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tcliuzhif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tcliuzhifeng

博文

陶懋颀:北大右派在科大数学系

已有 4548 次阅读 2018-5-6 22:0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原文请见https://www.ustcif.org/default.php/content/3810

陶懋颀先生对中国科大数学系的贡献

背景阅读:忆陶懋颀与少年班

陶懋颀先生曾执教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系八年。在他逝世20年后,我们怀念这位北大人对中国科大数学系的杰出贡献!

北大才子,内蒙喂猪

陶懋颀1951年10月到1955年9月先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数学系完成大学学业。1955年9月到1957年8月在北京大学数学系任助教。1957年8月到1978年4月在内蒙古大学数学系任教。

根据张景中院士《重聚未名湖》记载:陶懋颀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后,调到内蒙古大学,又被迫离开讲台喂猪。叶国华老师提到:陶懋颀的罪名是57年与北大数学系任大熊、陈奉孝翻译转抄苏联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的题为《关于斯大林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被发配到内蒙古大学。看大门,扫厕所,受尽磨难。他跟我谈起被小孩子指着后背骂大右派、反革命的情景,心情非常痛楚。

抢夺北大右派

流落内蒙的陶懋颀与中国科大结缘并非偶然。这须与中国科大多次“抢夺北大右派”的人才引进战略谈起:

1970年南迁合肥的中国科大元气大伤。依据侯建国院士的自嘲:文革后,科大师资力量从来就不和北大清华比,就是比隔壁安大的教授数量还少一大截呢。时任校党委书记刘达想出两个土法:是将在文革中毕业的科大学生招回举办“回炉班”,学习结束后一部分留在科大教书。二是“搜罗”北大右派:各系主任组织班子,把散落在各地的北大右派学生网罗到科大来。科大数学系就有张景中、杨路和陶懋颀等。

准确的说,这并非刘达在文革之后首开先例。文革之前,科大首任科大党委书记郁文曾“不无得意”地说,搜罗到这批(右派),是他发的一笔“洋财”,用于办科大的第一笔“洋财”。由于严济慈、郁文与钱临照等关爱,这批其他院校避之唯恐不及的“异类”在中国科大成长,出现了数位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即院士)。

《丁石孙与中国数学》赞扬:这些北大人为科大数学、力学和物理等很多系的恢复和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这本书还记录:(著名数学家、曾任北大校长)丁石孙先生曾到合肥开会,从他到合肥下榻不久,这一大批昔日的北大学子便络绎不绝地看望丁老师。陶懋颀一进门变高喊一声“丁老师好”。然后鞠了一个九十度大躬。我们坐在一旁听他们的言谈与欢笑。这个例子也从一侧面生动的记录了:科大数学系的北大右派之盛。

陶懋颀:结缘科大数学系

上图为科大杀手张鄂棠,曾荣获困学守望终身成就奖。

科学大会的召开带来了科学的春天。中国科技大学的领导棋早一步,千方百计网罗人才。当时,北大同学熊金城、赵立人和老师陶懋颀都先后调往科大数学系任教。中国科大校史上的著名张鄂棠也毕业于北大数学系。他1969年下放到湖北潜江五七干校。直到1973年中国科大来寻才。张鄂棠才回到高校,供职于科大数学系任副教授直到退休。

上图为困学守望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李翊神,1978年他将陶懋颀引进科大。

陶懋颀如何到了中国科大?应当还是北大数学系校友的帮助。根据《科大组合与图论专业三十五年》记载:1978年,由(北京大学数学系毕业生、困学守望终身成就奖)李翊神推荐,陶懋颀从内蒙古大学调入科大。陶懋颀带来珍贵的J.A.Bondy和U.S.R.Murty的图论教科书《图论及其应用》(Graph Theory with Applications)中文版油印本(用铁笔和钢板,将文字写在蜡纸上,然后油印,装订而成的书)。1978年,该书英文版由光华出版社作为内部材料翻印出来。李乔、冯克勤、陶懋颀、杜锡录、单墫、骆新华和徐俊明等人组织图论读书班。陶懋颀、王树禾、李炯生、李乔等人在中国科大被称为组合与图论四大天王。

陶懋颀先生不仅承担科大数学系教学任务。他还曾经为化学系、计算机系、北京研究生院等学生授课。8911万战勇回忆:组合数学是陶懋颀先生教的。陶先生讲课深入浅出,令我受益匪浅。第一堂课上,陶先生向我们介绍他名字的读音,自嘲说戴右派帽子多年,“戴了一顶帽子很奇怪”,所以叫“帽奇”。到美国后不久,从网上得知陶先生患不治之症去世,令人扼腕。....恨为何好人命不长!

飞越天山为景中

陶懋颀先生对科大数学系乃至中国数学界的重大贡献之一是:将在新疆劳改的右派张景中请回学术界。张景中曾在中国科大数学系任教直至1985年。199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张景中回忆:他们(在科大数学系的北大毕业生们)在寻访我的下落。熊从洪家威处知道我在新疆,几位校友的热诚推荐,科大一封电报,邀我到合肥学术交流。他们通过我,也就找到了杨路。另一封电报到了四川大邑新源煤矿。1978年12月,20年后,我们第一次在大学的校园里相会。

张景中(左一)与老师陶懋颀教授在一起。张景中1979年经陶懋颀帮助调入中国科大任教,直至1985年离开。右派张景中之后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张景中详细的记录了陶懋颀“求贤”之旅:陶懋颀先生带着(科大)调函飞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拿到必要的文件,乘汽车长途跋涉到南疆的库尔勒,直到最基层的21团,才取到了我的档案。这一行,同时还办成了北大校友任宏硕的调动手续。任后来是中科院数学所的研究员。陶先生为挤车被踩伤了脚,回来后因劳累过度病了一场。

