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申请-考核制,招到“对”的学生【已发表】 精选

已有 11237 次阅读 2018-12-29 08:44 |个人分类:研究生教育|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主按:一年一度考博报名即将截止。今年,申请-考核制大大“扩张”。为增进大学生对此项改革的了解,《大学生》杂志编辑邀请我写了一篇文章,已经由《大学生》2019年第1期刊发。]

76cee47c2b6546ceb18690733fe85c85.jpeg

两年前的一天,我遇到学校其他学院的一位博导。他忧心忡忡地告诉我,他没有招到博士生——虽然有三个学生报考,但无一人通过专业课笔试。而自从我们系2010年起招收博士生实行申请-考核制,每年我都早早地“预定”了下一年入学的博士生。可以说,申请-考核制让我找到了真正需要的学生。

我这样招博士生

2012年初,我被批准成为博导,心中有些忐忑——能招到学生吗?5月12日,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来信人小孟告诉我,3月他从上海应用技术学院硕士毕业后,在上海一个研究所做技术员,但他想读博士。

莫非他是2011年6月,我去上海应用技术学院作报告时,遇到的那个矮矮的、笑眯眯的男生?于是,我请他到我们学校来面谈,我们一见如故。

在接下去半年多时间里,小孟按照要求准备申请材料、复习专业英语。2013年,他通过了我们系统一组织的专业英语笔试和面试。使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几个老师对一个考生的面试现场,有老师问他:“现在很多博士生担心毕业后找不到好工作,你有什么想法?”小孟回答:“我只管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自然就能找到自己的路。”

最终,小孟以他的行动“杀出一条血路”——他在我这儿发表多篇SCI论文,获得国家奖学金,在上海找到了教职。

小孟之后,我的每一个博士生都是这样招进来的。有的,是我以前做博士后期间的同事推荐给我的;有的,是报考其他老师被告知名额已满,转而“投奔”我的;也有的,是慕名而来,直接和我联系的。他们不需要参加专业课笔试,只需要递交申请材料,并参加专业英语笔试(英译中)和面试。

也许大家会好奇,我在面试之前的预筛选过程中,究竟会看什么呢?

打开考生的简历,我首先会看他/她的专业背景。好比说我是研究环境催化的,而有的考生是研究污泥处理或者污染物排放清单的,那我会认为明显不合适。遇到不对路的简历,企业HR会直接把电子邮件删掉,我也会当场发电子邮件“秒拒”,以免耽误别人前程。

其次,我会看他们在什么学术刊物发表了几篇论文。一个学生作为第一作者,在业内知名SCI刊物发表3篇论文,而另一位在国产学报发表1篇论文,自然高下立现。如果在读的学生什么论文都没发表过,我就会有顾虑——他毕业时能拿到学位证吗?如果没有学位证,即便考上了博士,开学报到的时候也是会被“退回”的。

当我对学生有进一步了解的兴趣后,就会主动加学生微信。被对方“接受”的一刹那,我会马上看他/她的微信朋友圈,想知道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长什么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她平时喜欢干什么?是经常发一些和专业无关的理财信息,经常发一些外出旅游、吃喝的照片,还是转发一些专业进展,秀一些“在实验室工作到深夜”的照片,并配以“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表情符号?

通过更深入的电话联系,还能了解到更多信息。到这个阶段,我就会采用“排除法”把考生“删掉”。比如,有的人考博的动机就是找个“避风港”,还有的人只是把我当“备用轮胎”。我曾问过一个外地考生:“你到我们这边读博士,和你的女朋友两地分居,会不会影响学习?”该生只是傻笑:“我相信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我顿时就“闪”了。我很害怕学生因为处理不好婚恋的事情而影响学业。我希望听到的回答是:“我们读大学期间不但没影响学习,还相互促进。我女朋友也考上了你们那儿的博士。”

一旦通过电话交流觉得合适,我会马上请学生到学校面谈。通常,学生会带上手提电脑,给我讲讲他/她读硕士期间做了什么。只要他/她能有条有理地讲清楚,我就会觉得OK。在下半场面试中,我会问学生他们所在的课题组是怎么管理的,每星期工作多少时间。我还会旁敲侧击地说我们组每星期工作6天,但系里还是有很多博士生无法按时毕业,然后看看学生的反应。一旦学生流露出对现任导师严格管理的不满,或者对认真做科研没有决心,我就会不动声色地听完,然后很快结束这场对话。

