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醒醒吧,图书馆员

已有 4898 次阅读 2015-1-13 15:23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图书馆员,图书馆事业,图书馆学| 图书馆员, 图书馆学, 图书馆事业

摘编自:F.W.兰开斯特撰,王兴 译.生存无从强制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1(1) : 19-23.

  美国图书馆学家、情报学家、教育家F. W.兰开斯特(1933.9.4-2013.8.25)于“第三届中美数字时代图书馆学情报学教育国际研讨会”做过一场报告,该报告经作者授权翻译并在《中国图书馆学报》发表,即:F.W.兰开斯特撰,王兴 译,邹永利审校.生存无从强制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1(1) : 19-23.。笔者认为,该文最简短的翻译为:醒醒吧,图书馆员。该文发表已有4年多时间了,并且兰开斯特先生已西归1年多了,然而,似乎仍有一个声音在呼唤:醒醒吧,图书馆员…… (图谋注:下文内容为摘录而成,可能稍嫌生硬。)

  计算机和通讯技术已经开始改变图书馆的业务方式;“信息学”知识在图书馆专业教育中日益凸显出重要性和关联性。今天图书馆专业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科学工作者们并没有意识到图书馆员能够提供帮助”。

   一个模范图书馆员应该是一个了解其用户、关心其用户的图书馆员。图书馆专业教育和研究的焦点似乎已经从人和服务转移到数据———数据库本身、数据的典藏与保存,甚至是数据的创建。我们似乎很少关注假如这些数据最终得到利用,究竟是谁在使用这些数据,它们又是如何被使用的。图书馆员们认识不到其职业必须是一项以人为导向的职业,这在我们的职业史上可能是第一次。1949年,一位美国图书馆员在《专业图书馆》(SpecialLibraries)杂志中撰文描述过这一职业:掌握有关人的知识和理解、树立图书馆是学校核心的观念,以及以实现图书馆学的理想为努力目标。图书馆员教育应该坚持灌输健康的社会态度、求知欲、广博的文化趣味、满怀的谦卑,以及与同事协作的意愿。在美国图书馆协会2008年颁布的图书馆与信息学硕士研究生学位授予标准中,这一点尤为醒目。这些标准声称,图书馆与信息学涵盖信息与知识的创造、交流、鉴定、遴选采访、组织描述、储存检索、保存、分析、解释、评价、合成、传播,以及管理。其中居然没有什么以人为导向的内容!

  根据个人在美国的经验,只有公共图书馆还保留一些公共服务的影子。其他学术图书馆、政府图书馆和行业图书馆则在日新月异地用科技取代服务。一个普遍的假设是:借助科技促成读者自行访问数据库、获取其他图书馆的文献资料、自助借书,以及诸如此类,意味着图书馆的用户一切顺遂,今非昔比了。更且,就像其他事业的管理者一样,图书馆管理者们对用户是否真的一切顺遂,已不再关心。

   科学工作者和其他学者意识不到图书馆员能有所帮助,其原因是,总体而言图书馆员已不再愿意提供帮助。公共服务精神已从多数图书馆中消失,一如它在整个社会中销声匿迹一样。

   如果科学工作者们确实不清楚图书馆员可以提供帮助,那么图书馆的监管者和其他负责图书馆经费支持的人也不明白图书馆员可以提供帮助,是不是就有点奇怪了呢?图书馆员和图书馆教育家热衷于追循的方针,似乎是在技术上精益求精,使图书馆的主顾或客户能藉此自力更生。换句话说,这是一种他们使自己变得多余,不再为人需要的方针。由于图书馆的管理者不出所料地开始认识到科技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消弭了对图书馆员职业的技能需求,某些地方的图书馆岗位正在被削减。

   早在1962年,著名的英国图书馆学家道格拉斯·福斯克特(Douglas Foskett)就撰文谴责任何可能导致专业图书馆员与服务对象之间直接的个人互动被取消的行政行为。福斯克特指出,由于失去了直接互动,专业图书馆员们不仅对“知识需求产生的方式”缺乏了解,也不了解“这种需求产生时,他们的图书馆为何未能予以满足”。图书馆工作在某些部门的日渐去专业化,应该是所有关心图书馆职业实践质量的人所担心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一群自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之担忧的图书馆员”(Concerned Librarians of BritishColumbia)的加拿大专业图书馆员,强烈地表达了他们对去技能或去专业化问题的关注。在他们的网站中,有一篇由明尼苏达大学的罗里·利特文(Rory Litwin)新近撰写的文章,该文章对于上述主题进行了相当中肯的阐述:

   我越来越发觉,图书馆专业在信息科技时代寻求关联性的努力实际上是在销蚀我们固有的相关性……理由是,我们对身边变化的反应多数是用来压制图书馆员职业技能中那些没有在新技术工具中得到直接体现的因素,而这些新技术工具却是别人更为确信的领地。我们不停地向人说明,作为图书馆员我们是网页设计师、信息构建师、网页搜寻者、信息科学家、用户体验专家,不一而足。实际上,这里的每一种职业作为专业都已经人满为患,而他们在这些领域的发言权比我们理直气壮得多。我们所能宣称的就是图书馆专业技能。然而,多数人,不仅是圈外人士,甚至还有专业人士,都已经忘记了图书馆专业技能由什么构成……

   作者最后坦言:

   几十年来,图书馆员承受着沉重的压力,要紧跟科技的发展,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什么,现在甚至都难以记得了。这代价就是我们所做工作本当具备的一系列智识成分,它既有关于图书馆馆藏(物理馆藏和数字馆藏)的知识,也包括为建立信息和用户之间联系而历练出的洞察能力。

   最受尊敬的美国图书馆学教育家之一杰西·谢拉(Jesse Shera)曾于1972年撰写过一部颇具影响的著作———《图书馆学教育基础》(The

Foundations ofEducation forLibrarianship)。他相信自动化将会使图书馆员摆脱非专业工作的束缚,因而能有更多的时间从事联接用户群体、决定如何最大限度满足其需求的关键性的专业活动。

   在期望方面谢拉是正确的,但在预见方面他却大错特错了。事实上,与之相反的情形出现了。科技本身已经成为目的,并且使得图书馆员一天天疏远用户而不是让其与用户贴得更近。

延伸阅读:

王芳.美国情报学家兰卡斯特(Frederick Wilfrid Lancaster )教授简介.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8036&do=blog&id=72052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859117.html

上一篇:大道无邪——纪念李小文先生
下一篇:[转载]水穷云起:“潜”在图林QQ群

4 薛春香 赵美娣 赵凤光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8 01: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