张景中院士回忆:恩师陶懋颀先生的热诚帮助终生铭记。50年代,他讲数理方程,还辅导过我们的体育活动。在大家心目中,陶先生是一位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青年师长,是学习的榜样。他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后,调到内蒙古大学,又被迫离开讲台喂猪。陶先生正直、热情,勇于坚持真理,乐于助人,教学科研极为勤奋,硕果累累。他不管在哪里工作,都得到同事和学生们的信任和爱戴。1997年秋,陶懋颀先生终因积劳成疾患不治之症。学生和朋友们,包括我全家,从全国各地来看他。他的逝世是我成年后经历过的最大的悲痛。 有网络记载但未直接核实的记录称:陶的夫人杨淑敏回忆,陶病危期间,他的学生、中科院学部委员张景中全家特地乘飞机来看望,并给陶老师洗脚。陶过意不去,急忙阻止,说学部委员怎么能给他洗脚。张却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说明:本文由中国科大新创校友校友基金会根据网络信息与校友协助编辑整理。

陶懋颀编译的图论与组合学教材。

陶懋颀同志治丧委员会讣告

中国共产党党员,优秀的教育工作者,离休干部陶懋颀教授因病于1997年9月3日上午10时20分在北京逝世,终年63岁。

陶懋颀同志,江西新建县人,生于1934年2月。1949年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到1951年9月在江西南昌中学学习。1951年10月到1955年9月先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完成大学学业。1955年9月到1957年8月在北京大学数学系任助教。1957年8月到1978年4月在内蒙古大学数学系任教,1961年11月评定为讲师。1978年4月到1986年9月在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任教,1980年10月评定为副教授。

1986年9月到1995年4月在北京计算机学院及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任教,1987年7月评聘为教授,1986年10月到1991年12月任计算机科学系主任。1995年2月离休。 陶懋颀同志在青年时期就向往光明追求真理。在江西南昌读高中时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宣传党的理论,反对国民党反动派团结教育广大进步青年的秘密活动。

五十年代初在清华,北大攻读专业理论知识时,学习勤奋刻苦,是当届同学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毕业后即留北京大学从教。 不论处在人生的顺境还是逆境,陶懋颀同志始终保持着乐观的情怀和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他热爱党拥护党,坚信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这一真理。始终用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衡量和要求自已,自觉地为党为人民工作。 陶懋颀同志到内蒙古大学后,一直工作在教学第一线,他对工作认真负责,教学效果很好,热心帮助学生,得到了学生们的好评。他在科研方面表现也很好,在基础数学研究和图论研究等方面,已开始做出了研究成果。

在中国科技大学工作期间,陶懋颀同志一如既往,工作中投入了全部的精力,教学上认真备课,讲课,在同志中讲团结讲互助,在承担大量教学任务的同时,又担任了中国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注:应为少年班管理委员会主任,相当于系主任)。他在工作中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既严格管理又体贴关怀,受到了少年班学员和学校同事的好评。由于工作表现突出,获得了中国科技大学先进工作者和优秀教师光荣称号。代表中国出席了西德国际天才儿童会议,他的发言受到与会代表的赞赏。

陶懋颀同志在北京计算机学院及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工作期间,积极主动承担了大量的教学任务,在担任计算机科学系系主任期间,他团结动员全系教职工,认真贯彻落实党的教育方针,大力开展教学科研活动。在学科建役,队伍建设,教育教学改革,科研活动等各方面工作中开拓进取,将全系工作不断推向前进。 陶懋颀同志数学素养甚高,早年即广泛涉猎数学各分支。教学中他先后主讲过十几门数学专业课,教学经验丰富,教学成果丰硕,他所教过的学生已遍及祖国各地。在科研方面他是我国早期图论研究的带头人之一,并在微分方程,泛函分析,图论及定理的机械证明等几个研究领域上撰写过数十篇论文,有的在著名大学的学报上发表,有的在‘科学通报’上发表,一些论文先后在全国图论会议上宣读,同行专家评论为‘作者图论分析功夫和数学论证的水平是高的’,在图论的许多方面‘都作了很有价值的工作,取得了很有意义的研究成果’。

陶懋颀的科研成果受到了同行专家高度赞扬,成为我国公认的图论研究中有影响的专家之一,而且在培养青年图底细研究人员的工作中也受到了大家的称道。近年来,又致力于分形集合几何领域的理论研究,并出版专著。 离休以后,陶懋颀同志仍以满腔的热忱关心学校的工作,在学院的教学和科研中继续发挥自已的作用,对学校三年上台阶规划出谋划策,发表了很有见地的意见和建议,同时仍以一名优秀教育工作者的责任感承担着教学和科研任务。经过几年的努力,他主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都取得了有价值的成果,‘应用分形图形库的分析与建造’课题通过了专家鉴定。专家们一致认为:‘该课题研究水平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与同类工作相比,其图形库的完备,工作平台以及数学分析方面的工作,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他先后参加了全国华罗庚金杯赛和全国数学希望杯赛的竞赛组织工作,并亲自带队组织中国少年奥林匹克竞赛团赴日参赛。

在患病住院期间,陶懋颀同志仍然惦念着学院,同志和他人。在病重时谈到的仍然是工作。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祟高思想境界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坚强意与。 陶懋颀同志一生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在教育岗位上克尽职守,辛勤耕耘,桃李满天下,他为祖国的教育事业贡献了自已毕生的精力。 陶懋颀同志安息吧。

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 陶懋颀同志治丧委员会

1997年9月4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0670-1112667.html

上一篇:忆陶懋颀与少年班
下一篇:两中国科大人成2018国际数学家大会邀请报告人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3 1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