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象牙塔”里的压力和奋斗【科学网原创首发】

已有 13372 次阅读 2019-1-3 08:50 |个人分类:人在职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授完课回到办公室,泡一杯茶,坐在电脑前看文献、写文章,累了就起身到实验室转转,指导研究生——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工作,也是包括笔者在内很多大学教师的真实状态。然而,“象牙塔”并非如此纯粹,日常运行的表象之下,潜藏着各种压力。

科研经费:教师的“命根”

表面上,一些高校强调“以本(本科教育)为本”“立德树人”,但实际上,决定教师在院系的“地位”和资源分配的,还是科研,特别是科研项目(经费)。有的高校把申请科研经费的任务指标分摊到院系,院系再把任务分摊给教师,每个教师每年需要拉进来好几十万元经费才能达标。在另外一所重点高校,有一个系的新大楼建成后,课题组分得实验室的面积和近几年拉进来的项目经费相关,“有钱人”能分得一排实验室,而“没钱人”只能“蹭”别人的实验室。据说,他们学校以后要按照课题组用房面积向教师收“房租”。

于是,高校教师忙不迭地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科技部、教育部、市科委申请“纵向课题”,和企业联系“横向”研发课题,还申请各类人才计划,但成功率得不到保障。为了生存,有些人以“产学研合作”名义和企业合作,套取地方政府的钱;有些人面对前来接洽的企业,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吹成“黄金万两”;也有些人让学生一边做毕业论文课题,一边还要做和毕业论文无关的企业课题。

做科研:要快还是要慢?

正如企业在乎KPI(关键绩效指标),高校也在乎科研论文。教师要评职称、申请科研项目,就要发表科研论文。谁能尽快在“高质量”的期刊发表更多的论文,谁就有主动权,甚至发挥“马太效应”,用一个学术头衔去争取另一个学术头衔。

而从研究生这一方面来说,一般情况下,研究生要毕业、拿学位证,就得发表科研论文。研究生进校后第一年需要上课,第三年需要忙毕业论文、找工作。于是,教师很矛盾,不清楚应该“赶鸭子上架”,还是让研究生“慢工出细活”。如果让学生做“短平快”的课题,虽满足了学生发表论文、毕业的要求,但论文分量轻,缺乏创新性,不利于教师以后申请课题。而如果给学生很多思考、探索的时间,那么学生很难在三年内完成学业,学生也不愿意延期毕业。

一位化学教授说,他带的一个硕士生本来可以发表高档次文章——论文投给《德国应用化学》后,本来补充实验数据后,有希望发表的;但该生要实习、要用论文申请学位,不愿意补做实验,他们只能将论文转投给比《德国应用化学》档次低的姊妹期刊,以期快速发表。

课题组运行:能否适应环境变化?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这正是大学教师梦寐以求的生活。然而,“小楼”赖以生存的环境发生着变化,对课题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如今,研究生扩招了。有些研究生说自己不喜爱科研,只想毕业后找一份工作。他们不但做实验不积极,还两手一摊把分析数据、完成论文的工作丢给导师。很多时候,导师不但要指导学生科研,还需要花很多时间解决学生思想困惑,激发他们的上进心。而且,现在研究生资助标准提高了。在经费紧张时,有的教师甚至把讲课费、稿费发给学生。

以前中国学界强调SCI论文。但后来冒出一个新的评价指标——ESI,对研究机构在各个学科领域发表论文进行统计、排名,一些高校和院系将此奉为圭臬。在学科建设的背景下,一些高校和院系又强调“顶层设计”,这就给课题组带来了“扰动”。比如说,一个课题组发表的SCI论文对本校其他学科领域的ESI排名均有贡献,但对本系学科的ESI排名几乎没有贡献,因此在系内只能“自娱自乐”,得不到重点扶持。

近年来,中国一些高校推出“六年非升即走”的用人制度。这是一种针对“吃大锅饭”的改革,能催促青年教师“出活”。然而,在一些高校,签约“非升即走”的青年教师并没有“达到标准就能晋升”的保障,而是和“熬”了很多年的老教师“同台”竞争有限的晋升名额。并且,晋升标准说变就变,配套科研条件也不好。这给教师带来很大的压力。

面对环境的变化,很多人进行了调整。比如,有的教师放弃了自己原先的研究方向,艰难地往本学科主流研究方向上靠。有的教师加入大课题组,帮助有声望的“大教授”带研究生、干杂活。即便以后科研独立了,写论文还会挂“大教授”的名字。有些教师从别的学校“借调”研究生,但发表论文时需要把委培生的正式导师列为共同通讯作者。还有些教师采取强势的做法,比如要求学生每天签到,还提出了远远高于所在院系研究生毕业标准的论文要求。

面对发展困境,应勇于革新、努力奋斗

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因此,对于矛盾也好,忧患也罢,我们无须讳莫如深。

面对现实,每个高校教师都会作出自己的选择——有的人遵循“适者生存”的法则,调整自己,适应环境;有的人“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还有的人“摸着石子过河”,在实践中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无论如何,奋斗是这个时代的底色。“呕心沥血”,向学生反复讲述实验思路、做人道理,是一种奋斗;“砸锅卖铁”,把自己的讲课费发给学生,是一种奋斗;“借船出海”,帮“大教授”带研究生,是一种奋斗;“借鸡生蛋”,从别的课题组借学生做科研,是一种奋斗;“饥不择食”,四处出击拉项目,是一种奋斗;“兵不卸甲”,只为得到学术头衔和后续支持,也是一种奋斗。

借用发表在2018年12月27日《南方周末》新年献词《每一个这样的你都是英雄》中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的结语——

“什么才是生活的本来面貌?是消除一切压力与焦虑,摆脱所有传统习俗与社会舆论,随心所欲,自由自在,还是体认到自由与责任永远相伴相生,人必须在责任与压力中淬炼生命?前一种只是乌托邦,后一种才是真实的世界。既然如此,我们只有并且最好欣然,接纳世界的真实模样,接纳生活的本来面貌。在此基础上,不堕信心,不失希望,不断从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155058.html

上一篇:申请-考核制,招到“对”的学生【已发表】
下一篇:除了实验和论文,导师要不要跟学生谈人生?【已发表】

48 刘立 杜芳 郭景涛 李明阳 强涛 谢力 吴日恒 刘浔江 王洪吉 黄仁勇 王从彦 鲍海飞 李雄 黄永义 张曼 石磊 刘士勇 汪啸 褚昭明 韩晴 王加升 李陶 吴明火 冯兆东 尚可可 朱长青 伦贵阳 代恒伟 李少岩 郭战胜 徐海波 王珊 程强 董俊刚 夏炎 杨顺楷 曹建军 李刚 魏泉 邓元杰 张鹰 潘发勤 冯博 原梅妮 董国法 liyou1983 shenlu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13: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