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科技界急需为名利正名 精选

已有 7936 次阅读 2019-1-21 08:1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6283e751gy1fw0vrmdh7rj20go0izq63.jpg

科技界急需为名利正名

李侠  韩联郡

刚刚结束的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传来新消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额度由500万元/人调整为800万元/人,奖金将全部授予获奖者个人,由个人支配。这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设立19年来奖金额度及结构首次调整,同时,国家科学技术奖三大奖奖金额度也同步提高50%。总结一下,本年度国家科技奖的变化有两点:其一,奖金额度相比以往都有了较大幅度提高;其二,奖金的支配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奖金支配结构的变革是这次奖励大会的最大亮点。本次国家奖励大会的深远影响在于,既潜在地为名利正名,又实现了给激励机制松绑的目的。这种变化会型塑中国科技界的认知模式与行为选择。

1、最高科学奖的奖金800万高不高?

根据我们对历届获最高奖科学家数据的分析,可以发现,过去19年(2000-2018)共有31人获得最高奖,平均年龄82.6岁,假设这些科学家在其职业生涯的鼎盛时期开始为科学事业和国家奋斗40年,即便按照800万元计算,平均也只有20万元/年,这些中国最聪明的人每年多获得20万元多吗?从对国家的贡献角度来讲,把这个奖励数额翻一番都是应该的。因此,800万真的不高。以往的国家最高科技奖,从制度安排角度就存在扭曲,只能从500万中拿出50万用于奖励个人,其余的450万是用来作为研究经费的。同样按照40年工作时间计算,平均每年只能拿到1.25万元的补偿。这种安排最糟糕的地方在于,获奖老科学家们又得名义上披挂上阵投身科研,这种模式影响了科学发展的正常秩序。因此,支配结构的改革比数量的改革意义更为深远。

                                               image.png

2、科学家是否应该追求名利?

中国传统文化所奉行的君子耻于言利的观念,严重阻碍了社会的健康发展,也束缚了科技界正常激励机制功能的发挥。追求名利与道德与否是两码事,在目的与手段之间,只要目的本身是善的即可,我们所反对的就只剩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为。名和利本身是中性的,只要其获得的途径符合规范,就是值得充分肯定的。那么科技界的名和利是怎么来呢?按照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的说法:在科技界运行的主流资本模式是学术资本(文化资本),而学术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以成名的形式呈现,拥有这些学术资本的人,以所拥有的资本存量在学术市场中换取收益,这就是学术界获得名和利的主要途径。因此,在科技界的正常发展模式是:一个人要经历多年努力工作积攒学术资本、出创新性成果,获得学术界的承认,从而获得名声,并在社会分层中实现位置上升,然后以此获得收益。

在这个链条上,如果追求名和利被文化或社会所禁止或者污名化,那么也就意味着个体积攒学术资本的动力机制会被削弱。在生活世界,不论哪个领域所有人的生活又都是相似的,都需要经济来维持,为什么有些领域可以名正言顺地追求利益,而有些领域则被禁止并鼓励安贫乐道?如果正常的追求名利的机制被污名化,那么,人们自然会通过其他方式来实现这些原本正常的追求。耻于言利的文化导致科技界普遍流行虚伪与纠结的人格,从这个意义上说,耻于言利的文化是导致中国科技界的激励机制总是处于拧巴状态的根源所在。文化的误导向会直接影响人们的认知模式,比如中国传统文化盛行学而优则仕,这种文化造就了中国数千年不绝如缕的浓厚官本位认知模式。士农工商的职业排序严重束缚了中国人的想象力与创造力,试想如果我们的先辈不是采取学而优则仕,而是采取“学而优则商”的文化,那么我们今天的认知模式与社会状况很可能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形。

国家最高科技奖是对一个科学家过去成就的一种最高规格的承认,它设立的初衷首先应该是一种导向性功能,以此表明国家对于科技和人才的重视;其次,也是国家对科学家多年为国服务的一种合理补偿。回到本文,国家最高科技奖是名,800万奖金是利。这些获奖者所拥有的名都是经过多年学术资本积累得来的,由此,获得收益也是名正言顺的。这届奖励大会的重大进步在于通过一个案例的方式,确立了科技界正当的名利整合机制,在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当下,这个观念转变将极大地激活中国科技界的创新热情以及塑造中国社会对于科技的全新认知模式。

3、为名利正名与激活科技界僵化的激励机制

 

image.png

最能体现中国科技界整体水平的是自然科学奖与技术发明奖,我们整理了近20年的两大奖项的情况,从图中可以看出,我国的自然科学奖与技术发明奖多年来变化很小,而这些年科技投入R&D的规模已经占到GDP的2.13%(2017年),科技人才总量更是接近1个亿,人、财、物的体量都已经达到空前的规模,但我们的产出并没有实现预期的目标,虽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但僵化的激励机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通达真理的路途很远,也是一趟寂寞的行程。一代代追求名利的科技从业者,把这条孤独的路变成像接力一般传递下去,这就是从历史上呈现出的进步。一个功利主义社会是一个有活力的社会,也是基于规范运行的社会,这种文化有助于市场经济的确立与深化,同时功利主义文化也有助于打破道德双重标准,从而为科技界松绑,并最大限度上激活激励机制的功能,这是社会高度分工的必然结果。否则,虽然我们的身体进入了现代,但心灵仍停留在封建时代。科学史上的无数案例充分揭示,追求名与利恰恰是推动科技进步的最大内在动力,引发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瓦特,不但发明了蒸汽机,而且还以此成立公司获得巨大利益;发现DNA双螺旋结构的沃森更是明确地指出,他和克里克之所以拼命地工作,就是为了抢先发表成果,从而获得诺贝尔奖。大大方方地追求名利,不需要犹抱琵琶半遮面。正如美国哲学家安•兰德所说:做一个有道德的自私者。这恰恰是激励以及规范协同发挥作用的胜利。

 

【博主跋】这篇小文章是前些日子写的,现发在2019-1-21日的《中国青年报》A2版的思想者栏目,发表时文章题目改为《确立科技界正当的名利整合机制》 ,与聂老师合作愉快,这是原稿,是为记!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829-1158220.html

上一篇:科技界的急都是被挤压出来的
下一篇:中国足球就是瞎折腾的牺牲品

49 武夷山 迟延崑 刘立 孟佳 蒋继平 刘浔江 刘玉仙 雷宏江 王从彦 安海龙 黄永义 陈波 汪育才 施树明 李世春 徐耀 沈律 丛远新 蒲亨建 张成岗 钟定胜 黄仁勇 柳林涛 杨正瓴 钱程 褚海亮 梁洪泽 左宋林 蒋永华 晏成和 李由 王庆浩 曹俊兴 林建荣 鲁学星 李兆良 孙颉 李斐 俞云伟 周健 赵维俊 栗茂腾 张铁峰 刘山亮 王启云 汤茂林 张鹰 周浙昆 汪晓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3 16: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