 精选

已有 97759 次阅读 2015-9-19 17:29 |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知识分子》微信公号创立:饶毅、鲁白、谢宇发刊词

 

知识分子新解——人人可以成为知识分子

                                                                                 饶毅(《知识分子》主编,北京大学教授)

 

 

        早期人类与其他动物无显著的区别:食物、配偶、住所是一般动物的追求,也是早期人类仅有的追求。高级认知出现仅数万年,不仅远晚于地球的出现、生物的出现,而且占人类历史的时间也不长。但高级认知是人类进化的里程碑,它帮助人类脱离一般动物的境界、支撑人类探寻自然的真理、导致人类创造绚丽的文明。

 

        经历了近现代坎坷的中国人,应该脱离对食物、配偶、住所之聚精会神的状态,恢复中国传统中对知识和智力的欣赏,享受全人类的知识传承和智力成果——这不仅是很多中国人的共同愿望,也是《知识分子》努力的目标。

 

        曾一度流行以教育程度来定义知识分子。而古今中外都有未进过高等学校、未经历高等教育而富有知识、充满智慧、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的人。在一定程度上,人人可以是知识分子,因为人们都有发挥智力、获得知识、运用理性、追求幸福的能力。

 

        我们将兼容并包,知之、好知、乐知,我们都欢迎。

 

        《知识分子》的读者将涵盖热爱知识、应用知识者,不拘学历、行业……是欣赏知识和智力的人们;《知识分子》的作者将涵盖热爱动脑、喜好思考者,无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是以知识和智力服务于社会的人们。

 

        让我们共享人类的知识、共析现代的思想、共建智趣的中国。

 

 

 

 

 

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识生活。

 

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刊物和机构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事宜:zizaifenxiang@163.com

 

《知识分子》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并担任主编。关注请加微信号:the-intellectual

 

 



 

知识分子:永远的精神价值守护者|鲁白

                                                                          鲁白(《知识分子》主编,清华大学教授)

 

未竟的理想追求

 

        大家知道,我和饶毅、谢宇两位老师对科学传播一直情有独钟,也做过各种尝试。我们之所以愿意为此付出心血和精力,皆出于我们对科学之内涵——“真善美的召唤和追求:真,意味着科学的终极目的是发现真理;善,代表着实事求是、诚实诚信的科学态度;美,蕴含着科学发现的精神享受。

 

        我们对参与科学传播,有着清晰地定位:发展新时期的科学文化;改善对科学技术及其成果的认识和评价;推动科学教育体制改革,为科技政策提供建议。这无疑是一项远大而极具挑战的事业。传递科学的精神价值,是我们参与科学传播事业的真实理想。只是,当理想走进现实,漫漫长路上必将充满艰难险阻。

 

        如今,我们三位选择重新起航,继续我们追求理想的征程。我们把新创办的媒体平台称为《知识分子》,其内涵及外延是深刻而宽广的。在筹备过程中,我们得到了非常多的科学家以及社会各界的鼎力相助,令我们深为感动。正所谓失道寡助,得道多助。作为创办人之一,我希望《知识分子》能够提供一个全新的平台,让我们与广大的科学家和社会各方志士仁人一起,携手在这理想之路上前行。

 

 

知识分子与智识生活

 

        于个人而言,科学与我有着一辈子的不解之缘,它是我人生的主线。随着事业的发展和阅历的丰富,这种缘分已经超越了单纯的职业范畴,我意识到,它是我跟随内心而选择的生活方式。

 

        我曾说,科学是一种智识生活(Intellectual life),它是创造、想象、观察、分析、推理、演绎、归纳等等智识生活要素的综合体现,代表了更高阶段的生活追求。我为拥有这样的生活而深感欣慰和幸福。

 

        “知识分子这个词汇有着丰富的意蕴和内涵,也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一般认为,知识分子是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拥有某一方面的专长,但又不局限于自己的专业而有较广博的知识,并关注整个社会的发展,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人士。

 

