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与王大元兄再谈科学治史

已有 1004 次阅读 2020-12-15 23:27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王大元兄是我40年前,因为生物科技专业认识的朋友,交往时间很短,一直失去联系,直到这几年在科学网重逢,一见如故。他对科学治史关注情切,答复他的评论有字数限制,不能很好表达,现在增添了一点,发在这里。

 

王大元   2020-12-15 04:04 

兆良兄: 不知道你百年之后, 中国的学者是否能很全面的理解你的论据, 因为你的论据很多都是自己反复考察推敲之后得出的结论, 我真怕后人未必能很好理解。
另外我有2个问题:
1. 到底是中国何人画出《坤舆万国全图》, 这好像不是一个人能收集到这么多的地理数据?
2. 郑和最后的结局就是死在海上吗? 他的手下有多少通晓地理测绘的专家, 有无历史记录?

 

** ** **

李兆良 回复 王大元  

大元兄:再谢关注。
我走上科学治史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

人生最乐事莫过能尽量发挥所学所长。一直摸索如何有意义地度过一生。写过文章,画过画,创建了民族乐团,搞过生物化学科研,科研管理,弄过书法,还开过小公司,自编程序,互联网信息服务。最后,63岁才找到自己喜欢做,又能发挥能力的——科学治史。

科学治史运用科学方法去解决一些历史难题,也希望从历史得出社会科学的道理,为社会发展少走一点歪路。我做的不过是开了个头。历史研究以前大半是文献到文献,没有很好的方法去理出真相说服人,悬疑还是悬疑。考古学是一个手段,有时带出更多的问题。
通过学习《坤舆万国全图》,发现数据科学分析是解决争端的办法。山川海河,几千万年都在那里,数据在面前,大家都看得到。看到就发现了,除非一天到晚不动脑筋(何泽慧先生语)。发现错误就有责任告诉人家,喂,那边有悬崖绝路,不要往那边走。至于听不听,那是各自修行了。

我有优厚的条件:

1. 我能搜索到的视频,高精图片,地图,欧洲文字原文献,利用各种工具,国内学者很少接触到。我有千千万万个助手,他们的旅游视频纪录,让我足不出外能知天下。例如水潮峰,美湾,平地坡,雪山,十字山等,我可以找到实地视频,对照现代地图与《坤舆万国全图》。2016年,还亲自去水潮峰的Anchorage,冒着山火危险,守了4个多小时,观看水潮的涨退,亲身验证明代人能同时看到水潮与最高的山峰Denali。也曾亲自造访Cherokee,Navajo,Catawba,Hopi等美洲原住民的居留地。有疑问的地理,文化关连,基本上我是用事物证明,不是翻文本的。

2. 我做过互联网资讯服务,经验让我很快锁定资源,找到需要的材料,省却跑图书馆。我的工作效率是没有互联网以前的千百倍。藏在欧洲图书馆的孤本影印本,一辈子跑图书馆都不会找到。国内学者没有这些资源,因此无法理解我如何得到结论,也是可以理解的。

3. 我没有任何职称,基金,生活压力。除了自己良心,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可以全心全意做工作。缺点是不认得历史界,地理学界,测绘界的朋友,不熟悉国内交流的规矩。优点是没有任何成见包袱,只以科学数据就事论事。

经过14年的努力,写了一些书和文章,开始碰到的反应都是冷眼冷语,认为单挑400年世界史,吃力不讨好,就差没骂我神经病。近几年,有些改变,应用各种学科数据分析历史的人开始多了。有些还加入我的群,也动起刀笔,没有先前的寂寞。新朋友有千禧后的,通达而坚定,很值得安慰。
当然,为了饭碗、面子、信仰,
拿着鸡毛蒜皮来找茬,对着干的还是不少。


还原中国史,还原世界史,是为了对历史与科学负责。我不敢用张横渠先生四句,只要能做到一点为往圣继绝学,已经很满足。
还原更正世界史的事,
触动了一些人的信仰利益,面对20亿反对力量,比国大业更艰难。一代人做不了,就做个两三代,反正真相与时间同在。正如伽利略说:“Eppur si muove.”(无论如何,地球它还是在动的)。伽利略的平反,是359年后。我不一定看到成功,以后会有人看到。


绕了一大圈,现在回答您两个问题:
1.
中国何人画出《坤舆万国全图》 明代大航海28年,200000人的队伍,每个人都出了力,有总指挥,观星人,导航员。他们肯定是用多艘船通讯定位,测量坐标的。在茫茫大海里排查任何碰到的陆地,用星位,时计测量每处的经纬坐标。非洲与美洲沿岸的测绘比西方都准确,北美洲西部,从下加利福尼亚Baja California 到阿拉斯加这段,肯定是明代人实地测绘的,是在平稳的陆地上测量。大西洋,沧溟宗(太平洋)的岛屿,很多是郑和团队测绘的,那是郑和第六次下西洋,西元1430年以前。西方的小船队,视野在一、二十里内,无法在大海洋中间发现这些孤零零的岛,只能是郑和等人的大队船只排查结果。最令人震撼的是北极圈地图,几乎与卫星遥感地图重合,超越西方500多年,很可惜我们只看到结果,他们的技术需要很大的力量去还原,中国文献遗失太多了。内陆的数据收集自当地人的描述,由于语言文化翻译的差异,不很精确,离开海岸越远越模糊,是必然的。航海当中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有些测绘没有那么精确,有些没去的,就靠别人提供信息。《坤舆万国全图》简单、错误、过时的欧洲地理,就是以前欧洲人自己提供的。欧洲人无法找到《坤舆万国全图》的欧洲绘母本,其实,他们面前的《坤图》就是中国人测绘的母本添加了一些西洋地名,混淆视听。
西方的所谓航海图Portolan chart把compass roses画在无人地带,海洋中间,Rhumb lines穿过陆地海洋,是完全没有任何航海意义的。麦哲伦,库克等都是拿着中国的世界地理信息,按图索骥。
2.
郑和的结局,有了新的线索,还不肯定。以前讲过,美国Cherokee和
Crow族有北斗旗,Crow族把族徽的北斗七星称为Carrier of the Message,明代使者的形象已经活现了。最近,美国的英国第一殖民地Jamestown出土了一个霁蓝蟒纹碗,Georgia出土了蟒纹的明代银戒指。在明代,蟒纹不是随便什么人可以用的,要皇帝御赐、御准。能享用蟒纹器物的,只有郑和与王景弘等功臣正使。王景弘回国了。传闻郑和在印度洋逝世,但是无法证实,留下想象,大家继续努力吧。

这项研究重点不是要了解郑和的归宿,是为增强大家的科学思维,找回了华人的国魂。

 

李兆良 2020.12.15

 

(我在新浪微博有个账号“亚洲风李兆良”,欢迎有兴趣的参加讨论。那边比较更普及一点,没有审核通过的程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262642.html

上一篇:诡异的西方地图 子虚乌有的地名
下一篇:耶稣诞是明年一月七日,你知道吗?

8 许培扬 刘炜 郑永军 王大元 刘全慧 王安良 杨顺楷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1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