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父亲给我缝的三件半 精选

已有 2263 次阅读 2021-6-20 23:5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慈父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没写错,是慈父手中线。

1969 年,我获得了美国普渡大学研究院入学通知书,父亲欢喜得马上筹划我的行装,都是他亲手选料,量身,裁剪,一针一线做的。

灰黑色羊绒大衣,父亲花钱最多,花的时间最多,主要是裁剪精心。他觉得我将来毕业做事要穿整齐体面一点。我大概穿过不到十次,大场面,也舍不得穿这么精致的衣服。见过我穿那羊绒大衣的人都赞叹不已,问我是哪家名牌。

红色格子的晨衣也是羊毛的,我没机会穿,美国冬天室内暖气高,羊毛绒刺肉,夏天更不用说,所以保存得很好。领子和袖子镶的边,是父亲一圈一圈编的,还加了花样,腰带两头编了流苏。

棕色的浴袍,只在宿舍里住的一年穿过几次。第一,别人不太穿,第二,舍不得穿。

唯有那“半件”理发的披肩,很简单,却是我最有用的,每次理发都用。我在海外念书、做事,从来没有到过理发店。开始是室友互剪,后来是自己或者老伴剪,现在是女儿剪。52年下来,线口已经脱落,也不准备去缝补它。父亲的手作,添加什么都不如原物。

父亲从来没有出国,不晓得国外情况,晨衣和浴袍的样式是父亲在电影里看到的,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衣服。

父亲那辈子,中国乱得很,他没读完私塾,大概是小学程度,什么都是自学,懂得很多。不晓得是哪里来的灵感,让他进入了成衣这行。我出国那阵,父亲那时候经济不好,有余钱都花在我的行装了。

父亲开成衣店,很少动手做衣服,都是伙计们做的。他找客户,偶尔裁剪。他没有真正跟师傅学艺,工艺都是自学的。请了大师傅,在旁边偷着学。我有时候纽扣掉了,自己想缝,他都不许我拿针线,生怕我也进这行,只管让我念书。明显他自己干成衣是不得已的,不想我继承。

父亲是民国元年闰六月最后一天生日。他老说闰六月三十,后来我查了一下,那年闰六月只有二十九天。不过他经常拿这特殊的日子说故事,说自己没过几个生日,所以还很年轻。父亲经过的闰六月只有六次:1911 1922 1930194119601979

1979年那年,我出国後第一次回家。离家整十年,埋头苦读,苦干,拿了一笔国际癌症基金,到中国科学院讲学并开展合作,在中国转了五星期。约父母亲到广州会面。华南植物园的郭俊彦教授安排我们住广州迎宾馆。中国刚刚开放,还没有什么酒店,迎宾馆是尼克松访华时下榻的,我们住在二楼的另一翼。1979年,父亲度过最后一个闰六月,是父亲平生最开心的一年。

1981年,我再次回到香港,父亲的癌症已经是晚期。112日,我背着他,从五楼的家一步步挨到楼下,送到香港养和医院,在病房里陪着他,睡在旁边。

次晨,1月13日,父亲安详地合上眼睛。

这几件父亲为我缝的衣服,陪伴我走遍大半个美国东部,经历了52年。我会好好保存,留给女儿和外孙们,它们寄托着上一辈的心血与期望,他们要永远记住。



unnamed.jpg

羊绒大衣


晨衣

晨衣的领子袖子编花,腰带的流苏是父亲一针一线缝的。


WeChat Image_202106200932182.jpg

浴袍


理发用的披肩


父母亲华南植物园1979.6.jpg

1979年,与父母亲摄于广州华南植物园

 

李兆良

2021.6.20 父亲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292000.html

上一篇:屈原:少司命,渔父
下一篇:科学、科学性、科学素质

23 武夷山 田灿荣 郑永军 李宏翰 刘庆丰 籍利平 周忠浩 段含明 檀成龙 贺玖成 文端智 罗娜 王飞 王大元 武爱 张晓良 周健 刘全慧 白龙亮 王启云 刘炜 王善勇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5 00: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