        “知识分子翻译成英文有两个词:Intellectual intellegentsia 。我个人更喜欢后者。简言之,知识分子具有一些共同的精神特质:他们的思维方式具有批判性、前瞻性;他们具有深刻的社会意识,极具社会责任感;他们是社会的良心,敢说话、说真话,诚信为人;他们追求真理,但尊重不同意见;他们具有启蒙意识,关心人类文化价值,关注广泛人类知识。

 

        知识分子对于智识生活的追求,一定有着某种坚实的精神价值内核和对理想的追求,无论其所从事的领域属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是人文学科,甚或与知识生产并无直接关联的职业。

 

 

诚信与社会责任感

 

        知识分子,必须是精神价值的守护者,而在眼下纷繁复杂的社会中,诚信和社会责任感显得至为重要。

 

        时常听到有人抱怨,这是一个物质富足而精神贫乏的时代,还有人说:物欲横流的可怕后果,并不仅仅在于对普通百姓的误导,更在于对知识分子几千年来坚守的价值理念的冲击。

 

        学术不端、学术腐败、追名逐利等行为,在当今社会中愈演愈烈,让公众对专家和学者群体感到失望。的确,这是一个诚信普遍缺失的时代,社会整体上遭遇了诚信危机。

 

        什么是诚信?我在《诚信——有效领导的基石》一文中,曾列举了对诚信行为的一些描述:

 

  Lead by examples 以身作则,身先士卒

  Take responsibility 勇于负责

  Deliver what’s promised 说到做到

  Loyalty  忠诚,信誉,义气

  Sincere and honest 真诚和诚实

  Candid and open minded 直率和开诚布公

  Listen with respect 诚恳虚心的倾听

  Be transparent 透明

  Be consistent 表里如一,前后一致

 

        作为知识分子,具有良知,追求真理,说实话,是我们推崇的理想价值的一部分。

 

        在今天的时代背景下,知识分子的诚实守信显得弥足珍贵,因为他们是引领社会发展的动力,引导社会文化风尚的楷模。

 

        比诚信更为重要的是社会责任感。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在信息传播如此发达的今日社会并不现实。但这种处世态度,也极大地辜负了人们对知识分子的期待,铁肩担道义才是积极的知识分子立场。

 

        “五四运动的命名者、我国近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罗家伦在《知识的责任》一文中写道:倘使有知识的人不能负起他特殊的责任,那他的知识就是无用的,不但无用,并且受了糟蹋。所谓知识的特殊责任,既指学术责任,更指社会责任。

 

        知识分子要怎样才能肩负起这样的特殊责任?或许我们可以看看科学偶像爱因斯坦带给大家的启示。

 

        爱因斯坦的科学成就无疑是伟大的,但更为令人称道的是他对人类社会的关切和忧虑,以及对社会责任的时刻牢记和勇敢践行。

 

        当爱因斯坦在获悉铀核分裂和链式核反应的发现,并了解到德国正在积极从事原子能方面的研究之后,19398月,他写信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美国着手研制原子弹,以免纳粹占先,会给人类造成无穷灾难。整整10年以后,爱因斯坦在谈到关于建议制造原子弹的动机时,却非常后悔地写道:关于原子弹和罗斯福,我所做的仅仅是:鉴于希特勒可能首先拥有原子弹的危险,我签署了一封由西拉德起草的给总统的信,要是我知道这种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当初我同西拉德一样,都不会插手去打开这只潘朵拉的盒子。

 

        这段广为传诵的故事,绝非爱因斯坦因犯错而关心社会的特例。从1914年发表第一份反战声明,到1955年逝世前签署罗素爱因斯坦废止战争维护和平宣言,他一直都在为和平奔走,象牙塔并非他唯一的栖息之所。

 

        知识分子何为?诚如哲学家周国平所言:质言之,知识分子的职责是守护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努力使社会朝健康的方向发展。身为知识分子,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谨以此文作《知识分子》创刊纪念,让我们一同前行,做永远的精神价值守护者。在这里,愿你与真善美再次相遇。

 

 

 

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识生活。

 

        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刊物和机构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事宜:zizaifenxiang@163.com

 

