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生活生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ontec007 友诤友直友谅

博文

《论语 雍也第六》(2)

已有 1858 次阅读 2019-1-27 02:40 |个人分类:有教无类|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上周天气不好,来的孩子不多,以复习为主。本周接着讲6.4-6.6。


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

请益。曰:与之庾。

冉子与之粟五秉。

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这一段的大概意思比较容易懂,孔子的学生公孙子华出使齐国,同学冉某多管“闲”事,在夫子面前为公孙他娘讨米。然后就有了这个釜、庾、秉的讨价还价这个桥段,最后引出夫子流传千古的告诫:君子周急不继富。

当然要完全搞懂这一段,有几个小背景需要了解。第一,公孙子华是一个什么样的学生?第二,这三个计量单位是什么样的关系?第三,更带点八卦性质,公孙自己为何不出面,让冉某来为其母请粟?

关于第一个问题,本段已经作了一些交待,“乘肥马,衣轻裘”,但似乎不是富二代,大概应该是说,这工作本身的福利还可以。如果是富二代,估计冉子也不必去请粟了。但是论语公冶长第五中曾经介绍过公孙子华同学的。孔老师是这样评价的: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总之,天生外交家一枚。

关于这三个计量单位,无法猜,只能查文献、信文献。据说:釜,六斗四升。庾:二斗四升。1 = 16 斛,1=10斗,1=10升。5=80=800=8000升。

现在许多城里人不知道斗、升、担。这事我们乡里人还大概知道一点。小时候,我娘说,小三,去煮饭。我问:娘,今天煮几升米?娘不耐烦:这还用问,几个人就几升米!对了,我们乡下一天只煮一次饭。所以,一升米大概够一个人一天三顿。家里米缸里就是一个定制的竹筒,一筒一升。十升一斗,大概就是一“斗谷”簸箕。十“斗谷”簸箕的米可以装满两箩筐,俗称一担。所以,小时候学物理、化学计量,并没有太多困难,因为有这些生活做底子。

最后一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第一,冉子是谁都不太清楚。孔门弟子姓冉的有好几个,如冉求、冉雍(仲弓)、冉耕(伯牛)、冉季(子产)、冉鲁。


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这一段话有些论语版本将其与上一段话算成同一段,这是因为讲的都是一类问题。分开来也好,因为同一类问题,孔子的态度截然不同,反映老先生思维不僵化。原思,就是子思 也是孔门中很有名的一个学生。他做了孔府的大管家。“宰”字很好玩,门里面所有的辛苦活都得做,CEO的意思。孔子直接就上了小米九百。九百什么没有讲,钱穆先生讲是九百斛,或九百担,大概相当年薪90万,那可不得了。子思都不好意思,辞。老师说,别,你吃不完,可以给乡邻里党嘛! 看来孔子当年当官时还是蛮有钱的,出手阔绰!


子谓仲弓曰:犂牛之子騂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这段话是比较难懂的一段,其难在于,第一,这里用了比喻;第二,涉及到现代人完全不熟悉的旧礼。耕牛生下来的牛犊子毛色好,牛角正,却不能 见用。为什么呢?出身不好。用于干嘛呢?耕牛不能用来祭奠苍天和宗庙,可是夫子说:虽然不能用来祭奠郊庙,但还是可以用来望祀山川的。比喻的另一层可能的意思,是专门针对冉雍仲弓同学的。这里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说,冉伯牛是冉雍的父亲,因此,孔子就对冉仲弓说:仲弓呀,你这耕牛之子,这么有才华,虽然做不了大用,最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另一种说法,这里与伯牛老哥没有什么关系,史记里也没有说得那么清楚二人是什么关系,但比较确定的是仲弓他爹也是做着比较低贱的工作,估计也就是天天犁田的活,因此才有孔子的这番话。这一段话还有一个地方要注意,就是这段评论到底是孔子当面对仲弓讲的,还是背着评论仲弓的?两种观点都有。我不知道该信哪个。可能大数据文体分析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总之,朗读时,有“子谓仲弓,曰”以及“子谓仲弓曰”两种读法。


本周三段话,可以借用唐顿庄园里那位爱尔兰小伙子Tom Branson的话来概括,I don’t believe in types, I believe in persons.  周济不周济,不一概而论。也不以出身评论一个人。所谓实事求是,也是这个意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3568-1159282.html

上一篇:爱、房子和婚姻
下一篇:《论语 雍也第六》(3)

2 杨正瓴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7 19: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