如果在面谈中觉得合适,我便邀请他/她到我们学校旁边商厦里吃饭。一边吃,一边进行各种交流。饭毕,我会明确表示,愿意收他/她为徒,请回去考虑好以后告诉我。一旦决定,我就不再招收其他考生了,因为我们系每个博导原则上每年只能招一名博士生。

利远远大于弊

如今,实行申请-考核制,在我国高校有推广的趋势。本文开头的那个苦命的导师,他们学院在2017年就开展了申请-考核制改革。在我看来,这是件好事儿,因为申请-考核制的利远远大于弊。

首先,这方便导师和考生在报考之前充分接触、了解对方,实现双方性格脾气的相容。在实践中我发现,性格脾气、做事风格的匹配对于师生双方来说都非常重要。如果不匹配的话,师生双方在相处的几年中都会非常痛苦。

其次,导师招学生过来是来做科研的,不是仅仅来修读课程的。会考试的学生不一定擅长做科研,而擅长做科研的学生也不一定擅长专业课笔试。因此,实行申请-考核制,能更精准地找出擅长、喜欢做科研的学生。

再次,实行申请-考核制,有利于学科交叉。有些学生是从外专业报考的,比如化工、材料专业的报考环境专业博士。我们课题组就有好几位这样的博士生。他们进校后完全能通过环境专业课程学习,但如果当初硬是要他们参加环境专业笔试,那就勉为其难了。

还有,实行申请-考核制,能降低师生双方的“不确定度”,即一旦师生双方在报考之前谈妥,接下去就按部就班走流程了,这可以节约学生大量时间,也使导师“定心”——又有一个学生要进组了。有的导师甚至会在确定人选后,提前让考生进实验室开展研究,这样一来,进校之前的实验结果也可以用于撰写博士论文。

当然,有人担心实行申请-考核制可能会导致徇私舞弊——招收亲朋好友或者企业干部读博士,有利益输送(比如企业干部以项目的形式给导师一笔钱),博士生不需要干什么活也能毕业。

不能排除这种现象发生在少数素质不高的导师身上,但至少在我周围,这种现象几乎不存在。原因在于,课题组开在这儿,就是要发表论文、申请国家级、省部级科研项目。如果一个学生进课题组不干活,那怎么毕业,课题组又怎么发展?每个老师都希望招来的学生能“骁勇善战”,没人愿意招学生给自己添堵。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对于今后有可能考虑读博的学生来说,我刚才这番话有什么启发呢?

我的真心感受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子吃”。近年来,每年都有20多个考生联系我读博。网上正式报名的截止日期是12月底,有学生在5月就联系我了,也有很多学生到12月才联系我。对于后者,我就会想,这样的学生要么没有早早地想好要读博士,要么就是别的老师都不收,他/她是“病急乱投医”吧。

每个老师都希望能有学生来“毛遂自荐”,进而一起讨论学术、做事方式和职业规划。并且,老师往往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心理定势,即心中确定了满意的学生,就不会再花时间“四处撒网”了。因此,学生一定要把握先机。万一考生在联系的过程中发现心仪的导师已经“心有所属”,那么还可以及时找别的导师。

当然,也有老师在收到学生的电子邮件之后,一律回复“欢迎报考”“应该没问题的”,结果考生到了正式面试现场,才发现自己成了“群众演员”。在这个时候,学生已经准备了好长时间了,工作也没有找,顿时有种被“忽悠”的感觉。所以,考生事先得多方打听目标导师的人品,而且,哪怕是坐一天的火车,也要提前和导师见上一面,看看彼此是不是“相见恨晚”啊!只要吃到了“定心丸”,自己旅途再辛苦,总比准备了大半年还被无良导师“忽悠”好

除了以上这些,学生还应该多想一想自己为什么要考博士、考上后会以怎样的面貌做科研、毕业后想干什么。只有想清楚、弄明白后,才会坚定自己的选择,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坚强面对。更重要的是,这能让你在和导师面谈时大大加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154107.html

上一篇:大学教师:时间都去哪儿了【已发表】
下一篇:“象牙塔”里的压力和奋斗【科学网原创首发】

43 黄仁勇 刘克 冯大诚 王兴云 王善勇 杨金波 李由 梁劲康 王恪铭 郭景涛 刘立 孙杨 王庭 李鹤 石磊 周春雷 董铭涛 薛斌 许海 周忠浩 罗娜 苗君 惠小强 熊玉兵 夏炎 江克柱 沈律 徐耀 王从彦 张春路 胡涛 文克玲 周金元 信忠保 李剑超 李帮建 巴忠仁 黄永义 康庄庄 梁庆华 李毅伟 张天宇 邓元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1 11: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