        《知识分子》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并担任主编。关注请加微信号:the-intellectual

 

 




中国需要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个人

                                                   谢宇(《知识分子》主编,普林斯顿大学、北京大学教授)

 

        《知识分子》终于上线了,我和饶毅、鲁白每人写了一篇创刊词,从不同角度阐述知识分子的涵义。我认为,知识分子就是具有自己独立想法,并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个人。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社会需要分工,人与人需要合作。在社会中生存的个人依赖于社会,受社会的影响,但个体之间仍然存在差异,每一个个体都具有不可替代性。人类文明的发展经常取决于某一个关键人物,例如牛顿提出的力学理论,改变了人类对周围世界的认知;达尔文出版了《物种起源》,揭开了人类起源与进化的规律;爱因斯坦发现的相对论,重塑了人类对于时间空间的理解;孔子创立的儒家学说,影响了中国两千余年的社会文化。

 

        个体之间的差别是影响社会发展的根本因素,也是创造力产生的根本来源。科学和其他的创造性活动——文学、艺术、哲学——所需要的创造力都主要来源于个人,而不是国家或集体。

 

        自古以来,个人的创造性和整个社会的稳步发展,是存在一定冲突的。一方面,社会的发展需要规矩、需要稳定、需要约束个人。例如儒家所讲的君臣制度,为我们创造了一个等级分明、中规中矩的社会。但另一方面,这样的社会结构过分强调社会稳定,从而限制了个人的思想和创造力。

 

        西方科学的产生,来自于贵族,来自于一批没有国家干涉、不需要操心温饱的知识分子。他们可以不依赖于国家、集体和任何的机构,而进行完全自由、且富有创造性的思维活动。实际上,这些思维活动独立于当时的政治、宗教。

 

        在西方科学发展以前,他们有文艺复兴,有思想启蒙。这些方面的进步,不是因循守旧带来的,而是一群知识分子本身的创造性带来的。反观中国的现状,为了稳定的社会秩序,我们要求学生服从老师,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集体。这种上下有序、遵守规矩的制度可能对社会某一方面的功能,比如经济的发展有一定帮助;但同时,它们也抑制了个体的创造性。实际上,从长远来讲,这样也不利于经济的发展。因为经济的发展,需要新的思想、新的尝试,而不是一直坐享别人的成果,仿造别人的技术。我认为,中国当前的社会中,最缺少的,就是被社会忽视和约束的个人创造性思想。因此,中国当前应削弱国家和集体的影响,更多地强调个人的思想和个人的贡献。

 

        我希望,未来能有越来越多的人,以个人的身份、个人的想法,参与知识领域的讨论。这个讨论可能是科学方面的、文化方面的、社会方面的、教育方面的、历史方面的等等。讨论的内容不重要,但讨论的方式很重要。我们应该鼓励学者站出来,发表他们个人的观点和看法,而不是作为某某机构的官员、领导来参与讨论。因为你一旦变成某个单位的领导,你讲的话,就不仅是代表自己的,还是代表这个机构的。那你说的话、发的言,就不可能有创造性,因为你只能重复你的领导、机构和国家的已定型的说法。知识分子的使命,就应当托付于中国年轻人当中。我们强调思想的重要性,强调以个人为载体,强调独立思考、独立创新的范式。这是我们知识分子要做的,也是知识分子能做的。

 

        小时候,我们接受的教育是,我们应该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为了机器的正常运作,而甘做里面最不起眼的部件,可是假如我们大家都去做螺丝钉,都去做机器的部件,那么谁来设计这个机器,谁来创造这个机器,谁来改进这个机器呢?只有独立思考、独立创新的个人,才拥有这样的能力,通过创造力改进这个机器。

 

        我们每个人在社会里都有不同的角色。在家里面,我们可能是儿女,可能是父母,可能是丈夫、妻子;在工作中,我们可能是同事,可能是上下级,也可能是合作伙伴;在职业上,我们可能是工程师,可能是医生,可能是工人。所以,我们每个人的社会分工都是多种多样的。

 

