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搞科研,需要一点孩子气 精选

已有 8225 次阅读 2019-6-1 12:2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搞科研,需要一点孩子气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很多人怀念童年的无忧无虑,天真快乐。其实,童年并非无忧无虑,之所以快乐,只是因为简单。我们一天天长大,想的事越来越多,顾虑的事也越来越多,生活渐渐变得无趣,但很多事情因为自己的成熟,而能自如地掌控,也收获了一种满足,一种世俗的满足。

有记者采访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问他:您现在的作品与您年轻时候刚开始写作的作品比,有什么不同?莫言略作沉思后回答,年轻时候的作品,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足,稚气,但总不乏神来之笔的灵性。随着阅历的增长,写作技巧的纯熟,作品越来越少瑕疵,但似乎灵性在不断褪色。对于一个作家来讲,这是很让人警惕的事情。

其实作家与科学家搞创作有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作品需要创新。如何保持创新的活力?作为一个科研人,很多人怀念自己读博士期间的艰苦岁月。之所以说艰苦,是因为博士并不容易读,博士需要创新,才能毕业,拿到学位。之所以还怀念是因为那几年的时光最单纯,最心无旁骛,无论是实验的间断性成功还是程序调通了,都有一种灵魂出窍的快感,满足感,一如童年亲手用自行车链条做枪筒的玩具火药枪,抑或是用各种尺寸的纸折叠成一架战斗机,再不济就是跟小伙伴们一起玩弹玻璃球游戏,所向无敌。所有的这种快乐都是发自内心的。博士课题有了一些不错的进展,导师偶尔会请师兄弟们去喝啤酒,吃火锅,那种快乐,放松,奖励自己的快乐一如童年妈妈奖励自己的进步在面条了窝一个荷包蛋,一点点地省着吃,最后一大口吃下,同样的满足与充实。

然而,有一天,我们真得长大了,成熟了,成熟地变得圆滑,事故。我们在不停地拼争,拼争更多的资源,似乎资源越多,成果越多,人生就会越成功,就会越快乐。但快乐却离我们越来越远。更可怕的是,我们渐渐对自己原来热爱的科研不再热爱,不再愿意接受新的东西,不感接受新的挑战,开始恐惧失败,恐惧失去已有的一切。这就是我们童年时候渴望的成熟?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儿

在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它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它们都老了吧 它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它们开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182437.html

上一篇:日落大道
下一篇:高考过后说高考

45 郑永军 李毅伟 杨正瓴 李剑超 郭战胜 熊建华 吴斌 王卫 褚海亮 胡大伟 陈国忠 钟定胜 晏成和 万润兰 王安良 王佳伟 张坤 钟广法 王崇臣 卜令泽 蔡宁 陈沐 郑强 黄永义 李曙 梁洪泽 李雪 武伟伟 苏力宏 鲍鹏 左小超 李学宽 刘世民 史文禄 王湘浩 王从彦 冯兆东 侯德鑫 徐智优 孙颉 李得建 陆泽橼 张强 郭新磊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00: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