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社会公众不必以“帽”取人
热度 15 刘庆生 2018-6-19 07:07
社会公众不必以“帽”取人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一些现象,在一些学术机构邀请有关人士学术访问或报告时,邀请单位往往依据他们的“帽子(头衔)”将活动的“规格”分成“三六九等”。这种帽子主要属于两大类:行政帽子(官帽)与学术帽子。我们很多 ...
6215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15
分享 学术人才的评价与选择
热度 14 刘庆生 2018-6-13 07:16
学术人才的评价与选择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每当在科学网上看到大量学术单位(大学和研究机构)招聘人才的广告,我就自问两个问题:什么是人才?我们究竟采用什么方式能够选择到合适的人才?显然,两个问题都涉及“学术评价”。何为人才?这个问题我说不清楚 ...
5469 次阅读|16 个评论 热度 14
分享 大学教授的“布道”职能
热度 8 刘庆生 2018-6-2 09:58
大学教授的“布道”职能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在清理工作室的资料时,发现了几份 20 多年前学生的硕士和博士论文。这些学生只是我的本科学生,然而,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在学位论文后面的致谢中提到我。我将这个信息与他们交流时,其中一位现在成为知名教授的学生 ...
7317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8
分享 我的“缘分”观
热度 5 刘庆生 2018-5-17 17:37
我的“缘分”观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我们这些年逾古稀的人总爱怀旧,回忆自己的大半生经历,想到了“缘分”这个话题,并切身感受到“缘分”在人生经历的“喜怒哀乐”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按照“缘分”的基本特性,可以粗分为五种类型:“夫 ...
4349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5
分享 简单的力量
热度 7 刘庆生 2018-5-7 07:16
简单的力量 听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院院长扎夫曼诠释科学的真谛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记得 2012 年奥运会期间,看到原央视记者柴静采访英国剑桥大学校长乐思哲的节目,我写过一篇观后感博文:“听剑桥大学校长讲述大学的真谛”。那篇文章谈了一点我对大学 ...
6417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热度 9 刘庆生 2018-4-24 20:38
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关键词:改革开放;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国际化;科学评价 今年是国家改革开放 40 周年,作为亲历者,回忆往事百感交集,许多相关事件恍如昨日,浮现眼前。我们这些出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人经历了国家改革开放前后 ...
7520 次阅读|16 个评论 热度 9
分享 功利,大学发展的障碍
热度 7 刘庆生 2018-3-26 07:37
功利,大学发展的障碍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年前,一位老朋友来我办公室,满脸愤懑的表情向我诉说他看到的某些大学老师与功利相关的“种种行为”:对本科教学(尤其对本专业)不感兴趣;找各种借口不上或少上课;课堂教学不负责任,导致学生意见大;一门心事想着出去 ...
1773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我谈大学生活
热度 2 刘庆生 2017-12-16 16:04
我谈大学生活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内容简介 大学生活是人生最重要的经历与过程,要用心品味,让大学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有意义。大学生活一定会经历“痛并快乐”的过程,对此我们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报告主要是演讲人半个世纪以来大学与大学后生活的亲身体验与学习前人(包括名家、 ...
515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大学多校区办学,想说爱你不容易
热度 9 刘庆生 2017-10-9 07:55
一位学问做的很好,科学成果丰硕的学生(正高职称并戴上了一些国家级学术“帽子”)引进到一所新建大学工作。前些日子我们在微信上交流了一点与办好一所大学靠什么的话题。我说“只靠一些科研人员,尽管他们在某一方向科研做的很好,但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办好一所大学”。学生问:怎么办?我说还应该引进 ...
9840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9
分享 匪夷所思的“管你”
热度 17 刘庆生 2017-8-4 07:11
前些日子,一篇题为“饿着肚子的打工仔”的博文中提到,他们学校领导 对他们的科研很不满意,开大会时说:我是代表国家来管你们的(以下简称“管你”),你们看看企业里的白领都加班到几点,你们连他们都不如(似有瞧不起白领的意思,其实白领及其他们的团队创造的价值恐怕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
9074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17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1 08: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