        对很多职业来讲,人们工作的时候可能不需要有创造力,因为相对来讲,这些工作的流程已经被标准化了,就跟流水线一样。那么,独立思考、独立创新的创造力,可能是用在工作以外的方面,比如他可以增加文学修养、关注社会热点、培养个人兴趣等等。但他们的本职工作可能相对规范化,按已有的要求做好就行了,创造力并不是他们工作的最主要部分。但对知识分子来讲,他们的工作本身就需要创造力,因此不应该用流程化的设计和管理方法,不应该被老板或是上级预先规定。

 

        然而,中国现在对待知识分子,特别是高校的知识分子,就像技术工人一样,用统一的指标来要求、衡量他们,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因为他们是创造性的工作者,他们的工作不是程序化的,不能随便让外行的人来评价和管理。创造性本身就难用统一标准来衡量,把思想应当开放的人进行程序化的管理,这导致了许多中国高等学校的学者缺乏创新。

 

        知识分子应该以追求知识、追求独立思想、追求创造性思想为职业。他们不是在业余生活中发挥创造性,而是在职业中发挥创造性。他们工作的价值,就是在于他们的想法和其他人不一样,在于他们的标新立异。所以,社会应该对有志于标新立异的人,对思想独立、有追求的人给予充分的自由。

 

        《知识分子》就是为有独立想法、有创造性追求的一群人服务的,让知识分子们能在这里分享彼此的想法和追求。

 

        总的来讲,《知识分子》是以提倡个人独立思想、提倡进行创造性工作的新风尚而创建的平台。我本人也很愿意,为发扬这种风尚贡献一己之力。希望大家在我们的文章中,能够看到我们所强调的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和创造性。

 

 

 

知识分子,为更好的智识生活。

 

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刊物和机构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事宜:zizaifenxiang@163.com

 

《知识分子》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并担任主编。关注请加微信号:the-intellectua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37-921919.html

上一篇:漂亮的科普
下一篇:【诺奖成真】华人科学家获“一个”诺奖的神研究
收藏 分享 举报

155 张士伟 代恒伟 程丝 徐旭东 刘立 宁利中 喻海良 张家峰 贺飞 王晓阳 汤茂林 蔡小宁 刘亮 李本先 罗朋峰 杨明 于志君 李望云 戴德昌 秦志远 马建敏 朱传卫 贺鹏 王春艳 赵克勤 赵帅飞 贺宪飞 陈琦 黄永义 王涛 蒋永华 刘豫东 汪晓军 卢湘岳 彭真明 杨远帆 金耀初 林中祥 王德华 褚昭明 刘俊华 黄健 翁巨扬 程少堂 徐志刚 韩泉泉 金拓 王守业 田云川 林中鹿 周健 李天成 牛文鑫 石磊 李建国 黄仁勇 郑新奇 许方杰 许天来 李土荣 张钫 唐胜球 程代展 黄顺谋 胡九龙 钱程 梁微红 高景 许有瑞 王泽 王启云 牛登科 张能立 赵加旭 张波 张鹏举 单泽彪 陈广智 张雪峰 陈亮 李雷廷 常顺利 杨波 赫英 李侠 李亚平 吴国清 赵凤光 乐孜纯 唐清 朱延平 宁磊 周可真 柏舟 周朝宪 王应宽 武杰 杨金波 张关关 李斌 张燕青 陈智文 田义军 赵凤利 水迎波 林楷强 雷海鹏 高峡 胡俊 钱安明 张芳 李剑 傅蕴德 高文杰 吕健 田蒋为 王洪吉 沈律 邹晓辉 doctor5 cj1968 lianghongze ghzhou5676 zhuiqiuzhuoyue biofans dachong99 zst498606753 thinpig hetangti ttee1 ychengwei abang lqxyz livemoore zjhs111 chenyishan xwwei qzw scientist haishanzhidian zhoutong fishmanHit UNCblue light0001 dkyz lrx penguin3 loyalSciencefan woxinjiaoda nextvisionary ffwb07 zhyzh icdcch zhongmiaozhimen cqfly201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19 16: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