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四只红雨靴

已有 896 次阅读 2020-1-15 08:5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下雨了。

下雨的日子,思绪会在雨滴间纷飞。

……

撑着伞,陪朋友去地铁站。从对面的小区直接穿过去,可以更快些。

小区刚整修过,绿化青砖围栏还铮亮的,雨滴落在上面,光溜溜的泛着晶光;刚铺的水泥地呈草白色,雨水积在上面,不太容易看清;路二边停满着附近居民过夜的各式小车,道路虽开阔许多,中间只留了够一辆车的间距,供行人走的道……

小区的一端是几桩商业办公大楼,正逢上班时光,一蔟蔟刚从地铁站涌出来的年轻人个个行色匆匆,迎面走来,不时还有车辆驶过,虽然熙熙攘攘,秩序还算井然。每当有车经过,过路的行人都会自然地在傍边二辆车之间的间缝中避让一下,让其尽快通过。大家方便,一天的好心情从每一个早晨开始。

走着走着,伞下的人流好像变得缓慢起来,对面过来的人似乎也变得少起来了,有些拥堵。踮起脚,只见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妇人和一只狗。那妇人绚丽打扮,脚边一只裹着色彩斑斓小马甲的小狗(该犬大概是一个不错的品种,可惜不识),悠悠走在路的中央,脚上还套着四只红彤彤的高帮雨靴,黄皑皑的长毛下,那颜色着实靓丽,踩在一滩滩斑白的积水里更是炫目。后面看过去,女主正撩着长长的胳膊给它打着伞,自个衣服后背已经印着一大块被雨淋湿的“地图”。就像皇帝出巡,遛狗人和一只脚上套着四只红彤彤高帮雨靴的小狗,在众人注目、蔟拥下,不紧不慢、屁颠屁颠、左顾右盼,后面跟着长长一支人车混夹的队伍。

红彤彤高帮雨靴着实惹人眼球,铮亮铮亮的,或许可以与DSQUARED2 D二次方、Gucci 古驰……媲美,且都不及这四只相配套的。鞋有左右之分,这有左右之分吗?这红雨靴还有前后之分吗?恕我孤陋寡闻,不知道。

迎面过来赶着上班的人,匆匆侧身避让开一条道。不时还有些小女孩窜出人群,站在遛狗人和小狗前面,用手机给其拍照。那模样,那架势,或许是可以上头条的了。队伍越发缓慢了起来,夹杂着轻声嘘嘘,后面有小车按起了喇叭。城市内环线里面是不允许按喇叭的,何况在居民小区里。看来,有人按捺不住了。可队伍还是在慢慢的移动,前面依旧悠悠撑着伞,遮着一只狗,是肆意炫耀还是无意悠闲,占去了大半条通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避之无声。没有人上前给提个醒,缄默成了一种流行的态度,不时夹带制造幽默感的轻声调侃。直到前面传来那个带烟火腔的女人嗲滴滴声音:“囡囡,到家了,阿拉回去哦。”队伍煞时停至,招摇的小狗也呆在那里,萌萌地向四处在张望,不一会,遛狗人进了一栋楼房,红雨靴也踩着轻盈小碎步一溜烟地消失了。没一会,又听一声吼,还是那个女声:“小赤佬,回来!”,门口不远处水滩旁正玩水的一个约莫三四岁小女孩,肩膀上斜扛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踉踉呛呛地走过我们面前,意欲未尽地进去了。

 “看到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有些言不由衷,没话找话。

漂浮着轻声招呼和谈笑,伴着手中早餐散发的气味,人们渐渐加快了脚步。

我俩都没有穿雨鞋,现在穿雨鞋的人真不多了。让朋友碰上这些,未免有些尴尬难堪。

“你以为是穷人啊?嗨!不穷的。小城故事多……“

“样板戏里说的……”

……

雨滴从灰蒙蒙的云层里淅淅沥沥地还在往下掉。

还在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14307.html

上一篇:陌上花开
下一篇:你说的是情怀,他争的是生存

4 郑永军 戎可 夏炎 李学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7 0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