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我的“逆向报恩观” 精选

已有 7539 次阅读 2009-11-1 07:36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的“逆向报恩观”

武夷山

 

苏格兰作家和国务活动家John Buchan爵士(1875-1940)说过:

We can only pay our debt to the past by putting the future in debt to ourselves.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翻译):我们报答过去(比如我们的先辈,我们的传统)的唯一方式,是做出很大的贡献来,于是未来(比如我们的后辈,我们开辟的新传统)也自然要感激我们。

我对这句话背后所隐藏的意思完全赞同。很多年前,我杜撰了一个“逆向报恩观”,其实与Buchan老先生想到一起去了。

“报”是什么意思?你给我什么,我还你大致对等的东西。所以说,投桃报李。所以说,你杀我们的人,我杀你们的人,叫报仇。那么,我们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怎么报呢?按照“报”的原意,如果父母垂危之际,子女的灵魂(如果存在的话)飞回到父母身上,使其生命得以延续,这就是“生命之报”。可是,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于是问题来了,到底怎么报答父母的创造生命之恩?孝顺这些事是应该的,但都算不上“报”。我想来想去,唯一的报答方式是像父母孕育子女一样,子女们也去孕育新的生命。这就是“逆向报恩”。这根本不取决于父母想不想抱孙子。等我想通了逆向报恩的道理后,才明白古人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多么了不起的说法。

同理,我当年的导师对我很好,我现在就要对自己的学生好;我年轻的时候,受到领导的关心、提携,我现在就要关心、提携自己的年轻部属。

同理,我为什么热衷于科普呢?因为,没有《十万个为什么》等科普著作,我就不可能读工科,就没有现在的我。因此,我对小时候读过的科普著作的作者、编者、出版社都极其感激。怎么报答他们呢?想来想去,还是要投身于科普,影响下一代,这样他们走上科学之路后,会感谢我们。当然,也说不定他们以后会骂我们,说我们“诱骗”他们走上了该死的科学之路。

我只能以自己的价值判断为准。我认为生命是美好的,就要再造生命;我认为科学是美好的,就要普及科学。

读者诸君,您觉得我的“逆向报恩观”如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266618.html

上一篇:德国思想家西美尔看性别
下一篇:咏开放获取的打油诗

57 曹聪 张奎勇 吴国清 袁贤讯 孔玲 赵星 苏青 张志东 薛长国 黎在珣 张玉国 孟津 王桂颖 卫军英 章成志 刘进平 陈绥阳 王安邦 罗帆 蒋敏强 俞立平 马中良 陈中红 钟炳 张焱 杨秀海 夏玉强 陈国文 刘立 张文庆 吕喆 迟菲 陈永金 刘畅 马乐宽 杨芳 苗元华 柳东阳 刘玉仙 李志俊 陈伟 陈湘明 李学宽 侯成亚 吕新华 房松 刘晓瑭 虞左俊 贾海燕 丛远新 zzjtcm hao XY pkuzeal lizui2002 zhaowanfu anyi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0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